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i6s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265章 做事和做人鑒賞-q9lsw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贾平安又作诗了。
还是一首踏春诗,一出来就引发了青楼的追捧热潮。
“碧玉妆成一树高……”
平康坊的一家青楼里,两个中年男子在低声谈话。
“那个扫把星……是个人才。”
“没错,但不是咱们这边的人才。”
“若是能拉进来……”
“有何办法?”
“联姻!”
二人相对一笑。
贾平安很忙。
那首诗出来后,冬至来了。
“贾郎。”
阿福拍开房门,看着这个女人的手中没有食物,突然觉得熊生没有意义,就去边上躺下。
贾平安出来,冬至笑道:“贾郎又作诗了。”
不是你的天使
“是啊!”贾平安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意,但总觉得自己很危险。
冬至看看里面,也不说进去,说道:“那个明惠奴知晓,此人有些名气,以端庄为名……”
贾平安随口道:“就是假正经。”
冬至捂嘴笑了,桃花眼里全是欢喜,“贾郎真聪明。”
不就是装个比吗?
不过贾平安并无兴趣,“多谢相告。”
冬至告辞。
贾平安去了猪圈视察。
一群小猪仔茁壮的成长着,一头都没死。
看来高度酒消毒的效果还不错,关键是老李的刀法精妙。
杜贺赞道:“某下手的那几只小豕长的就是茁壮。”
他的目光深情的看着那几只小猪仔,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宋不出问道:“郎君,那没了蛋,这些猪可是和内侍一般?”
咳咳!
这个问题……
宋不出却是个痴人,“某这几日都在看着这些小豕,又去对照了别人家的小豕,咱们家的干净,吃东西喷香。”
“以后更香。”贾平安已经在幻想着各种美食了。
扣肉、排骨、猪蹄、蹄膀……
哎呀!
真是美滋滋。
“兄长。”
贾平安的身体一个颤抖。
曹英雄来了。
对于他,贾平安总是觉得有些亏欠。第一次他为了贾平安发声,导致自己科举失败。第二次贾平安让他去献身,陪了老鸨许久,瘦了一截,现在看着才好了些。
“兄长。”曹英雄满头汗,看了一眼小猪们,赞道:“真是可爱!”
然后他看了一眼老母猪,赞道:“真是可人。”
贾平安出了猪圈,“有事说事。”
再让他说下去,弄不好会发生些不堪入目的事儿。
曹英雄干笑一下,“开春了,长安城里的小偷小摸也多了,某带着人去东西市巡查,路过道德坊。”
马丹,道德坊在长安城的南边,而东西市在西边,漫长的一段路,这是顺路?
“有事就说吧。”
曹英雄吸吸鼻子,觉得贾平安真的很随和。在他这般倒霉后,往日的那些所谓朋友都远离了他,把他当做是臭狗屎,连踩都不愿意踩一下。
唯一对他依然如故的就是女妓们。
道德坊里,那些田地看着多了些嫩绿之色,很是生机勃勃。
“崔明府说了,春天万物复苏,那些贼人也是如此,要果断打下去,谁能打下去,功劳他直接记。”
啧啧!
老崔这是为了政绩下狠手了啊!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能在此次春季治安整治大行动中立功,老夫亲自为你请功。
“某不知道从何着手,想着兄长无所不能,就厚颜来求。”
曹英雄有些难为情。
“此事……”贾平安仔细想了想,“他们是如何做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兄长果然厉害。”曹英雄拍拍马屁,然后说道:“他们都带着人在巡查,从市场开门到关门,一直在盯着,可依旧有人被偷了东西。”
“哎!”
