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一章 鬥志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这个人还真的厉害啊!
也许确实由他所说吧!”仙道看着旁边长篇大论的落合教练,心中暗道。
他说的也确实是一种可能性。
由于前三局,体能充沛的降谷完美的压制住了他们。
要是高中只有雷市一支安打。
所以到了第四局他们是二棒开局。
“噗!”
“piu!”
“咚!!!”
“好球!”
“打者出局!”
“阿晓这家伙目前还不用担心,哪怕这一局轮到四棒雷市,也很难打出去他的球。
就是不知道我们的打线能不能趁着他能够拖延一些时间的时候,找到方法攻略这个投手了。”看到降谷轻易的三振第一个打者,仙道开口道。
而且怕落合教练不能对上名字,所以在雷市的名字前面加了个四棒。
“如果不被一击留下阴影的话!”落合教练幽幽说道。
这个人也很会泼冷水……
“说的也是!”面对这种无法反驳的观点,所以仙道也随意符合了一下。
……
“Nice投球!你这混蛋!”
“继续下去啊!”
青道的板凳席以及旁边的ob大神呼喊着。
“可恶!完全打不到啊!”
“喂!差不多想些什么办法应付啊!
你身后就是雷市了,他会给那家伙致命一击的!
秋叶!”被三振的先头打者走回去之后,轟雷藏对着秋叶喊道。
垒包上有人,,降谷的球威会大幅度减弱,并且球路也不会这么犀利了。
但是今天除了雷市以外还没有跑者出现就尴尬了。
垒上有跑者的情况,雷市轰出去的概率也会直线上升。
“原本看起来是一个坏球,但是马上自动进入好球带,一口气冲过来啊!
或者说幅度的恰到好处吗?
反而更不好打了!
和夏天完全不同,夏天的球基本都是好打的球路就算上漂也是坏球,本身也不算难打。
不过现在在浮动前压低到好球带以下,可真的不好咬准!”秋叶看着气势十足的降谷,他心中一点低都没有。
不管降谷对于状态的依赖程度有多高。
至少现在……,这是一个让人脊背发凉的投手。
“噗!”
“piu!”
“咚!!!”
“好球!”
第一球秋叶选择了目送,不过这一球并没有什么奇特,依然是直球压制。
“piu!”
“机会!”
“咚!!!”
“好球!”
“快速指叉球!”秋叶在心中咬牙道。
原本以为是降谷控球问题,好不容易出现好打的球路。
完全没想到,这是一个让他挥空的球路。
也不能说完全是让他挥空,这一球的落点在好球带,所以他挥不挥棒,结果都是一样的。
御幸也是趁此机会看看,降谷快速指叉球的状态怎么样。
结果不言而喻,今天他的状态果然从任何方面都没有说的。
“噗!”
“piu!”
“乒!”
“呀哈哈!”
“啪!”
“出局!”
变化球之后的偏低直球,秋叶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打出了一个毫无威胁的滚地球。
“呦西啊!两出局!”
“这一局药师的打者,也完全没有办法捕捉到球。”
“Nice Ball !!!
降谷!!!”
“降谷君状态绝佳!”
“Nice投球!降谷君!”
“很厉害啊!”
观察室的春乃,文乃和唯前辈也相继打气道。
虽然外面的人完全听不到她们的声音。
“那么强大威力的直球,集中在偏低的球路,而且在那基础上,还有让人挥空的快速指叉球。
那家伙的球真的很难打中!”真田微笑着说道。
“那个球很不妙!”三岛也笑不出来了。
“这个笑不出来了呀!喂!”板凳席的轟雷藏,说出了三岛的心声。
不过,药师里能笑出来的,恐怕只有那只野猴子了。
“呼!”降谷深呼了一口气看向了那个毫不动摇,甚至更加兴奋的身影。
“现在才是关键,四棒的第二个打席!!”
“没错,难关来了。
今天被打出去的球,只有这家伙的二垒打!
