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afh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逆歲月討論-第142章 宜將剩勇追窮寇熱推-ejmu5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9月15日,上午十点钟,雷曼兄弟公司正式递交了破产申请,雷曼的债务达到6130亿米元,破产超越了1990年德崇证券的破产规模,成为米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投资银行破产案。本以为这将会是次贷危机的终点,可谁想雷曼的破产很快带来了连锁反应。世界各大股市受此影响大幅下跌,高盛和摩根史丹利等公司收到大量撤资申请股价也是一落千丈。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正式拉开序幕。
也许是气氛太过沉闷,也许是人生需要幽默。十分钟后,发生了一件虽然不足以影响大局,但确实十分离奇、搞笑的事情。已经正式宣布破产的雷曼公司一个即将被冻结的账户竟然收到三亿欧元的巨款。
“卧槽,老子虽然宣布破产了,但也不是叫花子,这是有人来做慈善吗?”还没来得及离职的雷总一脸懵逼。什么情况,查,给我查。原来是德国国家发展银行照外汇调期协议向雷曼兄弟公司即将被冻结的账户转去了三亿欧元。给已破产的公司汇去三亿欧元,摆明了是石沉大海,因为账户被冻结,所有来款作为偿还债务,再也回不去了。
在雷总等人一脸懵逼的同时,德国一片哗然,怎么回事?3亿欧元啊,足够全国人民每人喝上一大瓶啤酒了。这谁他妈如此糊涂?追究,必须追究责任。
后来德国法院站出来,“看好了兄弟们,我来找出这事谁负责。”
首先被调查的是首席执行官。执行官说,他知道当天要按照协议约定转账,至于是否撤销这笔巨额交易,是董事会开会讨论决定。
法院一看,既然由董事会讨论决定,那么查董事长。董事长说,他们还没有得到风险评估报告,无法及时开会决策,报告没有来,决策没法进行。为什么报告没有来呢?董事会的秘书打电话给国际业务部催要风险评估报告,那里总是占线,想隔一会儿再打。为什么总是占线呢?国际业务部的经理周末准备带全家人听音乐会,正在打电话提前预订门票。副经理忙于其他事情,没有时间关心雷曼。
好吧,你们都是公司高层,都是领导,都有理由,我惹不起。但是从理论上讲,高层出了问题,中层执行机构还有能力挽回,为什么中层也没有挽回?好歹给我个抓个替罪羊出来吧,大家都看着呢?
负责处理雷曼兄弟公司业务的高级经理说他当时正在休息室喝咖啡,让文员上网关注新闻,一旦有雷曼兄弟公司的新闻,立即向他报告。
文员也不愿背锅,他说:“十点零三分我曾上网看到了雷曼兄弟公司申破产保护的新闻,赶紧跑到了经理的办公室,他不在办公室,我留了一张便条放在桌子上,他回来会看到。”
但巧合的是,经理没回来,没看到。信贷部的经理说:“我在走廊上到了文员,他告诉我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的消息,我相信业务经理和其他职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不会犯低级错误,没事,他们会处理好的。”
公司公关部的经理说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是定局,他想找首席执行官谈谈此事,但上午要约见几个客人,想下午再谈,不差几个小时。
这就是整个过程。从程序上看,似乎都没有什么错误。找不着任何一个责任人,也可能他们都犯错了,集体出错。
查到最后,不了了之。因为没有具体责任人,大家都出问题了。三亿欧元的损失啊!根据调查的结果,造成此次重大损失的原因主要有:一是银行的最高决策层风险意识薄,对雷曼兄弟的破产事件事先准备不足,没有提前制订出妥善的应急方案;二是银行内部的业务部门信息沟通不通畅,相互之间的协调不及时;三是银行内部的应急措施不完备。这不是学历的问题,也不是知识结构的问题,也不是工作经验的问题,而是人的秉性的问题。德国人一向以严谨著称,但有时候这个优点也可能变成缺点。按部就班、各司其职,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平常这种官僚机构运转良好,如机器般精密,但到了关键时刻,却会失去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担当者,就会犯下大错。
其实这次的次贷危机和正在发生金融危机也是这样。当雪崩来临之际,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山洪来临之前没有一滴水认为自己有罪。在这次的危机里,或许大家都不觉得有错,但是又确实做错了,是大家都做着同样的错误才铸就了巨大的危机。但所谓“危机”只是相对而言,别人的“危”或许就是自己的“机”。“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正在重复着这话的是白铄,在全世界的恐惧中,此刻他和他的团队正贪婪的吸食着巨大的利益。
“继续加大杠杆,还要大。”此时,在工作室内,白铄不断的下达着指令。
“白,我们的杠杆已经达到了很疯狂的地步了,实在没法再加了。”威廉无奈的说到。
“这次机会很难得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遇了,大家无论如何再想办法,我要更大的收益。”白铄大声的向着众人说到。
这时汉斯说话了:“白,我知道伟通证券那边有个交易漏洞,对于账户里的资金达到一定数量的客户,他们的结款周期一般会延迟几个小时,而且不同的交易类型之间的结算也会有一定延时。”
武动诸天 行为金融
白铄和梁荧听到了汉斯的这话,都相互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提议,不仅存在巨大的风险,而且万一操作不慎,不能及时填补缺口,很容易被查出违规操作。白铄暂时搁置了这个提议,继续想办法筹集资金做最后一搏。在这次的行动中,白铄可是把能够调集的资金全部都集中到了一起,无论是华盈集团、盛世华章还是暹罗的两家公司,甚至连曹安等人给自己留的零花钱都给搜刮干净了。资金量之大让人无法想象,可是白铄觉得这都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毕竟这样的机会不会常有,此一战关系重大,胜则君临天下,败则尸骨无存。
