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小閣老 txt-第一百八十九章 通關獎勵分享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赵公子从张相公的书房出来,远处已经传来二更鼓响。
和偶像在一起的时间,果然过得飞快啊。
赵昊紧紧身上的毛领斗篷,呵出长长一口白气。但见院中璀璨的灯火与满天寒星辉映,这夜色,真是美丽又动人。
过三关斩五将的赵公子,此时是一身轻松,心情更是灿烂到极点。仿佛取得了什么了不得的胜利一般。自然看什么都顺眼无比。
但他没有着急离开,只是立在张府的庭院中,静静欣赏这醉人的夜景。
通关后,通常会有奖赏的,领不到他今晚就住这儿了。
好在偶像和他同频,也没让他等多久,赵昊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抬起头,循声望去,便见一道倩影带着那熟悉的幽香,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赵昊忙张开双手,那女孩就不顾一切的扑到了他怀里。
好在有双重缓冲,一点都不疼,还很舒服呢……我说的是两人身上的大厚衣服。
小竹子也不管这是在什么地方了,使劲搂住他的腰,紧紧的,紧紧的,恨不得让两人的距离变成负数一般。
就是天王老子下令,她都不会再松开了。
赵昊使劲深吸口气,贪婪的嗅着那让他迷恋的美人香。
但还不够,他低下头,张筱菁也心有所感的仰起头,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灼热的爱恋。
人氣都市言情 小閣老-第一百八十九章 通關獎勵相伴
此时语言已经是多余的东西,四片唇边慢慢贴在了一起。紧紧的紧紧的,如马德堡半球一样,仿佛再不能分开……
嗣修、懋修几个躲在不远处的假山后,看到这一切,哥儿几个全都目瞪口呆。
“姐姐真不要脸……”除了还没断奶的小弟弟外,年纪最小的允修愤愤道:“我等到现在还没跟先生说上话呢,她又插队。”
“你闭嘴。”懋修简修同时瞪他一眼,怕他再乱出声,惊动了院中人,简修还捂住了小弟弟的嘴。
“你们干什么呢?”身后突然响起大哥的呵斥声。
“我们在看亲嘴……哦不,我们怕姐姐吃亏。”懋修和简修讪讪道。
“还不滚回去睡觉,小小年纪学这些乌七八糟!”敬修踢两人屁股,喝道:“学学你们二哥,人家看都不看一眼!”
却见张嗣修只呆呆举头望明月,确实没地头看亲嘴。
“到底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只听张家老二喃喃自语道,原来还没走出逻辑的迷谷。
“笨蛋,肯定是先有的鸡啊!”张敬修郁闷的也踹了他一脚,这一个个的,没一个像话的。
“为什么先有鸡呢?”张家老二迷惑的看着大哥。
“因为那是最古老的的职业。”张敬修翻翻白眼道:“闲得蛋疼……”
“哈哈哈……”懋修不愧是未来的状元郎,居然听懂了。
“嘘……”张敬修赶紧捂住他的嘴,把几个弟弟连踢带扯哄走了。
因为他清点礼物时,发现妹夫所谓日用的笔墨纸砚,根本就不是让他写字用的,而是给他赏玩的宋朝的古董——笔是詹成笔、墨是承晏墨、砚是唐询砚,纸是易安纸。
宋朝和国朝一样,都是文人狂欢的年代。而且宋代的文人墨客富贵优雅,甚为本朝士人向往……就像四百年后的知识分子,向往民国一样。并疯狂模仿他们的爱好,追捧他们留下的文物。
不过跟日常撕逼、睡女学生,加入低调俱乐部的民国大师不同,宋朝文人确实能玩出真正的风雅。
比如赵昊送大舅子的这套笔,一共有八支,笔杆分别以鸡毛竹、斑竹、棕竹、雕漆、绿沉漆、螺细、象牙、犀角八种不同材质,由宋高宗时著名的制笔大师詹成制成。在小小的笔管上,根据其颜色纹路不同,镌刻着人物、山水、花木、禽鸟。雕刻精妙无比,支支纤悉具备,其细若缕,且玲珑活动。
其余墨、纸、砚也都是宋朝大师手笔,存世稀少。其中的唐询砚上,还有黄庭坚的款……把个大舅子简直欢喜爆了。
收礼不办事儿那还叫人吗?大舅子当然要给妹夫,把碍眼的家伙都清场,让他大胆的亲,放开了亲,亲到海枯石烂!