甚至那也是唯一飞出内野的球。”
“虽然如果被打出本垒打很可怕,但是他前面没有跑者,风险就小的多了。
这很关键啊!”
“说的没错!
我们这些OB,现在能做的也只有替他们加油了。”这个时候场边的OB们,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大多数人类越紧张的情况,越想通过这种方式缓解情绪。
“既然这样,在下次遇到你的时候,或者说在正式比赛遇到你之前。
那就打出足以给他留下心理阴影的一发吧。
雷市!!”轟雷藏看到了降谷成长之后,也开始在未来面对他的时候感到担心了。
“没错,降谷!
没有必要害怕他,现在你的状态,体力都是巅峰。
在这里压制住的吧!
这家伙和仙道一样,球路就算有些偏也会不停地出手。
但是和仙道不同的是,这家伙打出去的球,却没有距离界内那么近,威力也要差一点。
想要凭借力量压制住他的话,就只能靠偏低的球路了。
刚刚对秋叶投的快速指甲球,应该也对他有了足够的影响。
全力投过来吧!降谷!”御幸在心中暗道。
他看到降谷虽然脸上明显见汗,但是眼神异常坚定!
在第四局这个时候,对于体力能投六局的降谷来说,也还在巅峰的尾巴。
所以对于今天的他,御幸有着十足的自信!
“噗!”
“piu!”
“乒!”
“界外!”轟雷市将外角的直球打到了三垒身后,球路明显偏离。
“噗!”
“piu!”
“乒!”
“界外!”
第二球投进了内角,虽然有些偏高但是足够偏。
这种球也就仙道能够通过超人的动态视力以及反射神经,在降谷放球的瞬间分辨出内角,向后踏步强行扫出去。
不过这么打出去,要么是本垒打,要么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被接杀的高飞球。
或者用仙道本人最喜欢的方式,劈砍打法强行劈到外野,这种方式比较稳定。
不过,如果打者是仙道,御幸是不敢配这种球的。
不过,轟雷市反应能力还有瞬间爆发力都要差仙道一些,两者想加就是质的差距。
所以,仙道能保持着,在面对春甲那样状态绝佳的降谷,成宫鸣,本乡等人时有不小的优势甚至压制,轟雷市就要差不少意思了。
用一个月前地区预选决赛的成宫鸣来举例。
甲子园时状态一般的仙道,随着时间流逝,用一两个打席完全手热之后,能保持对那个成宫鸣六四开,仙道六,六四开也许有点勉强但是五五开还是没问题的,对于十次打中三次就是打者略微占优的棒球比赛,是非常稳定的压制。
如果手热之后,不知道什么因素刺激到了仙道,让这个冷静的家伙难得的起状态,就属于谁看到他都有点怂的意思了。
现在的轟雷市恐怕面对有着原田配球,火力全开的成宫鸣,三七开他三都要差点意思。
毕竟同样喜欢对坏球出手,轟雷市长打成功率相对仙道来说很低。
不过,降谷的状态也没有达到春甲那么恐怖就是了。
言归正传,至此轟雷市再次两球就被追逼了……
青道投捕虽然不能放松警惕,但是可以投那些模棱两可,没必要用完全在好球带的球来决胜负了。
“噗!”
“piu!”
“乒!”
再一次的内角球,被轟雷市打到了身后。
“那个球路不投吗?”这个野猴子的脑海中,还是受到了对秋叶投的那个快速指叉球的影响。
“噗!”
“piu!”
“乒!!!”
声音巨大的轰鸣声,吓坏了场边的OB,也惊艳了记者。
然而,这一球确实是声音大,力量也足,飞得也足够高,但是却不远,也就是被降谷球角度的威力压制住了。
“啪!”
果然,这个高得不得了的高飞球,勉强飞出了内野没多远。
“出局!”
“三出局,换场!”
“哦!!”(OB和记者)
“啊!!”观察室的三个女经理。
“哦啊!!!
轟被压制了!”(金丸!)
“这一回合也是三上三下无安打啊呦!
