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j1t精彩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一十六章 祭功以求渾熱推-4qtf5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外层虚空,某一颗荒废地星之上,在两座灰色高峰之间,存有一个粗糙的石砌法坛。
赢冲站在这座法坛之前,他身后则是跟着数名上宸天修士,这些人功行有高有低。他打量了法坛几眼,又亲自上前检查了一边,便退开几步,道:“怀五。”
一名中年修士排众而出,躬身一揖,道:“真人,怀五在此,请吩咐。”
赢冲道:“金郅行过往所说得那些东西,你可是听明白了么?”
那中年修士道:“是,这些时日金玄尊所说的东西,弟子都是听明白了,弟子也都是学到了。”
赢冲道:“那便开始吧,我会恕你之罪责,也会照料好你的后人,并允诺你,你怀氏十代后裔,都可入我上宗为亲传。”
死神吻過的曼陀羅 六月二十二·筱
那中年修士低下头,道:“是。”他又一抬头,道:“弟子会尽力的。”
赢冲点头道:“你去吧。”
那中年修士再一躬身,他在众人注视之下走到了祭坛之中,而后缓缓坐定下来。
赢冲淡淡道:“若是他不成,你等就替上。”
在场众修士凛然称是。
對面的楊洋看過來 崔尚思
许久之后,众人忽然发现,那中年修士身上有一团黑雾升了起来,这却是其人直接沟通大混沌,且无所顾忌不留后路去祈求,也是由此,他开始慢慢蜕变成了一个混沌怪物。
就在他彻底丧失理智的那一刻,他试着沟通了一个存在,而下一瞬间,他却是变成了一团蠕动着各种手脚和眼目的黑雾。
在场那些修士都是不约而同露出了戒备紧张之色,唯有赢冲一脸淡然。
那个混沌怪物在蠕动了许久之后,忽然一顿,而后化一阵黑色飘散了,只是在原地留下了一圈黑灰。
再接下来,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有弟子道:“真人,可是失败了么?”
赢冲看着那一圈黑灰,没有回答,这时他忽有所觉,转身看过去,便见一个黑衣白肤的男子负袖站在那里。
他肃然看着此人,抖了抖袍袖,对其人打一个稽首,道:“可是霍道友么?有礼了。”
霍衡玩味看着他道:“你是上宸天的修士,赢冲?呵,费了这么多心思唤我到此,我倒有兴趣听听你的目的了。”
重生之食遍天下
赢冲道:“今次唤动霍道友,是想向道友求取一些有关混沌大道的道理知识。”
霍衡看他几眼,道:“你既然有求,那想是愿意付出一定代价的,那且让我看看代价为何。”
赢冲道:“上宸天中,但凡霍道友看中的弟子,都可任由霍道友挑选,收入门下。”
霍衡冷哂一声,不屑言道:“入我之道,全凭自愿,我从不勉强他人,况且混沌大道,乃是无上之法门,汝辈莫非以为,人人都可入得此中么?”
赢冲一听,诚恳致歉道:“霍道友,这里却是赢某无知了,霍道友想要什么,可以提出。”
霍衡看向他,悠悠道:“若是我要赢道友你投入混沌大道呢?”
赢冲却是毫不迟疑道:“那也不是不可,但是需得道友拿出混沌之道高于我所修之法的明证,不然不足以让人信服。”
霍衡玩味看了他几眼,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不在意这些,看在你的确有资格入我混沌大道,我便予你一些道法好了。”
说话之际,他的身影缓缓淡去,直至不见,而在他消失的地方,一页黑书凭空出现,并向前飘了过来。
赢冲伸出一手,把那黑书拿在了掌中,可他神情却并没有得到此物的欣喜,反而透着一丝凝重。
虽然达成了目的,可他知道,霍衡交给自己这些东西,也并未存着什么好心,他不敢确定,自己在看过这些道法之后,会不会当真去走那混沌大道。
他没有立刻去看,而是沉声道:“我需在此定坐几日,维定心神,好观此术,你们且去四周看护。”
白癡男公關 軒月凝
众修士大声应下,便去了四周看护。
赢冲则是坐定下来,并试着稳固自身之道心,足有百余夏时之后,他睁开双目,这才将那一页黑书拿起至面前,并看了过去。
在目光落去的那一瞬间,他似是受到了什么冲击一般,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但是很快又被他稳住了。
可随着他深入看下去,眼中渐渐泛出了一股漆黑之色,浑身气息也由清澈向幽晦转变,可这景象只是出现了一会儿,便又被他克压下去,可过去片刻后,却又一次重现出来。
这等情形在反复来回几次之后,在努力之下,他目光从那页黑书之中脱离了出来,随后他试着收定心神,许久之后,浑身气息终是恢复了平常。
全息網遊之魔教教主
他略作沉吟,伸手一指,随着光芒泛起,身前方便就凝聚出了数枚玉符,关照道:“怀三,把这些玉符设法送到那几人处。”
一名修士闻声走了过来,将玉符都是拿过,他犹豫了一下,道:“师尊,那些人是我等仅有的几枚暗棋了。”
末日之重生崛起
赢冲望向内层,道:“数百载布置,就为今朝,现在不用,又待何时?”