这手段,当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曹英雄以为他是为难,就说道:“小弟也无事,回头带着人也去巡查就是了。”
“查不清。”
贾平安随口说了一番话,“这般盯着无用,切记,要整治偷盗,最要紧的便是监督。譬如说举报抓获一个贼人,奖励多少。那些商家最厌恶这些偷摸的贼子,只管去发动他们,一旦发现了贼子,就随即报官。另外……”
曹英雄已经听呆了。
这等群防群治的手段他哪里听过,被镇住了。
贾平安莞尔,“另外,你可去宣传一番,让那些大商人捐钱,设立一个嘉奖的法子,但凡举报的贼人被抓住的是一等,亲自抓获了贼人的要高几等……你可知晓东西市有多少闲汉等着挣钱?”
曹英雄心中万般念头,可最终却都丢下了。
“真能行?”
他家境优渥,不知道下面市井的情况。
“去试试吧。”贾平安想到后世的那些手段,一旦发动,堪称是全无敌。
回到了县廨,曹英雄寻了王辅来,“某去寻兄长弄了个法子,不知可否,某准备试试再说,你可要跟着?”
王辅毫不犹豫的道:“贾参军的法子,某不问……做就是了。”
曹英雄觉得自己落后了。
看看王辅,一听是兄长的主意,就毫不犹豫的赞同。而他却还想了想,担心这个法子不成。
曹英雄心中羞愧,想着哪日请了兄长去青楼嫖,“哪日请了兄长去青楼。”
王辅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人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贾参军若是想去青楼……最近他刚作了一首诗,连上官仪都甘拜下风,那新到的名妓明惠都追求而不得,你觉着贾参军去青楼要花钱吗?”
曹英雄越发的惭愧了,“总是要报答兄长才是。”
“那便做事。”王辅没好气的道:“那黄湖一直在盯着咱们呢!他如今有了靠山,可却在你的手中吃过亏,说不得回头一巴掌就把你镇压了。”
“屁!”曹英雄目光睥睨的道:“某昨日做梦,梦到某升官发财了,黄湖每日小意伺候某,见面就跪着叫某耶耶……”
“咳咳!”
王辅打断了他的话,目视门外。
曹英雄回身,见门外站着黄湖,就笑了笑。
黄湖负手而立,淡淡的道:“崔明府之令,咱们长安县负责西市,万年县负责东市,两边一起动手,谁立功,崔明府亲自为他算功;谁懈怠,崔明府……”
他冷笑道:“自己掂量。”
曹英雄说道:“可咱们没权。”
“你要什么权?”王辅冷笑道:“小吏罢了,嗤!”
嗤笑声很是干脆,曹英雄提高了嗓门,“没权,那某就自家去弄!”
外面几个官吏听到了这话,见黄湖站在那里,都觉得这三人之间的恩怨怕是消不掉了,唯有一方彻底跪了,才能相安。
等黄湖走后,王辅低声道:“你何必去撩拨他,咱们做事本就艰难,若是被他压着,更加难过。”
“某不甘心做小吏!”曹英雄的眼中多了憧憬之色,“兄长说过,人没有梦想,没有追求,那便是咸肉,某不想做咸肉,某要做……人上人!”
王辅觉得这厮的理想有些太高大上了些,不大适应,“随后呢?”
“随后……”曹英雄舔舔嘴唇,“某就行遍天下青楼,尝尽天下女人的滋味,哈哈哈哈!”
这笑声不是爽朗,而是特娘的猥琐。
随后二人去了西市。
开春了,西市的生意也越发的好了。
人潮中,有些人眼神闪烁,在盯着那些豪客,若是看到钱袋,那眼神就会茫然。
“如何做?”王辅站在中间,很惆怅的道:“太多人了,咱们长安县就那么些人,如何能查验?”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靈小哥
二人走访了一群店家,又去寻了一群恶少游侠儿。
随后回去,崔义玄召集人议事。
雙面王爺俏皮妃
他的眉皱着,眼中多了怒色,“先前老夫遇到了万年县的县令朱浩,他说东市已然抓到了贼子数十人,问老夫西市拿了多少贼子?多少?说话!”
长安县有数名县尉,对应的是诸曹。而负责治安的县尉就是黄湖。
黄湖觉得自己真心倒霉,起身道:“明府,此事下官尽力了。可西市的贼人狡黠,下官带着人去抓,抓了十余人后,他们就认识了咱们的人,见到咱们的人就相互提醒。”
大佬,不是我军不努力,而是敌军太狡猾啊!
