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i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四百八十一章 夜晚熱推-3f9pt

都市小說 , , 0 Comments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表哥!”
特種軍醫在都市(無風柳絮)
包子探着上半身,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抽屉,她在里面看到了牛肉干、猪肉脯、小鸡腿、鸡翅还有泡凤爪猪蹄等多种肉食,满满当当的,将她深深的震撼到了。
“我……我也可以打包一点走吗?”
“可以。”
“我只打包一点点。”
“那么客气。”周离也摸了摸小表妹的脑袋,爱怜的语气,完全是个宠妹妹的大哥哥,“喜欢的话就多打包一点回寝室慢慢吃,我给你准备个小书包。”
“谢谢表哥!”
“谢什么……”
周离微微笑着,慷慨大方。
金丹老祖在現代
余光一瞥,边上的槐序已经快要石化了,他抿了抿嘴,又扫了眼房间里的几个小姑娘,等他目光再次瞥向老妖怪时,只见老妖怪径直转身走向落地窗。
“哗!”
拉开窗帘。
槐序表情和声音都很低沉:“我最喜欢看这个时候窗外的夜景了!”
周离表情一僵。
但他并未慌乱,依然保持着冷静,半秒钟的时间就思考出了对策——
只见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迈出一步,挡在小表妹面前,同时平静的对两只抠脚萌妹说:“夜景等一下再看吧,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你们今晚要睡的槐序的房间,还有包子,我给你说槐序房间里面还藏着更多零食,成箱的。”
“好啊!”两只抠脚萌妹顿时兴奋起来,被转移了注意力。
“不用了吧。”包子认真说道,“我吃得很少的,我只需要带一点点走就可以了。”
“用的!必须用的!”
浮世絕香 未知
周离强行将双手按在小表妹的肩膀上,将她转了个身,又从后面推着她的肩膀往里走,两只抠脚萌妹也兴奋的跟在他身后。
根本没人管窗外夜景。
虽然没有回头看槐序的表情,但周离已然能想象到老妖怪此时的憋屈了。
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咦……
周离楞了一下,瞄着身边的三个小姑娘,好像遗漏了个什么。
猛然回头——
本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楠哥不知何时已站到了落地窗前,和槐序肩并肩,都仰着头。只见槐序伸出手斜斜的指着上方,伴随着讲解,而楠哥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画面美不胜收。
他们甚至还在低声交谈。
周离表情稍微一僵,硬着头皮推开了槐序房间的门。
“啪嗒~”
房间灯光打开了。
槐序的床一如既往的整洁干净,除了床头柜上摆着的零食ꓹ 没有任何杂物。房间中除了角落里堆着的成箱的饮料零食,也很少有杂物ꓹ 倒是阳台上堆着许多纸板和踩扁的饮料瓶子。此外他的电脑桌上摆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和遥控直升机。
地板干净得可以反光,没有灰尘,没有头发ꓹ 床单被套干净如新。
“怎么样?”周离问道。
“好干净!”绵绵惊叹道。
“我以为男生都是要脱色的。”千千看着床上,“但没想到还有这么爱干净的。”
“好像还有点香。”包子吸了吸鼻子ꓹ “床单被套应该是新换的。”
“槐序就是很爱干净。”周离并没有因为刚刚的斗智斗勇而诋毁槐序,“不是新换的ꓹ 其实已经换了很久了ꓹ 但是他用过的东西都像新的一样,不会弄脏,也会一直香香的。”
“宝藏男孩!”绵绵满眼小星星。
“从今晚开始,这张床上就会留下我们两个的味道了!”千千说道。
“这是……”包子指着阳台上。
“哦这是他收集的垃圾。”周离实话实说,“他要留着用来卖的,攒了很久了……这可以说是他的一个怪癖吧,我也说不听他。”
無限穿越之諸天劍帝
“哇好勤俭节约!”
“当今社会ꓹ 这样的男孩子哪里去找?”千千眉头紧皱,“得想个办法把他搞到手ꓹ 以后把他和我弄到一个户口本上!”
