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phb超棒的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897、你在教我做事?鑒賞-dtlg1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巨大的黑色鬼草,似一条蟒蛇般收紧身形。
那被他勒紧的神魂巨剑不断出来嘎嘣脆响。
无数黄金与黑金碎片,似一场没来由的雨,噼里啪啦掉落地面。
“鬼仁义,你这是作何。”
郑拓大叫,很不开心。
“你的对手是归玄,你对我出手如此强横有什么用。”
面对郑拓如此询问,鬼仁义露出笑容。
“放心,我说过不会将你斩杀,我只是想将你镇压而已,乖乖听话,免受镇压之苦。”
鬼仁义催动那巨大鬼草,硬生生将郑拓的神魂巨剑碾碎。
嘭……
最终神魂巨剑因为无法承受鬼草的力量彻底崩溃。
神魂巨剑被毁。
郑拓神魂体明灭不定,暗淡无光,遭受重创。
“该死!”
郑拓心念一动,驾驭鲲鹏翼就要离开神魂界。
“站住,我没有让你离开,你便不准离开。”
鬼仁义出手。
霎时间!
天地之间那无尽黑雾之中,涌动出无数条鬼草。
鬼草无数,看的人头皮发麻。
他们挣扎着,宛若锁链,涌向郑拓。
郑拓见此,当即吓得面色煞白,继续逃离。
可神魂界周围已被鬼仁义手段笼罩,他就算拥有鲲鹏翼,也难以轻易逃离出去。
他唯一能够离开的方法,便是彻底脱离神魂界。
如果那般。
鬼仁义与归玄都将脱离他的掌控而彻底解脱。
面对如此局面,郑拓只能使用其他手段。
哗啦……
黑色,散发乌光的鲲鹏翼展开,转眼间将他包裹成一枚大粽子。
鲲鹏翼是先天灵宝,不仅拥有天下极速,防御属性更是强无敌。
此刻施展,将郑拓保护其中。
任由那无数鬼草将他包围,也难以攻破他此刻防御,将他伤害。
“先天灵宝,真是难缠的东西。”
鬼仁义面对鲲鹏翼暂时也没有办法。
他能够以大手段针对鲲鹏翼,将其中被保护的郑拓生生震成重伤垂死。
但是那般出手,自己也会消耗严重。
归玄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可不想太过耗损自身力量,回头被归玄有可乘之机。
实际上。
他知道郑拓说的没有错。
此时此刻。
他最大的对手是归玄。
归玄才是对他威胁最大的那个人。
打造幻想世界
将郑拓围困,鬼仁义感觉自己已经掌控局面。
转头,看向神魂界中那些漏网之鱼。
神魂界中,还有许多躲过一劫的修仙者。
他们此时此刻皆看到了鬼仁义看向自己的眼神。
“跑,快跑!”
有出窍期强者大叫出声。
但下一秒。
嗖……
一根黑色鬼草,自地底之中钻出。
从背后当即刺穿出窍期强者的头颅。
那出窍期强者双眼瞪得滚圆,眼球之中布满血丝,难以言语的恐惧被其用肢体语言表述。
而更加让人感到惊恐的是。
那将出窍期修仙者洞穿的鬼草,散发出诡异的黑色。
随后,其上有鬼草灵纹涌动。
鬼草灵纹像是贪婪的吸血鬼,将那出窍期强者当成新鲜的鲜血,一点一点吞噬干净。
整个过程无比缓慢。
出窍期强者痛苦的嚎叫声,不断传来,回荡在整个神魂界。
“美味,美味,真是美味。”
鬼仁义双眼微闭,露出享受神情。
那模样看在众人眼中,说出的恐惧笼罩心头。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记住,是每一个。”
鬼仁义吞噬掉一位出窍期强者神魂体后嘴角上扬,双眼血红,如恶魔般的样子,惊吓到了在场所有人。
“跑,快跑,快跑……”
人们惊恐的喊叫着,各自催动法门,想要逃离这如地狱般的世界。
但这片世界已被鬼仁义所封死。
呼……
黑雾降临,弥漫大地之上,将所有一切掩盖。
黑雾之中,黑色鬼草神出鬼没。
他们像是掠夺生命的死神,所出现之地,便是一片死亡驻足。
“啊……”
“救命……谁来救救我们……”
“魔鬼,他是魔鬼……”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婚意綿綿:寵上小萌妻
……
黑雾之中,密密麻麻的惊恐嚎叫不断出现。
听在耳中,叫人头皮发麻,脚底生寒。
郑拓躲在鲲鹏翼中将自己保护。
他能够看到神魂界中一位位修仙者的陨落。
他们挣扎着,痛苦着,怒吼着……
一切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
而他此时此刻冷静的可怕。
