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線上看-第677章 活着總該有點追求閲讀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哇——”
李大郎吐了个稀里哗啦,流泪对李逵道:“兄弟,我实在喝不了!”
“再和一碗,好得快!”
李逵可不管李大郎吐成什么样,这家伙竟然敢用装病欺骗自己,就得接受这样的结果。至于死人?
别傻了,李逵虽然不是医师。但大宋的读书人,谁不读基本医术啊!甭管是自学,还是跟着苏轼,安道全等人,对一些常见药还是非常了解的。
要不然,他敢泡药酒?
就李大郎的这点小心思,根本就骗不了他。虽说重症患者让李逵诊断开药治病,他多半最后要倒贴一副棺材钱。可寻常吃不死人的药,李逵多少还能写出几个完整的方子来糊弄人。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77章 活着總該有點追求分享
用苦茶汤兑黄连水,也就这等痴货能想的出来。李逵光闻味,就嗅出了其中的把戏。
这不,李大郎自讨苦吃不说,光喝药汤都快被李逵灌饱了。
他实在受不了,抱着李逵的大腿哭诉道:“哥哥对不住兄弟,我根本就没病,这船厂才这么两三年的功夫,就亏空了两三万贯。这样下去,要是没起色的话,这买卖要黄了啊!哥哥我也是没办法,想着等南方的船工请来了之后,船厂的情况好些,才告诉兄弟。并非是存心要隐瞒的兄弟。”
李逵细细琢磨了一阵,摇头道:“不对啊!你还在骗我?”
“哪敢呐!”
李大郎竖起手指指天发誓:“我李达要是欺骗兄弟,天打五雷轰。”
“叔叔,我家大郎说的是真话,他真不敢骗你。”
张玉莲在边上看着李大郎苦苦哀求的丑态,也是心里不落忍。怎么说,这也是她的丈夫。
只不过家里头小叔的权威太甚,以至于丈夫一直生活在李逵的阴影之中。
“你还敢说没骗我?码头的造价就不低,加上船工的工钱你一直在给,还有船厂储备的木材。加上沉了的船的造价。这么说也得六七万贯,你却说短了两三万贯?你总不至于用自己的钱贴补这船厂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李逵指着李大郎没好气道。他倒是不在乎亏钱,投入大。
阮小五在一旁冷不丁开口道:“不能够,大爷不是这样的人。”
李大郎悲愤地扭头看向了阮小五,这家伙自己平日里有机会没少讨好他,可是关键时候,还是来他身上踩一脚,良心呢?
“兄长,我要是从账目上看到不对劲的地方,可就别怪我让三叔公治你……”
“别,兄弟,我真没有隐瞒账目。”李大郎急切道:“兄弟,你忘了,十万贯是一次给我的啊!”
李逵不解,问:“难道这也有问题?”
“这钱趴在钱库里,我心疼。”李大郎哭着脸,财迷样道:“这要是放贷出去,得生多少利息。放在库房里,连个崽都不下,岂不是糟蹋了吗?”
“你放贷了?”
李逵吃惊的看向了李大郎,这家伙以前对放贷的财主恨得牙痒痒,经常在背地里咒骂。可没想到,一转眼,自己活成了自己以前怨恨的人。
李大郎紧张道:“这也不行?”
随后他纠结着嘀咕起来:“咱们家里穷,小时候实在没吃的了,去镇子的财主家里借贷,却总是借一点点钱,最后落下一笔让人还不起的债。家里最后连修屋顶的钱都没有了。我绝做不出如此没品的事,我在登州城内放出去的钱,利息是最低的。”
“多少利?”李逵好笑道。
财主借钱也分好几种,一种是专门借给有产业的百姓,尤其是有田地的农民,利息极高,等到催债还不起的时候,用田地抵账。这和明抢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这也是大宋土地兼并严重的原因,不少还有官方背景。
就像是当初他在颍州遇到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种情况。
另外一种是借给商人,用信誉作保。大宋的商人还挺讲信誉的,不会借钱不认,一跑了之的情况发生。而商人通过采购销售商品,还款。这基本上是汇通钱庄做的生意,需要大本钱,但是一旦做起来,就是天大的财富。当然,即便是信誉,也要有一定的偿还能力,要不然钱庄的钱可借不来。
还有一种就是临时借贷给急用的人,比如说看病、出丧,这些借贷基本上都是穷人。甚至是没有产业的穷人,还款以人抵账的居多。跟黄世仁做的差不多。
李大郎三种都做,收入非常可观。
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李逵,解释道:“我已经很讲良心了,比别家低很多。”
外头传颂这家伙是大善人,李逵估摸着利息应该很低,问:“三分年利?”