而且完全用直球就完美压制住了轟!”
“厉害!这个怪物!”
“这家伙现在的球速有多少了啊?
有人带测速枪了吗?
好想知道啊!!”
这里毕竟是青道的主场,支持方面自然是一面倒的。
“给对方增加自信这是要干什么啊?
呵!呵!呵!
嘛!能在练习比赛看到他的球质,也算是赚到了吧?”这下轟雷藏是真的笑不出来了,连强颜欢笑都变成了干笑。
“夏季大赛和甲子园的比赛经验和先发积累的经验,已经改变了他。
对自己的球更多了一些自信,投球时毫不犹豫,因此也少用了很多多余的力气。
虽然打不到仙道那种掌控力,但是毫无疑问的,已经足够称之为怪物了。
这可是夏天之前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御幸对此是非常激动。
毕竟能够只依靠直球,就勉强压制住轟雷市的,全国能有几个人?
“太厉害了!”(小春)
“那家伙!成长速度可真的快啊!
甲子园还真的是神奇的地方,我们才刚回来十多天就如此大幅度的进化了吗?”仓持心中暗道。
他和前园也开心的露出了笑容。
“看他的出汗量!
这家伙还能保持这种状态的投球最多还有一局了!”板凳席的仙道开口道。
“……!”落合教练惊奇的看了过来。
因为,那个距离他是看不清的,所以惊奇仙道的眼力。
仙道动态视力很强他很清楚,但是没想到眼力也比普通人看的更远更清楚。
毕竟落合教练也不知道注意力集中到极致之后,存在着zone的事。
而且,青道的人,对于那种完全无法掌控虚无缥缈的,集中到极致忘我的精神状态,没有可以去追求。
也就没人告诉他那种状态下的仙道有多恐怖……
同样的,包括仙道自己在内都不清楚,甲子园决赛的最后一球,他因为前辈们的夏天,仅剩下最后一球时的刺激,第二次进入这种状态的事。
所以,一个这么多年才有一次的东西,谁会在意啊?
数秒之后,落合教练从降谷脸上的汗水,确认了仙道没有胡说。
降谷虽然体能消耗肉眼可见,但是他充满斗志的眼神,依然刺激着球场上的每一个人。
受到刺激最大的,自然是他的竞争对手,泽村。
泽村看到降谷浑身散发气势的身影和他交错而过之后,再也忍受不住,走向了牛棚。
他想要投球,展现自己的斗志和决心,不想就这么被领先抛下。
甚至说,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再不投几球,他就要疯了。
仙道看着泽村的背影,嘴角再次翘起了明显的弧度,显示着他那美妙的心情。
而且这一局是九棒开局,会再次轮到青道的上位打线。
虽然之前落合教练那么说了,不过目前打线是否像他说的,还没有那么明显。
所以,这一轮是证明的最好机会。
也是选手们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目前为止,片冈教练依然是相信着选手们的。
……
“看样子选手们也并不是全像我说的那样。
还是有着眼神不存在迷茫,一心想要展示自己的选手在呢!”落合教练修正了自己之前的发言。
“哦?原来如此!
确实是这样啊!”听到落合教练的声音,仙道斜着眼睛看了一眼他,然后看向了东条。
他也能够理解,东条心中的想法,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做好自己能做到的就行了。
高中生涯给他的冲击已经足够让他认清现实了。
略微思索了一下!
自然又将目光看向了同样一年级的小春。
小春可是从夏天开始就说过,站在打击区想的,就只有单纯的将投过来的球打出去。
所以,小春也从未迷茫,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一年级的如此明确自己能够做到的以及应该做的。
反而二年级的选手,因为责任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反而迷失了自己。
当然,二年级迷失自己这件事,也还处于未被证实的猜测阶段。
其实,主要就是在说前园。
而且,只是落合教练以及仙道两人,抱有这样的想法。
(求票伙计们,最近几天推荐票一天二十,有点晕乎乎的,欠的我也都补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