~~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庭院中,赵昊用大氅把小竹子紧紧裹在怀里,两人一边温存一边说着情话,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冷。
“筱菁,你瘦了好多……”赵公子以手作尺,得出让人心痛的结论。
“这一年过的什么日子?我能不瘦吗?”张筱菁伏在他怀里喃喃道:“还绝食了好几次呢。”
“唉,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说过,年内进京,必能马到成功吗?”赵公子现在说起这话,自然底气十足了。
“嗯嗯,人家应该对你多写信心的。原来你这人原来不是在吹牛,竟然真办到了……”小竹子一颗芳心简直欢喜炸了。
“也许这就叫作,爱吧……”赵公子深沉的一叹,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重金开路、声泪俱下、撒娇卖萌、认贼作父……哦不,认偶像作父的那些事儿,实在也没甚光彩,还是不要解释的好。
“这就叫作,爱吗?真好……”张筱菁便也不再细问,她已经幸福的失去思考能力了。
这一年来,小竹子一直在担心,赵昊是不是信口开河,低估了说服自己父亲的难度。
哪怕今天赵昊上门,她都一点信心也没有。
在她看来,父亲是根本不可战胜的,哪怕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他都不为所动,赵昊又怎么能让父亲点头呢?
她都想好了,实在不行就私奔,然后生米煮成锅巴……
没想到包袱都打好了,给她打听消息的贴身丫鬟浅意,传来的消息却不断释放着积极的信号:
过午时,浅意告诉她,来自昆山的怪物出现在大纱帽胡同,为此绣楼前后都加了双岗,务必不许她迈出半步。
盏茶功夫后,浅意又从墙头上看到,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在大少爷的带领下,向后堂逼近。
然后经过漫长的等待,到了天擦黑,卑鄙无耻的偷心大盗进入暖阁与老爷夫人共进晚餐。
饭后,赵昊跟着老爷去了书房。
紧接着,又从侍奉用餐的丫鬟那里,打听到赵公子已经管夫人叫娘了……
又过了一阵,夫人传话过来说,小姐的禁足令已经解除了,她随时可以去见姑爷了。
最后,浅意激动万分的禀报说,老爷又派大少爷过来,说请小姐去见你财貌双全,举世无双的如意郎君了!
张筱菁如坠梦里,她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坚如磐石不可战胜的父亲,就这么被赵公子战胜了?
我肚子没有小宝宝啊……
还是在已经进入通房丫头角色的浅意催促下,她才急忙忙穿戴整齐,冲出来大大方方的见情郎。
因为实在太高兴了,她都没追究赵昊胡乱赠诗的事情,也没缠着他要给自己作诗。
今天,小竹子不想当文青。
只想当个被爱包围的小女人,全心感受幸福的滋味。
拥抱、亲吻,说一些不着边的傻话,给每一颗星每一盏灯都起一个温暖的名字……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都能像我一样,感受什么叫作,
爱。
~~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后宅主卧中,张居正在那里坐立不安,不停的问外面:
“小姐回来了吗?”
“没有……”每次的回答都大同小异。
“哎,怎么还不回来?”张相公急的团团转:“不像话,不像话。以后别想再出去了!”
“老爷,你安静坐会儿不行吗?”顾氏正在那里继续欣赏《汉宫春晓图》,因为不能在灯下赏画,所以她将画卷搁在另一张长案上,正好被张居正晃来晃去挡住了光。“让你这一打岔,我又没数清楚,这画上一共多少个宫女。”
“这都几点了?啊!”张居正指着指向十一点的座钟,气急败坏道:“你还能坐得住?是亲妈吗?”
“亲妈可没让闺女今晚出去。”顾氏抢白他一句,便继续沉迷于这长卷中的汉宫佳丽百态。只见每个人都衣着鲜丽,姿态各异,既无所事事又忙忙碌碌。只欣赏画里的故事,都能看好久好久。
“你……”张居正被她噎住了,他是当领导习惯了,下意识要赏罚分明。既然赵昊今天表现出色,当然要重重奖赏一下了。直到闺女迟迟不回来,他才意识到拿闺女当奖品,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那简直是在剜老父亲的心头肉啊!
忽然,顾氏激动的叫了一声:“快来看,还有毛延寿为王昭君画像的场景呢!”
“哦,是吗?”张居正暗叹一声,算了,反正早回来晚回来,白菜都逃不了让猪拱,不管了不管了。
便跟顾氏一起欣赏这副仇十洲的重彩美人群像图。
一看到那些妖娆多姿、青春艳丽的女郎们,不谷心情果然好多了。
嗯。赶明儿,让游七再买几个大同的丫鬟回来……
有戚将军帮忙,谁还不是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