李逵刚说完,李大郎却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狸猫,顿时惊叫了起来:“三分年利,我吃什么?月利三分。”
李逵没好气地冷哼道:“你不是非常痛恨狗财主吗?为何自己也做了如此不堪的事?”
“我已经很好了,外头比我黑多了。”李大郎痛心疾首道:“我给折了本钱的商人借钱去高丽跑海。给没钱治病的人借钱看病。要知道,这些人没有我借的钱,就只能等死了。做生意翻本了,才还钱给我。要是实在没钱,等病好了,就给人定下卖身契约,过上几年没自由的日子,也能还钱。哥哥我在登州活人无数,名声好的不行。”
李逵有点无语,这种高利贷主的嘴脸,他真心不喜欢。
尤其是李大郎还自我感觉良好。
他让李大郎让船厂的管账先生带来账本,然后连夜看过之后,确认李大郎没有私吞。他倒不是舍不得李大郎私吞这点钱。而是因为,如果李大郎私心很重,是无论如何也京营不好船厂。
李逵当初筹备船厂不是为了挣钱,更不是为了扩展生意。而是为了给自己一条退路。他当初已经准备进入官场,做官或许可以钻营。但他已经烙上了外戚的影子,与刘家关系非浅。皇帝赵熙在位,他当然不用担心自己。
可万一皇帝赵熙死了,赵佶登基了,他怎么办?
他性格太直,而且极度看不上赵佶,恐怕做佞臣的机会也不大。
留在朝堂,憋屈。还不如趁着年轻,在海外霸占下一块飞地。倒不是他觉得造反没前途。而是深刻研究了大宋的现状之后才发现,在大宋,造反就是和所有的官僚、地主老财作对。甭管是将门和文官的利益,都和反贼不会相同。
这么一来,造反怎么可能成功。
至于说发动群众……
大宋的百姓傻的很,有口吃的,断然不肯造反。可全天下,没饭吃的百姓算起来也不太多,他估计按照自己的急性子,发动不起来。
想来想去,只能在海外发展一块飞地。然后积蓄力量。
可大宋海船的样式,不符合他的心意。就算是水师用的船,也缺乏征战的能力。船吃水太浅,无法在船舷上安装火炮。没有安装撞角,缺乏海上威慑力。同时速度也不快。唯独的好处就是,控制起非常简单。
但这不是李逵想要的海船。
他想要那种有远洋能力的双桅大帆船,木制巡洋舰。那种大家伙,才符合自己的心意。
动不动在海上交战就用接舷战这种老套的战术,他丢不起这个人。
可大宋的造船业的现状,让他有点上头。
李大郎是个守家产的好手,这家伙以前很穷,只有穷过,穷到连饭都吃不上过,才会对钱看的特别重。舍不得投入,就不可能有突破性的技术。想要造出大船来,就千难万难了。李逵坚信,就李大郎的小算计,即便是船厂黄了,他也能在船厂的原址上挂上一块招牌——当铺。
但这不符合李逵的期待。
他对大巡洋舰的追求,一直没有减弱。
而大宋的工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匠。
只要给予重奖,他相信结果一定会朝着自己设想的方向而去。
想到这些,李逵再次找到了李大郎,将昨夜写好的布告让他安排人贴出去。然后对他说:“借贷挣的利钱我不要,你留着。船厂亏空了差不多六万贯,我来承担。你有一条做的不错,给没活干的船厂工匠发钱,好让他们维持生计。这些人得养着,而且得好好养着。”
“其次,我决定让钱庄寻找技艺高超的船工。大船的关键还是的龙骨的问题。卯接的龙骨技术不行,而且舍弃了原本的造船技艺,让工匠做起来不习惯。但不要紧,我准备重金求技,只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并且将大船造出来,我奖励一万贯!”
“一万贯!”
“你疯了!”
“不过了!”
李大郎倒不是武大郎的五短身材,只不过他总是蔫了吧唧的,让人看着比较萎靡。但李逵开口一万贯重奖,顿时如同要了他命似的,让他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李逵没好气地撇了一眼对方,道:“你也别做这船厂的东主了。我看你做生意挺有想法,还不如做你的钱庄生意去。”
“不行,兄弟再给哥哥一次机会,我一定给你将大船造出来。”李大郎发狠道:“这一万贯我出。兄弟,我这辈子没做成过什么大事,要是能造出万料大船,这辈子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你舍得?”
别说钱,说起钱,李大郎心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是为了理想,他豁出去了。
不久之后,登州城门附近贴出了一张布告。
李氏船厂重金求技,要是能完成万料大船的建造,李氏承诺,重奖万贯!
一时间,登州城内争相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