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盡成悔-第1190章幽冥域,面具男相伴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行了,闹剧该如此结束,”千灾末日的声音再次传来。
“若是无事,便都退去吧。
看在前任魔主的份上,这鬼神域的规则便为你坏上一次。”
“有一天,这大门终会拦不住我,”徐子墨平静的说道。
“等你达到了我的高度,我们自然有平等对话的机会,”千灾末日说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过现在,我期待着你成长的极限。”
随着他的话语到了尾音,那四周的黑雾也在不断的消散着。
大门消失在徐子墨视线的尽头。
徐子墨抬头,看着如同死水般的天穹。
“天……亮了,但依旧黑暗。”
“主上,”拜蒙几人走过来,问道。
“我没事,”徐子墨摆摆手,让拜蒙几人回到了神州大陆中。
他们暂时不适合露面。
斑石发亮,兰残音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房间走了出来。
他距离徐子墨保持了一段距离,警惕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徐子墨转头看了她一眼,平静的回道:“去准备地图。”
“你真的没事?”兰残音有些震惊的说道。
“这么多年,有人从黑夜里竟然活着出来了。”
“你觉得我像有事的样子吗?”徐子墨反问道。
“那灰雾里面,你看到了什么?”兰残音好奇的问道。
“你确定你要知道?”徐子墨问道。
兰残音沉默了一下,默默的说道:“我去帮你准备地图。”
她内心也明白,徐子墨不说,应该是为了她好。
这种事还是不知道为妙。
毕竟大恐怖和大秘密之事,有太多都是禁忌。
看着兰残音离去的身影,谢长留也从一旁走了出来。
“长留,”徐子墨说道。
“看来这幽冥域,我是要与你一同走一遭了。”
“怎么了?”谢长留诧异的说道。
“都是为了女人哎,”徐子墨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笑了一声。
谢长留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跟在了徐子墨的身后。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已经逐渐明朗。
两人走出这尊堂所在的庭院。
刚刚踏出门外,徐子墨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股萧瑟的杀气毫无预兆的袭来。
脚踩在地上,枯萎的鬼树叶子在随风吹着,在虚空中打着转。
一片叶子凋零飞来,掠过虚空,横空出世。
徐子墨微微侧过身子,躲过了这一片叶子。
那叶子飞过旁边的大树,一棵古老的大树被平滑的割成两半。
“不知是哪位朋友,别总藏头藏尾的,”谢长留轻喝道。
“是阵法,”徐子墨提醒道。
“你们该死,”四周传来声音。
声音飘忽不定,只见一道带着白色面具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他左手持剑,剑尖掠过地面,大地龟裂,无穷无尽的剑意在飘散着。
而他自身,则是有更强的帝威在不断的循环着。
强大的力量将周身的虚空都给碎裂。
“既然来杀我们,还带着个面具,这种行为让我想起了那只缩头乌龟,”徐子墨笑道。
“玄武,玄明是吧。”
他的话语落下,便见对面的面具男散发出更浓郁的杀意。
几乎要凝聚为实质性。
他的剑意纵横捭阖,虽然不一定比谢长留强,但是因为自身境界要高。
所以看上去更加的浩瀚。
“你和玄明什么关系?”徐子墨问道。
那面具人并没有回答,而是拖着长剑的步伐越来越快,直到最后甚至奔跑了起来。
他的身影闪烁在徐子墨的眼前,那长剑的剑刃朝上,化了一个半圈。
剑尖有寒光泛起。
徐子墨朝后退了一步,躲过这一击,右脚顺势朝上一踢。
重重的踢在了那人持剑的手上。
旁边的谢长留瞬间拔剑,剑意凌然朝面具男杀了过来。
两剑相撞,只听“砰”的一声,火花四溅,泛起无尽的虚空裂缝。
但还是面具男更胜一筹。
谢长留朝后退了好几步,面具男不依不饶,再次欺身上前。
一剑斩破几重天,谢长留再抵挡已经有些吃力。
那面具男一伸脚,直接将其踢飞了出去。
他的目标并不是谢长留,缓缓转头看向徐子墨。
一股极强的威势在头顶凝聚着。
最终形成一只玄武的形状,但这玄武却有些特殊,因为它通体是纯白色,四周飘着薄薄的雪花。
这是一只冰玄武。
面具男剑指玄武,那上面的力量不断的涌向他的剑刃。
随着他挥舞长剑,一片片的雪花不断凋零而下。
“撩乱九天霜雪寒,”面具男一声轻喝。
剑刃冰封万里,径直朝徐子墨杀了过来。
徐子墨双手火焰奥义笼罩,火焰弥漫霸影之上,刀身泛红。
冰与火的交融在虚空中。
刀剑交错,两人目光环视,只见一道闪电竟然从那面具中的双眸中飞射出来。
徐子墨侧身躲过,只听面具男的喊声再次传来。
“江天雪意云撩乱,
万雪千山不留行,
日暮天寒万剑雪。”
无数参杂着冰雪的剑意凝聚在周身。
一抬头,便是无穷无尽的北风大雪落了下来。
这招式好像有影响季节的能力。
一瞬间秋季转冬季,大雪在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
整个飘雪中,面具男成了唯一的风景。
他于风雪中挥动长剑,天地一片苍茫茫。
“雪落惊天杀。”
那风雪的奥义越发的强盛,弥漫半个天际,撕开破晓的光芒,从徐子墨的头顶落下。
这剑芒占据了半边天,根本不给徐子墨躲闪的可能。
徐子墨双手结印,阿耶卍印在身前快速的形成,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
飞雪与卍印快速的爆炸在一起。
这爆炸的余波将两人彻底的分开,而那面具也在爆炸中崩碎开。
面具下,是一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
那身影似乎因为面具的破碎而有些慌张,他伸出右手,宽大的衣袖挡住脸庞。
“别看我,别看我,”他惊慌失措的喊着。
“你这还这么在乎自己的皮肉嘛,”徐子墨轻笑道。
那面具男不敢直视徐子墨,他一挥手,四周的场景变化。
大雪消散,阵法解除,竟然慌忙朝远处跑去。
“怎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嘛,”徐子墨目光一凝,手中的刀意横劈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