崔义玄看着他,“老夫不论什么贼人狡黠,若是西市的贼人狡黠,难道东市的贼人都是老实汉子?你这等托词老夫不喜,老夫就问你,可有法子?”
女警官
这才是上位者的姿态。
你说困难,我只要结果!
不能解决困难,那我要你作甚?
黄湖看了外面一眼,想到先前曹英雄要权的事儿。
“下官定然能做好此事。”
这是承诺,他但凡说不行,崔义玄回头就能收拾了他。
所以必须要点头。
但随后咋办?
他绞尽脑汁想了许久,就去寻人求教。
“丢给下面的人去做,做好了你是头功,做不好……关你屁事?”
“妙啊!”
黄湖觉得官场就是磨砺人的地方,不过是为官一阵时日,自己成熟了许多。
回去后,他寻到了曹英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道:“你说要权,可能把西市的贼人弄干净了?”
曹英雄毫不犹豫的道:“干净不能,天下就不可能没有贼人!但某敢说……定然能碾压了万年县!”
这话掷地有声。
有人叫好。
有老吏唏嘘道:“黄湖当众这般问,曹英雄就该低声说话,这般大声咱们都听到了,回头他做不到,这便是他的罪责,黄湖还能脱身……”
“那这便是圈套?”
老吏点头,“上官要整治下属,手段多不胜数,这等手段属于上乘,让你不得不接。成功后上官领功,失败后你去背锅……哎!”
曹英雄却喜滋滋的得了权利,晚些等无人时去求见了崔义玄。
“要权?”
崔义玄打量着这个小吏,若非是他称呼贾平安兄长,压根就没资格进来。
“是,明府。”曹英雄再想了想贾平安的主意,觉得有些心虚,“某准备用长安县的名头去和那些商贾商议一番,与他们合作,压制贼人。”
这事儿……
崔义玄觉得不大靠谱,但依旧点头。
曹英雄随即带着人去了西市。
西市人多,不管是商贾还是顾客都要吃饭,可每日都在外面吃代价太高了,大多人舍不得。
所谓有需求就有市场,一些人开始贩卖低价饭菜,推着车子,背着背篓到处转。
吴步英更厉害些,早就完成了原始积累,如今有了自己的店铺。和酒楼酒肆不同,他的店就是卖便宜饭菜的,但味道却不差,所以生意火爆。
饭点过了,吴步英也清闲了下来。
介绍了身份后,曹英雄问道:“吴郎君做这等生意最怕什么?”
“小偷!”吴步英提起小偷就气不打一处来,“某这里生意好,于是要排队。那些贼人就假装来买饭菜,顺势偷钱。每日总有几个客人的钱被偷,都被偷怕了。有的宁可去酒肆吃饭,也不肯再来,哎!”
他看了曹英雄一眼,“莫不是有法子?”
“法子有,看你等舍不舍得。”曹英雄说道:“县里是这般想的,西市这里人口多,闲汉也多,恶少也不少,若是发动了他们如何?但凡举报抓到一个贼人,举报人拿十文文钱。若是直接抓到了贼人,五十文钱……”
“好主意!”吴步英就是市井起来的,对这些人的尿性了如指掌,“若是能如此,那些人怕是会疯了。一个十文,不,他们会自家动手,一个拿五十文钱。”
他的目光灼热,“县里竟然有这等主意,某觉着极好,崔明府英明……曹郎君辛苦了。”
这便是小人物,他们哪怕是挣钱了,可依旧怕官人,连拍马屁都不敢漏下一个小吏。
曹英雄见他上钩,就说道:“可县里也没余钱,于是某在想,你等商贾可愿出钱?一家出一些,如此积累起来,再派人监督验证,以防有人冒充。”
他觉得吴步英会犹豫,甚至会婉拒。
毕竟是钱呐!