“……”
情人眼里真的是出西施。
不过她们注定是妄想ꓹ 因为老妖怪根本没有户口本ꓹ 以后估计也不会有。
看完了槐序房间ꓹ 周离又带着她们来到自己房间。
他的房间也还算比较整洁,当然比不过槐序ꓹ 毕竟他是个人ꓹ 又不是个不要脸的老妖怪。他的房间里东西要丰富一些ꓹ 有抱枕,有睡衣ꓹ 有团子的玩偶,有水杯,有书有笔,床头柜上还放着补水面膜和唇膏,等等等等,一看就是人住的。
但也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周离平常还是有收捡的习惯的,不会将内裤袜子乱丢。
“之前我们出去玩,楠哥也在我这睡了几天,她就睡床上,我睡的沙发。”周离很自然的走上前去将床上的睡衣收捡起来,抱在怀里,“等会儿我可以给你们换套床单被套。”
“不用了。”表妹客气道,“我不介意。”
“万万不可!”两只抠脚萌妹连忙制止,“换了就没有灵魂了!”
“……”周离有些无语,想了想,他又指着阳台上说道,“我这个是主卧,和槐序房间的最大差别是方向不一样,我的阳台上可以看到滇池,吹风也更舒服一点,你们可以去试试。”
“有茶几和椅子诶!”绵绵说。
“好享受!”千千也说道。
“好有钱的样子。”包子左右打量着房间的软装饰,觉得比自己卧室还漂亮一些。
“……”
眼见得三个姑娘走向了阳台,绵绵和千千各坐了一张椅子,就将两张椅子占完了,包子则站在茶几旁边拿起茶几上的书,好奇看着,周离连忙走出去,回到客厅。
楠哥已回到了沙发上坐下,还脱了鞋,盘腿坐着,撸着团子。
团子安静呆在她怀里,被她撸着,看着电视。
金盞花 瓊瑤
周离有点窘迫,快步走到阳台,将自己晾在上面的内裤取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兜里。
回到客厅。
楠哥偏着头,不解的看着他:“贤弟何故如此?”
她的脸还依旧白净,但眼睛里却多了些红丝,而且泛着水光,是喝多了的征兆。
周离不理她。
楠哥便收回目光,无趣的道:“施主着相了,我校男女生宿舍通常位于同一个生活区,难道施主没有试过用手机相机对准对面女生宿舍的阳台放大了看?晾着的全是这玩意儿。”
从贤弟变成了施主呢。
周离沉默了下,想了想楠哥说的,居然还真有几分道理。
“但是好猥琐……”
“NoNoNo……”楠哥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摆着,“男生这样做才是猥琐,女生不是。”
“我们宿舍对面是男生宿舍。”周离说。
“我听出了你话语中的惋惜。”楠哥说道,“所以你之所以没有看见过女生晾的衣服,或者没有被女生看过你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只是因为你宿舍刚好被另一栋男生宿舍挡着了而已。”
“懒得理你。”
周离瞄了眼安静待在她大腿之间的团子,又走回了卧室。
三个姑娘当然还在卧室里,但是已经只有包子还呆在阳台上了。
绵绵趴在他的衣柜边上,衣柜虽然关着但没有关死,还留了一条小缝。碍于礼貌,绵绵并没有随便打开他的衣柜,但并不妨碍她趴在边上,凑近小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往里面看。
千千则站在房间里的垃圾桶边,低着头,睁大眼睛往里看,眼里满满的好奇。
“咳咳!”
“啊~”
两只抠脚萌妹都被吓了一小跳,连忙收回目光,站直身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个抬头往天上看周离的吸顶灯,一个低头看木地板。
小表妹捧着书从阳台上走了进来,小声地问:“表哥你为什么喜欢看这种书?”
“怎么了?”
“文言文。”小表妹说,“我看得懂一点,好像不知所云。”
“这本书就是不知所云,就是一个人写的流水账。”周离平静道,“但是你小心点,它是一个客户交给我帮忙翻译的,是绝版的,他们家的祖先留下来的,不要弄坏了,不然赔不起。”
透視陰陽神醫 屍妖領舞
“客户?翻译?”
“对。”
“所以你是靠这个挣钱?”
“对。”
“很挣钱吗?”
“你说呢?”
“表哥!”小表妹小心翼翼的将书合上,随即恭敬鞠躬,“请务必带带我!”
“不!”
