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7x扣人心弦的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八章 元空動無量讀書-si2za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上宸天这次施展“倒果为因”之术可谓十分之隐晦,此时悬天道宫之中,大多数廷执对于这等暗中变动都是一无所觉。
唯有坐在最上端的首座道人这时微微抬首,朝前方望了一眼,似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系统带我穿万界 明少江南
不过他没有多言什么。
临阵之战,各种情形都有可能发生,许多策略及诸多预判,都是早就已在开战之前便拟定好了。
有些东西是早有对策的,至于那些事先无法判断的,这就只能依靠临机决断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而在场中,赢冲虽是成功让人撤回后壁,可在稳固阵法,甩脱了负累的时候,却同时抛却了堪称广阔的阵域。
整个阵势已然不及原先的十分之一。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观去,实际上青灵天枝枝节所去之地,其上化开的天域,此刻都可算是阵域的一部分。
可这些想要全部调用起来,就需要青灵生机相辅,此前大部分青灵生机被清穹之气所压迫,几乎就是可阵势脱离了。
但是现在,随着孤阳子三人“倒果为因”,从这等对抗中摆脱出来,就又可以转挪起来了。只是为了能算计天夏一次,所以暗伏不动,仍是维持现状。
尤道人见赢冲决断较快,退的也是利索,也是点头,他望着前方蜷缩成一团的阵势,没有再继续催促人手逼压上去,而是勒令缓顿了一下。
他这是准备在发动最后的攻势之前再稍作一番调整。
他并不知晓此刻孤阳子三人已是从驾驭镇道之宝中摆脱出来了,现正等着他们冲进去,好施展开反击,这只是依据他自身经验做出的判断。
这个判断无疑是十分正确的,在无形之中避免了一次极大的损失。否则三人一旦裹挟青灵天机反击起来,绝然能给天夏这一边造成巨大杀伤。
而在等待之中,自后方到来一面面阵图不断落下,将上宸天让了出来的阵域在逐渐填补起来。
鬩 牆
因为天夏事先一应物事都是准备的很充足,所以最多只需要数天时间,当就能做成此事。
可是尤道人并不准备待此铺满再动,而是打算再调整半刻就发动攻势。
他不是不明白稳固后方的道理,层层推进他当然喜欢,还能减少损失。可他也有必须考虑和受限之所在。
首先依照清穹之气眼下的冲击之势,最多只能维持半天,他没多少时间去耽搁。
而他这里在调整,对面也一样在设法稳固,他既然占得胜势,就不当去给对面太多的整顿机会。
他这时看向前方的大阵,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异样来。
虽然眼前的阵机与此前无甚分别,可总觉得比之前变得沉肃稳当了许多。
鬥 破 蒼穹
这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感应,而是阵中传递出来的气机就是如此,要知道气机可是和主阵之人甚至一些主要得守镇之人都是息息相关的,其人心神之映是可以直接传递到外面的。
照理说上宸天被频频破击,已然逼到了紧守残余之地的境地,哪怕再怎么有信心,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沉稳,这简直比此前守御外圈、中圈之时还要严整。
这等微妙变化,也不是人人都能察觉出来的,也就是他这等一生都在揣摩阵机,钻研阵势的人才能看出不对来,这是实打实的经验判断。
他心意转动了一下,这里面一定是有了什么变故,便一转头,往虚空远端的张御镇守的万曜大阵那边看了一眼,发现那边依旧如常。
他沉吟片刻,对着身边的中年玄修道:“待我向玄廷传一言,”说着,他传音交代了几句话。
中年玄修立刻将此回禀,过了一会儿,他道:“廷上有言,此前说过了,一切交由尤玄尊决断,玄廷会在需要时支援,但绝不插手具体排布。”
尤道人点了点头,他自案上拿起一枚玉符,抖袖甩落了下去。
陈禹、正清、武倾墟此刻三人悬空而立,身外是张扬蔽空,声势浩大的法力气光,只是他们三人,就将后方三十余玄尊的气息灵光都是掩盖住了。
这时天中一道玉光落下,陈廷执投去一眼,沉声道:“符令已是,我等当是攻阵了。”
正清、武廷执二人没有说话,可身上气息俱是一盛,而在下一刻,三人元神俱是从身躯之中浮出,向着前方阵势冲去。
