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zhr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277章 回饋老用戶分享-0cq1b

靈異小說 , , 0 Comments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这趟来着参加冬捕节,就是外地来了几个外地的同学。
自己尽地主之谊,算是个招待项目。
这个小城市,连个正经的迪厅都没有,实在没啥玩的。
总不能天天去大坑,跑赛道吧?
至于刚才参与拍卖头鱼,也是临时起意。
这算是花最少钱,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自从后妈生了个儿子以后,自己的地位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最后,可能是看着自己实在碍眼,让老爹把自己送到了外地去上学。
逐渐被边缘化,还有老爹的日渐冷淡,这些都让肖炎耀心里不爽。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
是该怪亲妈身体不好早亡?
絕塞傳烽錄
还是怪亲爹身体太好老来得子呢?
好不容易过年回家,想要增进一下父子感情。
可是老爹不是忙工作,就是围着后妈转。
自己想往前凑,都费劲。
正巧这拍卖头鱼,要是顶着家里的名,把头鱼拍下。
往老爹跟前已送,也算是自己长大了,懂事了的证明。
只是,如果花太多钱的话。
百煉焚仙 如履
难免被后妈抓住小辫子,冠上一个败家子的名头。
与自己一直当懂事的好孩子人设不符。
所以参与拍卖以后,肖炎耀很是谨慎。
都说穷人家孩子早当家,其实一些富二代,由于从小耳读目染,心机更重,没有几个是傻子。
肖炎耀不是没有钱,只是觉得花太多,性价比不高。
还有被当成败家子的风险,所以决定不跟了。
可是,他身边的伙伴并不这样想。
同样肥头大耳的黄毛小青年,感受到肖炎耀的放弃,及时的喊了出来。
“厚德泵业,一万。”
肖炎耀看着替他出价的伙伴,眼神中有了疑惑。
“吴逅仁,你干啥啊?”
帮着喊价的吴逅仁,献媚的一笑。
“肖哥,啥是朋友,关键时刻站出来,坚定支持你的就是朋友。
我知道你有所顾忌,哥们帮你办。”
一个女伴立马嘲讽道。
“吴逅仁,你这马屁拍得好啊。
抠搜的还真下本呢,真是一点也不委婉。”
“陆伊典,你这话说的,我啥时候抠搜的了,我是真穷啊。”
肖炎耀点了点头,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这个吴逅仁啊,即是同乡,又是同学。
末日邊緣 辰燃
当初,去外地高消费的私立学校,他们是一趟车送去的。
家底都挺厚,也算是一个圈子的。
后来,吴逅仁的老爹,点子背,干了烂尾的翡翠花园,又坑了全城的小额贷,最后进去了。
从那时候起,吴逅仁原本富二代的身份,就有那么点名副其实了。
这些年依旧在一起玩,只是吴逅仁总是有意无意的,为肖炎耀马首是瞻,自然而然的当起了小弟,也算心中有沟壑,识时务。
今天这算是拍马屁的好机会,明白自己的立场的吴逅仁,怎么会错过。
对面出高价,苍蝇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无奈的对蔡根说。
“根哥,我今年回馈新老户的预算,就是一万。
现在,爱莫能助了,你不要怪我。”
蔡根哪里会怪苍蝇,虽然他一分钱没花,自己不能好赖不分。
“嗯,我明白,够意思,心里有数。
一会别着急走,晚上跟我吃席。”
苍蝇一下就乐开了花,踮着脚掐了团团脸一下。
宋宴未殤 積雪待春暉
“小团团,我就说嘛,跟着你爸有肉吃,小伙子真有福。”
啸天猫压根没惯着苍蝇,一爪子打开了他的手,不过手下留情,没让他骨折。
龙少觉得,能卖一万,也算是不错了。
毕竟是第一年,还没啥经验。
得到了蔡根的默认的眼神,龙少就想宣布,头鱼的归属。
“共享子女,一万五万。”
这是谁啊?
玉虛天尊
声音很熟悉呢?
苍蝇站在身边,压根没开口。
毕竟一万已经是他的极限,多一分都是要他命。
我的成神系統 黑暗卐之翼
蔡根顺着声音看去,在人群中找到了小强的身影。
还是那个赖赖巴巴好像活不起的样子,手里挽着兰晓雅。
兰晓雅脸色不太好,很是疲惫,只是被这热闹的气氛所感染,还有一丝红晕。
看到兰晓雅,蔡根不禁溜号了。
跟小强站在一起的,并不是喜欢上小强的兰晓雅,而是被装在魂石里替换的兰晓雅。
身体没变,灵魂变了,竟然还跟小强在一起了,这上哪说理去?
那么,主导人行为的,是肉体,还是灵魂呢?
八零後修道生活錄
或者,肉体也有记忆?肌肉也有习惯?
铁打的喜欢小强,流水的兰晓雅?
这是什么孽缘啊?
蔡根就不是科学家,也没那闲心。
否则非得研究一下,小强和兰晓雅的爱情故事。
实在太有意思了。
冷情將軍的兇悍妻 煙花亂
对了,上次去水哥那,小强说兰晓雅的妈妈病了,一直在照顾老人。
看样今天是得到空了,出来松口气啊。
菜根远远的与小强对视一眼,不明白他这是几个意思啊?
小强对上了蔡根的目光,嘻嘻一笑。
先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兰晓雅,最后把手掌向上,抬了抬。
换另外一个人,无论会什么手语,都不可能看懂小强的意思。
只有蔡根能看懂,因为太熟了。
自己离婚的时候,蔡根帮他整回来几十万,度过了最初的难关。
还给自己办了个婚介终身会员,认识了兰晓雅。
兰晓雅出事的时候,蔡根帮着他把兰晓雅的灵魂夺了回来。
所以,今天蔡根推广新项目,共享子女独家冠名。
他觉得自己应该份力,支持一下,抬抬轿子。
这份心啊,蔡根很是感动。
上次住院,哥几个凑得钱,自己还没顾得上还。
今天还来给自己抬轿子,情分啊。
惡少,我不嫁 kjjh
蔡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不用多说啥。
吴逅仁听到对方加价,而且还是共享子女,心里有些恼怒,这不是抢自己的马屁吗?
刚想要继续叫价,被肖炎耀给拦了下来。
他明白吴逅仁的经济状况,虽然不差这点,但是也不能花大头钱不是。
这都是人情,需要掌握尺度。
虽然吴逅仁被拦了下来,那个陆伊典来了兴趣。
由于一直在上学,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也是新鲜。
这种互斗比谁出价高的方式,在电视里没少看,亲身经历很难得。
“五达海运,两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