他面无表情,眼泛寒光。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他就这般看着脚下,那如修罗地狱般的神魂界,看着,看着,看着……
万万千修仙者的神魂体被鬼仁义吸收。
明显能够感觉到。
鬼仁义的气息不断膨胀膨胀在膨胀。
他的实力,因为吸收神魂界中万万千神魂体而变得更加强大。
待得他将神魂界中所有神魂体全部吸收掉后,整个人的气息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
处于临界点的鬼仁义,随时随地都可能突破,彻底进入王级强者中的大王境,也就是合体中期。
原本拥有万万千生灵的神魂界。
此刻。
仅剩郑拓,鬼仁义,归玄三者。
“我喜欢享受恐惧的味道,这味道让我痴迷,让我留恋。”
鬼仁义转头,看向远处一直沉默不言的归玄。
此刻二者相视,气氛变得格外不同。
鬼仁义因为吸收掉神魂界中万万千生灵实力大涨。
实力大涨所带来的便是膨胀。
就算鬼仁义性格沉稳,攻于心计。
其也会因为实力的突然暴涨而有所膨胀。
人之常情,无所避免。
“恭喜仁义道友实力大涨,相信此日过后,仁义道友的境界,定然能够大幅提升,恭喜,恭喜。”
归玄上前一步,恭喜鬼仁义实力提升。
鬼仁义暂且没有回话。
他望着归玄,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望着归玄。
那感觉,仿佛其随时随地都可能出手,针对归玄进行绝杀。
归玄面对鬼仁义如此姿态,仍旧保持着自己的稳重。
其表情平淡,神色无恙,背负双手,安静的站在那里与鬼仁义对视。
虽无恙。
但郑拓能够从归玄脸上看到一丝鄙视。
最高境界的鄙视便是无声。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看你杀意涌动,看你张牙舞爪,看你如何如何,我如山,望天地色变,我自佁然不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仁义面对以不变应万变的归玄,当即大笑出声。
“归玄道友同喜,还请归玄道友演算一番,那神魂界本源究竟在何处才是。”
鬼仁义没有对归玄出手。
原因自然是因为归玄还有用。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他能吞噬修仙者神魂体加持己身,提升自身实力无恙,而归玄无法做到。
同样。
归玄懂得推演天机,懂得演算之法,自己对此并不精通。
没有对归玄出手,也在情理之中。
“那是自然。”
归玄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其答应一声后,手中多出一枚龟甲。
龟甲古朴,上有八卦图形。
此刻被归玄催动,当即散发出阵阵奇异力量。
奇异力量四散开去,于神魂界中寻找神魂界本源所在。
“不用找了,神魂界本源在这里。”
声音从郑拓所在传来。
鲲鹏翼中。
郑拓掌心内有一枚散发着本源力量的明珠。
细细感受,明珠散发而出的气息,当真是神魂界的气息。
只是。
“神魂界本源?”
鬼仁义言语中满是不信。
“为何你这神魂界本源的气息如此弱小,难道是假的?”
鬼仁义满心怀疑。
以他对无面的了解,其拿出一枚假神魂界本源,他并不会感到意外。
“不,是真的。”
回答他的是归玄。
“这片神魂界为新生,不足百年,本源力量弱小有情可原,不信仁义道友细细感受,是否能够从这本源之中,感受到一丝丝天道的气息。”
归玄所言,令鬼仁义稍稍信服。
其细细感受片刻后眼前一亮。
果然。
他从郑拓手中神魂界本源,感受到一丝丝天道的气息。
对修仙者来说,天道气息并不陌生。
因为在他们提升实力的过程中,皆有遇到过天劫雷罚。
对于天道的气息,他们在熟悉不过。
神魂界本源出现。
令场中气氛变得更加破朔迷离。
归玄与鬼仁义有过约定,神魂界本源出现,二者各自出手,看谁能炼化,便是归谁。
所以。
谁第一个炼化,明显更加众人。
不仅如此。
谁在炼化神魂界本源时都要进入特殊状态。
在进入特殊状态时,就算有先天灵宝的保护,恐怕也并不安全。
以归玄与鬼仁义的实力。
二者无论谁第一个炼化神魂界本源,对方都有能力出手,在对方炼化神魂界本源时将对方干掉。
二者互望。
谁都没有第一个打算炼化神魂界本源。
“两位,你们与其考虑谁第一个炼化,倒不如考虑考虑,谁能活着离开。”
郑拓在此刻说出此话,令二者大为不解。
“无面,你此话何意,难道你还有手段不成?”