雷曼倒闭连锁反应来的比想象中要快,除了股市外投资银行的客户觉得把钱放在投资银行里不安全,四处都开始出现了挤兑潮。紧接着产生了传导效应,其它各个国家的投资银行担心米国各大银行也像雷曼一样破产也开始兑付资金。市场资金变得异常紧张。
16日一早,白铄众人已经齐聚在工作室内。白铄昨晚已经制定了一个更为疯狂的计划,将在今天实施。“开始把汉斯。”白铄终于还是启动了汉斯利用交易漏洞大规模做空的建议,他知道自己只有五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这次疯狂的交易。见到白铄开始行动,梁荧也拿起了电话:“刘蜀,开始吧。”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全球排名第18,保险业排名第三的AIG公司。对于AIG公司,白铄已经做了非常多的调查了解,也进行了长久的布局,现在是该亮剑的时候了。
这天,全球股市依然是持续下跌,不过AIG的股票表现尤为抢眼,开盘不久后就不断的下跌。半个小时后,市场传出AIG遭到大量退保和CDS兑现,退保是市场失去信心的表现,而这些大量的CDS则是白铄这边的手笔,这也是刘蜀手中仅存的CDS合约,没想到留到这个时候,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白铄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骚操作竟然给AIG带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本来高盛和摩根大通准备帮助AIG取得700-750亿贷款,但两家公司经评估后最终拒绝了贷款。稍后三大评级机构一致下调了AIG的债务信用级别(穆迪投资公司把AIG评级由Aa3下调两档至A2;标准普尔将AIG评级下调三档,由AA-下调至A-;惠誉对AIG评级也下调两档,由AA-降至A)。AIG的股价一泻千里,汉斯在规定的时间内,平仓了AIG股票,但是此时已经取得了50%的利润,截止当日收盘,AIG股价暴跌65%。
此时,白铄再次成为了众人膜拜的偶像,汉斯至到股市收盘还心有余悸。伟伦摇摇头说道:“太不可思议了,白,这些日子你给了我们太多的惊讶,你简直就是天才。”
白铄摇摇头说道:“从AIG公司2008年前三个季度的经营情况数据,可以看出,AIG的核心保险业务并没有出现亏损,反而比2007年同期有6.8%的增长。但是投资收益的下降和在CDS产品方面的亏损,导致了AIG财务状况的急剧恶化。正是这样,大家猜对CDS非常的敏感。我让刘蜀兑付CDS,并将消息高调的透露出去,赌的就是这个行为成为压垮AIG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主要还是AIG自身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即使我么什么都不做,AIG同样会被压垮,不过什么时候爆发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做所的只不过是诱使一些因素在我们想要的时间点爆发而已。”
“重要的是,你成功了。”罗伯特说到:“无论如何,今天的一战都将是值得称赞的一战,如果我猜的不错,白,你今天的操作还会带来一些连锁反应。”
白铄忽然问道:“你们觉得AIG会成为下一个雷曼吗?”
生生世世缠着你 过水面条
大家一时分成了两种意见,相互讨论着。白铄在之前已经对AIG有过一番论断,此时也便不再发表意见,其他的有人认为米国ZF刚刚放话不会用纳税人的钱救助市场,绝不会自己打脸,之前雷曼就是例子。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危机已经超出了米国ZF的预计,之前不救雷曼本就是最大的失误,这次米国ZF会吸取教训……
这时,梁荧坚决的说到:“AIG不会倒!”
大家看着他,“有什么理由吗?”威廉问道。
“AIG与雷曼不同,它有抵押品,有资产。我们乘坐的班机是从AIG租的,城市的建设是由AIG承接的,AIG的保险涉及工人养老金,上百万教师退休金,AIG在全球有8100万份人寿保险保单,总价值1.9万亿米元,而AIG背后牵扯到了全世界的银行,关联到了全世界的百姓。如果AIG破产,将引发一场全球性恐慌,人们的人寿保险会失效,人们将拿不到他们的养老金,老师的退休金将化成泡沫。ZF不会救助华尔街,但ZF必须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大到如此境界的AIG,ZF不能让AIG倒闭。这就是真正的大而不倒!”梁荧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罗伯特和梁荧猜的没错,连锁反应很快来了,正如梁荧所想的那样。当天晚间时候,米国ZF紧急宣布:遵照联邦储备法6第13条第3款,授权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向AIG发放850亿米元紧急贷款。贷款窗口的有效期为24个月,利率为3月期Libor利率再加850个基点。为保障纳税人的利益不受损害,贷款将以AIG的全部资产为抵押作为提供贷款的条件,美国ZF将持AIG79.9%的股份,并有权否决普通和优先股股东的派息收益。当天,米国ZF还开除了一大批AIG的高管,全部重新换上了代表ZF的人员,这也意味着美国ZF仿照接管“两房”模式接管了该集团。
消息一出,市场再次哗然,不过最为激动的是一栋豪华的别墅里的一位60多岁的老人,他便是雷曼的前老板雷总,此时的他俨然老了10岁,再没有昔日的雄风。不过他的脾气未减,将面前的电视、桌椅、酒杯砸得稀烂。“前面的救了,后面的也救了,为什么就是不救我,不救雷曼。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此刻的他感到无比的委屈和愤怒。贝尔斯登被米国ZF解救了,“两房”被救了,就连紧跟着出问题的AIG也被解救了,独独夹在中间的雷曼兄弟被抛弃了。他如何也想不通,不过这件事情很久以后都还会有人不断的猜想、分析,也许会成为永久的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