这一次的谋划,在上宸天当年被逐出内层的时候,他就已是在准备了。
而在此之前所有针对天夏的举动,其实都可算得上是铺垫,其中有些是有目的,有些则只是单纯用来混淆视线的。
若是此次算计还是不成,那么上宸天就只能走天鸿道人召回寰阳派的那一条路了。
也是因此,上宸天过往埋下的所有棋子,不管有用无用,他都要设法启用起来了。
奎宿,昙泉地州,垂星宫庐。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素人洋
数名玄修在日常的论道结束后,便说起方才过去未久的那一场真玄论法。
座中一名修士言道:“今年之论法,可是比往年精彩许多了,两边斗得可谓是有来有往,不像过去,我玄修一方大多数是输,至多也就是维持一个平局。”
鑒寶術士 覺笑
他又看向座上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修道人,道:“祁道友,今次若是你早些来,再加上许久不曾出面的俞瑞卿俞道友、那说不定就赢过他们了。”
祈道人摇头道:“不用我上,如今论法虽是平局,可再过几年,这等局面恐怕就要反过来了。”
有人道:“祁道友说得有理啊,这几年来,我玄法论法之修士,年年都有不同,而真修那一边,当年是哪几个,现在还是哪几个,似未怎么变过。”
有修士认同道:“说得也是,自从玄廷上层有大能立造训天道章以来,这几年之中,我玄修俊才也是愈发多了,真玄论法持平之局,放在数十年前,那也只是想想罢了,如今却是越来越是平常了,再是下去,我玄法当可胜之!”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祁道人道:“诸位,赢得一场两场论法并不能决定什么,我们唯有在道法压过真法,才算真正胜出。”
他这一言说出,众人却是安静下来,有人感叹道:“可是,这条路太难了,如今成就又有几人呢?如今玄廷之上,多是以真法成道之人,以玄法成就的,又得几人呢?想要胜过,还不知要多少载年月。”
祁道人沉声道:“玄法可不止一条路,玄廷之上以此法成就的大能也是不少。”
“浑章之法?”
众人许多暗暗摇头,因为这一条路同样不好走。
唯愛不言別
现在玄廷之上的浑章玄尊为何是以真修成就居多?因为玄修精进虽然快了,可多是修持不足,收拢不了自己心性,稍有不慎,就被大混沌所侵染了,稍有行差踏错,那便就万劫不复。
浑修修士在外层还好,可在内层之中,却往往不受人待见,很多人并不能在洲内长久居住,这让他们如何愿意去走这条路呢?
祈道人默默听众人谈论了一会儿后,便就站了起来,对众人拱手一礼,道:“祈某还有一些事,便先与诸位告辞了。”
众人也是站起回礼,目送他离开。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一股寂寞萧索之意。
有人叹息道:“说来祁道友也是可惜,他本来也是天纵奇才,百多年前便已是修炼到了第四章书,若是一切无碍,他未必不能和上面早先成就的几位玄尊一比高低,可惜数十年前,一次出外巡游,遭遇到了外层修士,据说为了救一名同道伤了道基,而那个同道,因为伤势过重,最后也未能救回来。”
众人露出惋惜之色,道:“还真是可惜了。”
有修士心下一动,问道:“看这个意思,祁道友是想走另一条路?”
先前那人道:“祁道友不是今天才有此意,这也是一个绕开缺失的办法,只我看他总是下不了决心,可能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一股执念吧。”
祁道人离开宫庐大堂之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台阁之内。
他如以往一般走入进来,可在进入内室的时候,却是目光一凝,因为案几之上,正摆着一枚玉符,却不知是什么人,什么时候留在那里的。
他立刻将周围禁制开启,而后走到了案前,将那玉符拿了起来,霎时一股意念流淌入心神之中。
他喃喃道:“终于来了么?”他闭上眼睛,随后睁开,郑重言道:“得人之恩,必当厚报!”
傅少的秘寵嬌妻 遲禾池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