鬼仁义警觉!
无面能够布置七阶阵法。
若这神魂界中,存在有大量七阶阵法,倒是一件非常麻烦之事。
“我已无手段,只不过,我喜欢你们二者此刻对决,谁赢了,神魂界本源便归谁。”
郑拓说出心中所想。
“可笑,你已是瓮中之鳖,被我囚困的你,有何资格指挥我二者对决。”
鬼仁义摇头,对郑拓所言表示不屑。
“有没有资格,现在已不是你能说了算。”
郑拓胸有成竹,“我的资格便是神魂界本源。”
说着。
郑拓五指微微将手中神魂界本源握紧。
因为神魂界本源被触动,整个神魂界因此而疯狂颤抖,有即将坍缩的可能。
“神魂界本源被毁,神魂界也将不复存在,到时候,你们二者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不会得到。”
郑拓说出问题关键。
果然。
说道如此关键问题,鬼仁义与归玄皆陷入沉默。
郑拓说的没有错。
神魂界本源便是神魂界的根本。
本源被毁,就好似修仙者神魂被毁,神魂界将彻底毁灭,不复存在。
鬼仁义与归玄的目的是掠夺神魂界,将神魂界据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小世界。
神魂界若被毁掉。
二者计划自然落空。
“无面啊无面,你可真是一个让人很不爽的家伙啊!”
鬼仁义杀意涌动。
如此所带来的后果便是,围困郑拓的鬼草爆发出一阵猛攻。
黑色鬼草皆锋利如剑,叮叮铛铛,撞击在鲲鹏翼上,发出阵阵轻鸣。
强有力的震动被郑拓感受,让他神魂体颤抖不已,竟有受伤迹象。
此时此刻。
与谢霸对他出手时一模一样。
只不过。
当时他所用的防御是七阶顶级阵法守护神阵。
而此刻所用的防御是先天灵宝鲲鹏翼。
鲲鹏翼显然比七阶顶级阵法的保护还要到位。
鬼仁义这明显比谢霸还要强横的攻击,在鲲鹏翼的保护下,对他神魂体仅仅只是颤抖,并未真正受伤。
叮叮铛铛,铛铛叮叮……
黑色鬼草,化为万千仙剑对郑拓发动攻击,以宣泄着鬼仁义的不爽。
郑拓对此毫无办法,他只能全额接受。
谁叫鬼仁义硬实力比自己强大呢。
忍着吧。
随着鬼仁义宣泄不爽的攻击结束。
鬼仁义转头,看向归玄。
很显然。
他因为吞噬掉万万千生灵,所以实力暴涨。
可以说。
面对此刻归玄,他怡然不惧,甚至有想动手的意愿。
干掉归玄,独享神魂界,对他来说是最理想的结果。
而归玄看上去并未有鬼仁义那般暴躁与不爽。
他沉稳的让人厌烦。
“仁义道友,你我有言在先,若仁义道友想第一个炼化神魂界本源,我倒是可以等一等,待得道友尝试完毕,我在出手。当然,如果道友并不想第一个炼化,那我不介意第一个出手炼化神魂界本源,前后与否,全看仁义道友选择。”
归玄沉稳的让人心疼。
面对鬼仁义,他竟一退再退,不断示弱。
现在又提出这种要求,属实叫鬼仁义难以抉择。
“对了!”
归玄似想到什么。
“仁义道友切莫忘记,你我并无生死仇怨,无需不死不休,若仁义道友获得神魂界本源认可,我发誓不将此事说出去便好,我若能够获得神魂界本源认可,仁义道友发誓不说出去便可,你我本不必如此敌视。甚至,你我一路行来,交谈甚欢,日后若有幸成为仁义道友好友,也便是你我缘分,在这诺大修仙界,多一位王级朋友,总比多一位王级死敌要好的多的多。”
归玄不是不说话,一说话,便是说道关键处。
其所言没有任何问题。
他本质上与鬼仁义没有任何仇怨。
被敌视。
完全是利益上的冲突。
如此言语听在鬼仁义耳中,味道自是大有不同。
他并非谢霸那种呆傻之辈。
相反。
他很聪明。
知道什么时候该装傻,什么时候该行动。
归玄所言是没有错,但有些时候,事情并非对的事情就是对的事情。
“无面小友,你怎么看待此事。”
鬼仁义忽然询问郑拓想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
郑拓道:“干掉归玄,神魂界便是你的,不干掉归玄,神魂界是不是你的犹未可知,且发誓这种东西,真的对王级强者有用吗?我看不见得吧。”
郑拓继续挑拨二者关系,寻到契机让二者交战。
“此话怎讲。”
鬼仁义询问。
“归玄道友乃是龟族,龟族精通卜算之术,其若有手段规避天道惩罚,我并不会觉得意外,你说呢,鬼仁义。”
比较说话,郑拓并不会吃亏。
果然。
在他言语下,场中气氛变得格外诡异。
“呵呵呵……看来,无面小友十分希望我与鬼义道友拼杀的两败俱伤,自己好渔翁得利,将我二者斩杀啊。”
归玄看向郑拓。
在其平静的外表下,郑拓能够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杀意涌动。
归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善茬。
“两败俱伤,归玄,你也太瞧得起自己,凭你实力,你觉得你能打得过鬼仁义,在我看未必。”
郑拓继续施压。
“我也觉得未必。”
鬼仁义在此刻透漏口风。
如此话语,听在归玄耳中,让本淡定的他稍稍有些不淡定。
“仁义道友此话何意?”