可吴步英却毫不犹豫的道:“要多少?曹郎君只管说!”
曹英雄惊讶了一下,然后说道:“一家先给一贯钱吧,都是大商家,小商人某就不去要了。”
“好说!”一贯钱对于吴步英而言不是事,他随手就给了。
随即就是叫人来监督计算,然后发布公告。
在此之前,曹英雄去了贾家请教。
“兄长,为何那些商人一听某要钱,就毫不犹豫的给了呢?”
贾平安叹道:“你要知晓,商人低贱,他们天然就畏惧官人,此事就是两面,其一他们觉着是个好主意,能为他们谋利。其二,你是官人,长安县管抓贼的官人,若是你坑他一把,说他是贼人,你说他怕不怕?”
“竟然这样?”曹英雄觉得不可思议,“那可有人这般做过?”
“当然有,不过你若是做了,某亲手阉割了你,送进宫去伺候陛下。”贾平安说话时神色淡淡的,“另外,那些贼人凶悍,怕是有人不信,担心官方骗人,可看过商鞅变法?”
曹英雄打个寒颤,随后回去。
公告贴出去,开始有人不信。
“兄长果真神人也!”曹英雄不禁赞叹不已,随后使个眼色,“老王,该你了。”
老公大人,莫貪歡! 渝唐子卿
王辅不满的道:“凭什么是某?为何不是你?”
曹英雄干咳一声,“某看着一身正气,再如何乔装也没人相信某是贼人。”
“你真不要脸!”
晚些,王辅化妆完毕,看着鼻青脸肿的被两个男子押解而来。
“某二人抓到了这个贼人!”
“可有赏赐吗?”
临时兑换点里,曹英雄仔细看看王辅,伸手去戳戳。
贱人!
王辅被他戳的想笑,却怕被勘破,忍的真辛苦。
“正是贼人。”曹英雄这是验明正身,“给他们钱,把贼人押解回去。”
五十文钱,明晃晃的铜钱就这么给了出去。
旁观的人中有人说道:“真给钱了呀!”
“货真价实!”曹英雄捧起一把铜钱,然后洒落。
阳光下,铜钱在闪光,让人心动的光。
“某拿获了贼人!”
一个大汉夹着一个瘦小的男子来了。
“某拿获了贼人。”
“我等拿获了贼人。”
事情在飞速发展,恶少们还想观望,可闲汉们却出手了。这些闲汉就是干体力活的,蹲在西市等着人招呼。此刻组团出手,那真是一个快准狠。
“快动手!”
连许多多的手下都来了。
一时间,西市的贼人被拿了无数。
曹英雄看着这火热的场景,欢喜的道:“果然如此,哈哈哈哈!”
随即贼人被送到了长安县县廨,可县里的小牢房哪里装得下那么多人犯?最后惊动了崔义玄。
“哪来那么多人?”崔义玄揉揉眼睛,仔细数了一下,竟然超过百人了。
“明府。”黄湖喜滋滋的道:“明府教导了下官之后,下官回去和他们商议,想出了个办法,就是悬赏拿人,这不,西市如今已经是无贼了。”
他是真的欢喜,心想若非是某英明,直接公开说给曹英雄权利,这事儿能办成?现在办成了,谁能否认某的功劳?
就算是曹英雄也不成!
崔义玄看着他,微微颔首。
随即他就去了西市。
闲汉们都出动了,恶少们也出动了,甚至是伙计们都没闲着,在四处寻摸贼人。
这等大好局面让崔义玄见了,瞬间就想去寻朱浩打脸。
他的身后簇拥着一群官吏,黄湖最为显眼,在等着被夸赞嘉奖。
而作为小吏的曹英雄和王辅却被挤到了最后面。
王辅悲哀的道:“干活的是咱们,领功却是他们,这世道,真特娘的会做事不如会做人!”
前方,崔义玄回身,淡淡的道:“曹英雄何在?”
黄湖心中一紧。
为何叫他?
……
中旬了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