而三人身后诸位玄尊也俱是如此,一道道元神向着阵中飘渡而去。
上宸天诸多镇守玄尊见状,立时严守阵坛,推动阵力上前遮挡,一时可见各种玄机转挪变化,层层涌动。
尤道人见阵机已被牵动,拿起符令,就将一批雷珠投了下去,不过这一次,他却将最后这一批百万雷珠一分为三,只拿一部分掷入阵中。
上宸天阵域虽然舍弃了许多,可不等于阵机元节减少了,阵脉数目也与之前一般,但他不愧时阵道能手,在前面几次攻袭之下,已然摸透了此中阵脉的排布,所以十分准确的轰击在了每一根阵脉之上,立时对阵势造成了不下于之前的打击。
孤阳子等人现在已从驾驭青灵生机之中摆脱了出来,眼下看着这一幕,他们本可以阻止,但是都没有动。
他们所要做的是为了寻找一个机会,设法给予天夏以重创,出手阻碍了一些雷珠,反而是提前暴露了自己,这是没有必要之举。
而就算雷珠轰乱了阵脉,他们三人一旦出手,若是能达成战果,也能再重作梳理。
尤道人这时又打量了片刻,见对面阵势仍旧沉稳异常,丝毫没有之前遭受雷珠攻袭之时的慌促。
他眯眼思忖道:“看来果然是有一些底气了,不过该做之事还是当做。”
他再次一挥袖,案上有两道光虹飞落而下,这一次却是连发两道令符。
陈廷执、正清、武倾墟三人望见其中一道令符,没有再利用元神往侵攻,而是驾起遁光,与三十位玄尊一同冲向了前方已被搅乱了阵机的大阵之中。
林廷执在阵坛之上,见得令一道令符,他便把身前气机一拨,先前倾落在上宸天中的“天一重水”此刻已然积蓄成了一片汪洋,并隐没在后方阵中,现在得此他一引,一时阵门大开,隆隆奔流顺着众人冲撞出来的通路一同往前方阵中涌入。
赢冲见得天夏一重重破阵之势再度涌来,因他已知孤阳子三人已是抽出手来,故他也是不慌,在弥合被搅乱的阵机同时,亦是调运阵力,试图将此水挪了出去,尽管不能解决问题,可能挪去多少是多少。
孤阳子这时言道:“陈禹、正清等辈已入阵中,那些碌碌之辈杀之无用,杀一人天夏便能再添一人,当隔开阵势,设法攻杀这三人,不求诛灭,但去其一,必能挫其锋锐。”
随着一道垂天青幕自上落来,冲在三人所座之地上,只是眨眼之间,三人便已转挪到了大阵之中。
而随着他们来,三人所裹挟的青灵生机也是一同涌入进来,霎时将整个阵势又是铺满。
而有青灵生机支撑的阵势与被剥离生机的阵势,那是完全不同的,得生机补益,青灵天枝上每一根化开的天域都可参与到大阵运转中来,整个天枝上下都是可得贯通,这一刹那间,可见密密麻麻道箓在青灵天枝上显现出来。
阵力这一强盛起来,立时就将闯入阵中的三十余名天夏玄尊彼此单独分割了开来。
陈廷执只觉周围景物一晃,便已是不见了其余同道,而再抬头看去,却见半空之中,孤阳子三人站在前方,身外青光湛湛,脚下皆是法驾云光法驾。
他感应了一下,发现与外间已是断了牵连,元都玄图亦不能唤,此宝能将人转挪出去的可前提是没有其他镇道之宝的干扰,
这主要是因为瞻空道人所制权柄只有一部分,要是执拿全部权柄,那方能试着与之较量一下。
孤阳子打一个稽首,叹道:“陈道友,我两家到此一步,也非我之所愿,既到阵上,便为敌手,得罪了。”
三人决定先杀陈禹,主要是因为陈廷执乃是玄廷次执,若能杀死,对玄廷绝然是一个重大打击。
在此对付敌人,他们连天地大势都无需抓拿,须臾之间就可调来阵力,造合大势压下。
只要对方还是元神修士,那任其法力再高,神通再强也没有用处,除非其人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他们三人及大阵之合力。一旦出手,至多几息之内,就可将其在世之身轰灭。
且这是在青灵天枝笼罩之下,任何人在世之身破散,哪怕是提前自弃其身,都会被青灵天枝枝节顺此延伸过去,找到其神气寄托之地,不会给其再复遁入尘世之机。
不过在此之前,却需先剥去陈廷执身上所执清穹之气,此气不除,就难以以大势压下。
而上宸天这边方才发生生机变化之时,悬天道宫之中自是立刻发觉,钟廷执看了看天中依旧承托在那里的青色天幕,很快反应过来,指着言道:“诸位,此必是孤阳等人重施‘倒转因果’之故技!”
竺廷执道:“先前尤道友认为阵中有异,当就是应在此处了。”
韦廷执神色紧肃道:“此于诸位道友怕是有碍。”
而就在殿中气氛一片沉肃之际,首座道人却是从座上站了起来,所有廷执见此,都是心中一震。
首座道人看向前方,似是一个恍惚之间,所有人见到他背后一个巨大的虚空裂隙升起,像是显露出了一个空洞眼眸。
而在这一刻,天地仿佛静止了下来,那本来隔绝两界通道却是骤然消失了一瞬间,在这刹那间,清穹云海似与上宸天连在了一处!而后他轻轻一挥袖,无量清穹之气霎时撞破那一片青幕阻碍,崩塌倾泄而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