归玄询问。
“意思实际上很简单,你我都知道,神魂界的秘密,绝对不可以让第二个人知道,所以,你我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对战无可避免。”
鬼仁义望着归玄,说出如此话语。
归玄沉默,并未回答。
“当然,在你我对战之前,或许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
鬼仁义说着,转头看向郑拓。
被鬼仁义如此观看,郑拓当即感觉大事不妙。
“无面,委屈一下你来承受我二者的猛攻吧。”
鬼仁义催动将郑拓包裹的鬼草。
鬼草涌动,散发出阵阵强横波动,试图将保护郑拓的鲲鹏翼打碎。
“无面,你若还有战斗力,我与归玄道友就算展开大战,也属实难以安心,所以,只有将你打到奄奄一息,对我二者没有任何威胁,我二者才能安下心来对战。”
鬼仁义可不傻。
你无面看似被困,无法动手,实际上战斗力保存完整。
拥有鲲鹏翼,还拥有那无坚不摧的仙剑。
在加上掌控整个神魂界,不知还有多少手段。
单凭如此,便足以对他与归玄造成实质性伤害。
如此隐患,他绝对是不会允许其存在的。
“嗯,此法可行。”
归玄点头。
同意鬼仁义所言。
至此。
二者皆抬眼,看向郑拓所在。
被二者盯着,就算有鲲鹏翼将自己保护,郑拓还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果然。
王级都不是省油的灯。
“两位,我……”
他本打算在挣扎挣扎。
好赖不说,总不能真被二者打到仅剩一口气不是。
但二者显然并不想与他废话。
二者当即出手,对他发动猛攻。
鬼仁义催动鬼草。
鬼草化为一柄柄黑剑,刺向郑拓。
这一次鬼草的攻击比刚刚的攻击强横数倍不止。
鲲鹏翼虽然是身法类先天灵宝,但是防御属性同样拉满。
其上。
黑色羽毛散发出阵阵乌光,每一个羽毛皆如黑宝石般美丽。
此刻面对鬼草剑袭杀,鲲鹏翼防御力相当惊人。
叮叮铛铛……
叮叮铛铛……
叮叮铛铛……
似打铁般的声音出现场中。
面对来势汹汹的鬼草剑,鲲鹏翼单凭本身防御属性便全部接下。
鬼草剑很强,却无法对鲲鹏翼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此刻。
後宮緋聞 鄭賢
身处鲲鹏翼中的郑拓,实际上仅仅只是感受到有些颤动。
没了。
对,没了。
他仅仅只是感觉到有些震动而已。
不得不说。
鲲鹏翼的防御力,当真远远强过他的七阶守护神阵。
面对鬼仁义如此强横手段,自己仅仅只是感受到些许震动而已。
看来。
鲲鹏翼不仅仅属于身法类先天灵宝。
其防御属性,恐不比防御类先天灵宝差。
当然。
如今这种局面,他不应该,也不能够如此轻松应对。
他知道自己应该表现的更加充满危机才行。
没有办法。
鬼仁义与归玄的实力极强。
在正面厮杀的情况下,一对一他都很难获胜,更别说一对二。
所以让二者率先动手,便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如今这种局面是自己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万万不能因为自己太过强大而出现问题。
既然如此。
他深吸一口气后取出龙枪。
将龙枪幻化为一柄匕首。
看着手中明晃晃,亮晶晶,锋利无比的匕首,郑拓内心是拒绝的。
不可以。
不可以。
不可以。
不可以也要可以。
他缓缓举起手中匕首,然后瞄准了自己粗壮的大腿。
一咬牙,一跺脚,带着视死如归的决绝,狠狠一刀捅了下去。
噗……
锋利的匕首刺入大腿之中。
郑拓感受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瞬间游遍神魂体。
“额啊……”
完全无法自控的嚎叫从他口中发出。
疼!
