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4q精彩絕倫的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推薦-wgu75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另一人嗤之以鼻。
“你只想回归的事,怎么就不想想后果?这件事,可以说是祖宅那边在考察我们。但也未尝不是在找替死鬼。”
辣小姐 決明
盜墓手記 公子
“彼时东窗事发之日,他们只需要一个否认,说我们自作自为,将我们重新割裂出来,他们不会有任何损失,但是我们这边,却将面临灭顶之灾!”
“言重了!”
鬼醫媽咪偸個娃 寒菲兒
“什么言重了?先不说潜龙高武的必然寻仇,就只说左小多修炼有南部长的炎阳真经,与之关系能够浅了?”
“就咱们丰海吴家,能挡得住南部长的一只巴掌么?别说咱们家,就算是上京吴家,就能挡得住南部长?如果真能挡得住,他们会不出手?”
“难道云天的仇,就不报了?就这么算了吗?”
“时移世易,事有轻重缓急,就一个后辈子弟的性命,值得我们豁出整个吴家去拼命吗!?如果吴云天活着,他是天才有无尽前途,家族有义务为他出头,这还有情可原。但他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龙虎榜大比的擂台之上!真的非要为了一个死人,去破坏规矩,去冒搭上整个家族的风险??”
“吴老三,你什么意思?云天的死,怎地在你口中,就这么轻飘飘的一语带过么?敢情云天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么?”
“就算是我亲生儿子我也要为了家族的安危考虑!绝不会允许冒这种险!丰海吴家,乃是数十代人辛苦经营的成果,绝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毁于一旦!”
喪屍進化系統
“放你妈的屁,吴老三,我觉得你就是在幸灾乐祸,这般的大放厥词,你的心不会痛么?!”
“就是半点也不痛,我为什么要痛?!现在态势明朗,我只是在说大实话,我吴老三为了家族出生入死多少次?那一次不是为了家族大局考量,你不要死了儿子就胡乱攀咬!”
“肃静!”
吴家家主,吴云天的爷爷,满脸的纠结沉闷。
他也是被几十个后辈吵得头晕脑胀,难有决断。
“瘋”華絕代
从情感上来说,他确实更倾向于干掉左小多,为自己亲孙子报仇,但是从理智上来说,却感觉这么干不行。
九極神脈 醉翁意在
上京吴家都不出手,指使自己家族出手,但凡想深一层,就能看得出来这其中的风险是何等巨大。
心中的仇恨固然在翻腾,但正常的理智却也在时刻警醒。
那种将仇人引刀一快,身心舒爽,念头通达的痛快;与老成持重,谨慎求稳的心态,不断的相互倾轧。
“我说几点。”
吴家主脸色阴沉,道:“上京家族,并非只是让我们做这件事,而是要看我们的态度。上京那边也是会出人的,只不过那边行事谨慎,不会留下把柄。”
“第二点就是,血仇,要不要报的问题。家族的子弟死了,如果家族无动于衷,那么对于一个家族的长远发展,将会有什么影响?换句话说,如果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死在外面了,那么你们自己,是希望家族为你们报仇雪恨?还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这事关家族凝聚力,非止单纯的是非公道!”
众人齐齐一阵沉默。
吴家主脸色复杂变化,半晌才又再次开口道:“第三点才是顾虑,杀了左小多,若是不会牵扯吴家,全无后患,自然是最好,尤其是现在,地下世界都在出手,我们趁水摸鱼,未必就会暴露。但是……”
他加重了口气:“一旦暴露了,吴家就没了!”
“是否能冒险,我们还需要斟酌再三。”
“以上的这几点,说起来也并不冲突。因为任何一件事,都会有这样那样的考虑。这样的事情,家族已经做过很多。但这一次,牵扯到南部长,不得不慎重行事而已。”
“家族要发展,要繁衍,要壮大;某种程度冒险是必然的必须的;但稳妥行事同样必不可少。当双方不能兼顾的时候,只能选择一边。”
“这是一次选择!有关吴家存继的选择!”
吴家主说完这番话,脸上又显得苍老了几分。
毕竟在他的心里,真正占据了主要地位的,还是杀死左小多,但是,却万万不能不为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考虑!
吴家高层,仍旧陷入集体的沉默氛围之中,半晌无人出声。
先前主张报仇的,一脸沉重开始考虑后果;而先前主张沉稳的,却也在考虑思量关于家族凝聚力的问题。
这个问题深深的扎进众人心里的:如果自己死了,或者自己的儿子死了,家族要不要出面?会不会出面?是报仇雪恨?还是大局为重?