“……”
小表妹表情木然,又加倍小心的将书放回茶几上,才又走回来,继续打量着房间,代入感受一下经济独立的土豪大佬的租房生活。
回到客厅。
網王重生之會幸福 萌包
楠哥又换了种花样折腾团子——
她将卫生纸揉成团扔出去,团子就跑去捡,身份尊贵的团子大人捡得不亦乐乎。
“哦呀!这么快!”
“喵!”
团子大人还非常骄傲。
包子看得羡慕不已。
但是也羡慕不来,这种游戏只有楠哥才和团子玩得转,她是不行的,只有边上看着的份儿。
包子又开始悄悄打量房子了。
距离她上一次来,客厅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多了个扫拖机器人,多了个书架,书架上摆着一些崭新的热销书和许多类似那本‘不知所云’的书的古书,阳台上多了些植物,仔细一看,除了观赏性花草以外还有小葱香菜。
阳台角落摆着一个猫砂盆。
包子不动声色的凑过去观察了下,里面的猫砂平静光滑,毫无异味,像新的一样。
这一点她早就发现了,早在团子第一次莅临106寝室访问时她就发现了——虽然楠哥有为团子准备猫砂和猫砂盆,但是她从来没见过团子走进去,也从来没见过楠哥换猫砂,对此楠哥推脱为团子会用人类的厕所,但之前的小渣渣也是这样。
獵殺全球 白色米飯
很诡异。
所以……
包子眉头紧锁,忽的又舒展开,扭头对看向他的周离说:“表哥你除了帮人翻译书,是不是还帮那些有钱人训练他们的小猫咪上厕所?”
周离默默收回目光,不理她。
包子:……
夜越来越深了。
随着酒精的吸收,两只抠脚萌妹有些难受,头越来越晕了。
包子如非必要不会熬夜,也开始打呵欠。
周离怕她们不好意思,对她们说道:“要是困了就回房间睡吧,也可以洗漱,槐序回来的时候给你们买了新的牙刷,我这里也还有一条干净毛巾,你们要用的话就凑合一下合用一条,洗面奶牙膏洗发露沐浴露也用我的就好。”
“报告!”绵绵举起手,“可不可以用槐序的?”
“他用的是我的。”
“明白!”
棉签先去洗漱,包子和楠哥排在后面,在客厅安静的陪团子看黑猫警长。但是团子却歪着脑袋疑惑的看向客厅卫生间的门,她刚才看见那两个女生进去了,而且进去的时候还在抢,所以果然周离每次背着她进那个小房间都是在里面做好玩的事情。
周离则面无表情——
两只抠脚萌妹以为客厅的卫生间是槐序平常用的,殊不知这只老妖怪根本不用卫生间。
真是抠脚……
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
客厅就只剩周离、槐序和团子了。
灯已经被关掉,只有客厅的电视还闪烁着光,映得团子眼睛闪闪发亮。
“睡觉了好不好?”周离和她商量着,“把电视关了。”
“唔?”团子回头看看周离,过了会儿又看看地板上躺成大字型的槐序,她想了想,“周泥~~你和槐序今天犯了错喵?”
“没有。”
“那为什么睡客厅?”
“因为房间被她们睡了。”
“喵~~”
团子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她从沙发上跳下,迈步往主卧走:“团子大人才不睡这里,团子大人要睡大床,团子大人才没有犯错……”
借着电视的光,周离眼睁睁看着她走远,走向主卧,跳起来打开门进去,身影消失。
“咔擦……”
还把门给关上了。
周离内心有些酸酸的。
扭头看着地板上的槐序,他一边拿起遥控器关电视,一边问:“为什么你那么爱躺地上?”
“要你管!”
“沙发能躺两个人。”
“我就躺地上!”
“等下她们出来拿零食饮料,看见你躺在地板上,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周离说道,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微光,还是能看见地板上大字型的人影,“你这是坏毛病。”
“我就爱躺地上!”
“要改。”
“嘁!”
槐序一轱辘爬起来,又爬上沙发,同样呈大字型。
沙发很大,是L型的那种,完全可以躺两个人,还不会挨着,而且比床更软和。
周离抱起一床毯子,扔在他身上。
槐序也没有动弹。
这边的夜很安静,窗户没关,能听见高楼层的风声,能听见风掀起窗帘抖动得声音,再仔细听周离甚至还能听见楼下偶尔经过的车的胎噪,自然也能听清两个房间中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