撿個嬌妻來戀愛
疼!
疼!
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疼!
好疼!
真的好疼!
“哼!”
鬼仁义冷哼出声。
“纵然拥有鲲鹏翼这等先天灵宝保护又能如何,你的实力,终究只有出窍期,面对我这等王级强者的猛攻,终究会被震受伤。”
鬼仁义傲气在胸。
他手中法决催动鬼草剑继续猛攻郑拓。
鬼草剑散发着黝黑光泽,杀伤力十足,疯狂针对鲲鹏翼进行杀伤。
另一面的归玄见此,心中微微点头。
根据刚刚自己的探查。
那鲲鹏翼中的无面,的确因为鬼仁义的攻击而气息减弱。
不会有错。
那减弱的气息并非自身压制,而是结结实实的气息减弱。
既然如此。
他便也没有在含糊。
手中绿光闪烁,化为飞剑,对鲲鹏翼发动攻击。
嘭嘭嘭……
归玄的攻击力并不强大。
龟族之人的攻击能力普遍都很弱。
他们因为性格与自身条件等原因,更适合防守。
绿光飞剑轰击在鲲鹏翼上,郑拓明显感觉到了一点点压力。
但也仅仅只有一点点。
如此级别的压力,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不久前。
他被谢霸攻击时所以承受不住,那是因为当时他是傀儡之躯。
傀儡之躯的他,就算有守护神阵保护,也难以承受谢霸那种级别的攻杀。
但是此刻不同。
他现在是神魂体分身,在加上有神魂界加持。
超級捉妖聯盟 紫金山2014
二者合一,让他无惧鬼仁义与归玄手段。
话是这样说。
但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
鬼仁义与归玄的手段他并不了解。
在不明对方实力深浅之前,动手会非常非常危险。
所以。
在不明对方实力深浅之前,他并不会动手。
不然。
他会直接出手,以强硬手段将二者镇压。
至于现在。
他举起手中匕首,对着自己大腿就是一刀。
“额啊……”
疼,是真的疼。
不过也不白疼。
他如此这般,完全就是做给鬼仁义与归玄看。
他要让二者知道。
你们的攻击有效,我的战斗力在急速减弱,加油,很快我就对你们没有威胁了。
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郑拓用事实诠释着自己是一位硬汉。
“额啊……”
在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中。
郑拓的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面对两位王级强者的猛攻,在加上郑拓自身优良素质的演绎,
终于。
郑拓的气息弱到近乎闻不可闻。
“别打了,别打了,在打我就将神魂之源碾碎,大家都别好过。”
鲲鹏翼哗啦啦打开。
郑拓神魂体看上去近乎透明,随时随地都可能消失的样子。
其手中。
神魂界本源散发着洁白的光芒,正滋养郑拓,帮助其修复神魂体。
刷……
有黑光闪过,鬼仁义出手,试图抢夺神魂界本源。
哗啦……
鲲鹏翼护主,当即将郑拓保护其中。
铿锵!
鬼仁义的鬼手与鲲鹏翼相撞。
当场将鲲鹏翼连带着郑拓轰飞出去百米有余。
鲲鹏翼像是一枚被黑色羽毛包裹的蛋,以一种非常圆润的姿势,滚出去数百米后堪堪止住翻滚。
“王八蛋鬼仁义,你既然出手,那你就什么都别想要。”
郑拓咒骂声传来。
紧随其后。
轰隆隆……
神魂界迎来大地震。
郑拓捏动神魂界本源,导致神魂界本源天塌地陷。
神魂界内所有一切开始全部摧毁。
“无面小友息怒,小友息怒。”
归玄当即劝阻,不想让神魂界毁灭。
神魂界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王级强者的修行,本就非常吃力。
若有神魂界这般界域辅助,对他来说必然能够踏足更高境界。
“鬼仁义王八蛋,说你错了,不说你们什么都别想得到。”
郑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鬼仁义眉毛乱跳。
堂堂鬼草族王级强者,岂能被人如此威胁。
“仁义道友,大丈夫能屈能伸,道歉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归玄出言劝说鬼仁义。
鬼仁义不爽。
但感受着神魂界迎来毁灭,他当即杀意涌动。
“哼!”
“归玄,你在教我做事?”
鬼仁义杀气滔天,看向归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