如果无动于衷,会不会举家心凉?
会不会?
答案在每个人尽皆心知肚明,自然是肯定的!
但是……还是难选啊!
吴云天的父亲,一脸沧桑的坐在一边。
原本丰神如玉的中年人形象,在儿子死后的这段时间里,星星点点的白发已然布满了鬓边。
他阴沉着脸,仍旧坐着一言不发,但是身上的阴郁之气,却是感染着其他人。
许多人不禁想到,若吴云天是我的儿子,我会如何想,如何做,如何抉择?
“听听年轻一辈怎么说。”
年轻子弟被叫进来。
家族排名最前面的各院天才们,其中在潜龙高武进修的,足足有五六人之多!
“对于针对左小多之时,你们怎么说?”
吴氏家族中,年轻一辈最大的吴泰明确表态:“我不赞成杀左小多!”
身后,吴擎吴毅:“我们也不赞成。”
其他几位少年犹豫一下,也是纷纷表示:“我们也感觉不应该再针对左小多。”
吴云天的父亲有些悲哀的看着家族的年轻一辈,目光落在吴云海身上,看着自己的亲侄子,中年人哑着嗓子问道:“云海,你怎么说?”
“我?”吴云海心下懵然,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想当个隐形人,一语不发。
但是,整个吴家所有中坚力量的眼神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脸上,让吴云海一时间压力山大。
他迅速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慢慢的道:“叔叔,这件事,我觉得可以一分为二来看。”
“第一,左小多在刚来丰海的时候,家族长辈对我们的命令,是交好左小多。那时候我们的确是真心真意与左小多交朋友,包括吴擎吴毅,包括我们在潜龙的所有人。”
“我们都是这么执行的。”
“最初的我们,是很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放弃心中的仇恨,以平常心去接纳一个天才……但是,在彼此已经建立了交情的时候,却被告知,其实家族真正的意思,是杀死他,这对我们而言,是另一重磨砺。”
“我们明白家族的疑兵之计,也明白家族的筹谋考量,但就……我们的情感而言……还是很难接受的。”
吴云海仰着头,道:“我们也不是为了兄弟感情就放弃一切的人,但是……现在阶段,我个人感觉……不宜杀左小多。”
“星芒群山的这场杀局,已经引起了帝国高层的注意,以我们推算出来的赏金猎人人头数,已经超过万数,而且这还仅限于我们的推算,真实到来的实际人数只会更多,实在是太多了,势必会触动帝国高层的警惕线……”
吴云海是这么说的。
吴家的人集体沉默。
吴云天的父亲长长叹息。
吴家家主也是长长叹息。
吴云海想了想,又道:“其实我觉得,叔叔和爷爷,还有各位长辈,在考虑这件事情上,或者有些片面,有点想当然了!”
“这话怎么说?”
“在我看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我们杀不杀左小多,而是我们参与不参与这件事。”
吴云海道:“就现在的状况而言,整个地下世界都在致力猎杀左小多,单就这一层……恕我直言。我们吴家人能够最终成功杀死左小多的可能性,就已经是无限趋近于零了!”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是感觉脸上无光。
但却不能不承认,这句话乃是事实,真的不能再真的大实话!
吴云天的父亲眼睛隐秘的亮了一下,道:“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可以传令让那边的人继续按兵不动。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左小多真的重伤,被我们遇到了……或者被我们抓到了擒下了……等到那个时候,再来商量具体怎么处理,也不迟啊!”
众人都是若有所思,这倒是以不变应万变,进退有据的作法,不失为当前对己最有利的作法。
吴家主:“嗯,暂时就这么定了,先不做决断。”
说罢,他站起身来,背着手,慢慢的往外走。
在经过自己儿子的时候,却是停了停,轻轻摇摇头,走了出去。
……
農家辣妻:渣夫調教成皇 閑箏弄墨
而在高家,一样的争吵激烈。
只不过相比较于吴家,高家最后却是形成了统一意见。
长辈大人们还是争执不下,但到年轻一辈开口的时候,局面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状况。
高巧儿主动站了出来,旗帜鲜明的表示了反对。
“我反对杀死左小多,反对参与悬赏左小多。”
“我们按照家族一开始的指示……与左小多刻意接近,交朋友……”
这段话,与吴云海说的如出一辙,然而接下来的说词,却是大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