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264 手下請留情相伴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影子趁乱找到了婉娘的住所,并悄无声息的带走了婉娘。
“是你!”
婉娘跟着影子离开了皇宫,婉娘似乎认识影子,但影子却不知婉娘认识他。
“夫人,您认识我?”
婉娘当然认识他啦,想当初在甘露寺她可是见过影子多次,就连被皇上劫持离开甘露寺的时候,她也见过一面,只是当时的他无动于衷,见婉娘被带走时,还袖手旁观了一番。
大王 饒命
“对,在甘露寺有幸见过公子几面,当时的公子不是不插手这件事吗?为何今日又要救走婉娘,给婉娘希望?”
“夫人,抱歉,我只能告诉你是我的主子让我来救你的,其他的无可奉告,也请夫人不要再多过问了。”
影子说完便打晕了婉娘,“得罪了夫人!”
林傲霜被带到了圣上面前时,皇上已经接到了消息,说婉娘已经被人劫持走了。
“说,是谁派你们来劫走婉娘的?”
林傲霜不说话。
皇上龙颜大怒,命人夹棍伺候。
林傲霜不怕这些疼痛,也不惧皇上的威逼利诱,硬生生的忍着疼痛,倔强的不开口说出实情。
“行,脾气还挺倔的。”
皇上见林傲霜迟迟不开口说一个字,决定来个旁敲侧击,来诓骗林傲霜。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耿逸怀那个臭小子派你来的嘛,他让你来无非就是救他母亲,只要朕加紧人手,盯住耿王府,我看你们还能把人藏道哪儿去。”
林傲霜痴笑,“哈哈哈,皇上要是真知道,就不会说给民女听了。”
“此话怎讲?”皇上想知道她为何口出此言,“难道不是朕说的这般?”
“呵呵,皇上莫再逼民女了,问在多民女回答还是四个字。”
林傲霜倔强的看向皇上。
“哦,是哪四个字?不烦说来听听。”皇上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她。
“无可奉告。”
“好一句无可奉告,来人,将她关入地牢,禁食禁水,直至她肯说出真相,朕可饶她一死。”
“嗻。”李公公带着侍卫拉走了林傲霜,离开大殿之时,李公公还多嘴道。“哎,您这又是何苦呢?早点说出来,不就少受一点儿痛苦吗?”
林傲霜笑道,“公公莫劝他人善了。”
“好好好,是老奴多嘴了。”
林傲霜被李公公带走后,从后面出来一个人对皇上说道,“婉娘已经服了断魂散,不出三日就会毒发身亡,只要婉娘主动回宫,皇上你可每日一剂解药加毒药,婉娘绝对不会再离开皇上您半步。”
“好,朕就等着看你办的如何了。”
“臣定会做到让皇上满意的。”
影子将婉娘带出皇宫,廖小爷就带人围住了他们。
“识相的,赶紧把婉娘交出来。”
影子当然不会放弃的,而廖小爷也不是影子的对手,没出三招,廖小爷就被影子打趴在了地上
“好汉饶命啊。”廖小爷趴在地上,吃痛的求饶。
影子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同他浪费,带着婉娘匆匆离去。
待廖小爷回到撩舞阁同乔於珂说了事情经过,乔於珂勃然大怒,“你们都干嘛去了,整天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我要你们有何用?”
“主子,这次事情不能完全怪我们,那个皇帝老儿,竟设计诓骗我们,若非林傲霜闭口不提,怕是那个皇帝老儿会查到我们撩舞阁这里。”
“蠢货,你以为皇上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吗?今日带走婉娘的人,可不是我们撩舞阁的人,但世人都知撩舞阁黑白通吃,现在宫中丢人,就算人不是我们撩舞阁偷的,他们也会算在我们撩舞阁的头上。”
乔於珂的这番话彻底把廖小爷给点醒了,“主子,是我们考虑不周,还请主子责罚!”
“罢了罢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这次就当一次教训,算是给我们交了学费吧。”
乔於珂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微微摇摇头轻吹道:“你们现在出去就放话说人是撩舞阁偷的,至于是谁偷的,无可奉告,让他们去猜去,皇上派人过来我就当是说撩舞阁的人,要是墨儿来问,你们所有人必须统一口径。”
“主儿,您确定那个墨儿就是您当年的妹妹吗?”
廖小爷担心乔於珂用错真心,到时候怕是会人财两空。
乔於珂一个眼神望去,吓得廖小爷立刻闭上了嘴巴。“不该你管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而另一边,影子带着婉娘来到了云墨坊,“主子,婉娘已经带回来了。”
韩云熙刚把乔墨儿哄睡着,听见影子投石的声音,立刻小心翼翼的出了乔墨儿的房间。
“嗯,我知道了。”
韩云熙让人安置好婉娘,随后便要打发走影子,可影子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不是赶你走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你还是像原来一样,隐藏起来就好。”
影子笑了,“谢谢主子。”
婉娘住进云墨坊,刚准备休息,就发现自己不太对劲,于是她找到镜子看了看,果然不一样,她的面色发黑,唇部微微发紫,再摸鬓角,头发也落下不少。
婉娘吓得丢掉手中的镜子,“哈哈哈,你终究对我还是下了毒手。”
原来爱而不得的,终将会毁之。
婉娘才不会向皇上妥协,他不就是想让自己归顺与他嘛,呵,简直是在做梦,婉娘明知自己的丈夫已经死在了战场中,迟迟不肯追随而去,是因为她的孩子耿逸怀;现在她苟且偷生这么些年了,是时候削发为尼,亲自动手了结自己了。
韩云熙说是路过婉娘的房间,出于礼貌想要去探望一眼婉娘,其实是怕婉娘会自己离开云墨坊,到时候乔墨儿没有看见,岂不是白忙活了;于是他多留了一个心眼,才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夫人,手下留情。”
韩云熙一个石子投去,将婉娘手中的剪刀打掉了下来。
婉娘看向韩云熙,“你还活着?”
“夫人,您也认识我?”
韩云熙猜想,自己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所有认识自己的人,再见自己的时候,惊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