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510章韋浩的計劃分享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李泰请韦浩吃饭,韦浩想了想答应了,毕竟最近李泰表现的还是不错的。
接着李泰就开始联络一些人了,主要是一些侯爷的儿子,而且还都是嫡长子,韦浩也不知道,那些嫡长子怎么都会跟李泰在一起,按理说,他们都该和李承乾在一起的。
韦浩还是在自己的专用包厢里面,刚刚坐下后不久,就有人给过来了。
“见过越王,见过夏国公!”
进来的人韦浩认识,是一个文官侯爷的儿子,叫张琪领,现在在民部当值。
接着来了几个人,都是侯爷的儿子,而且都是文官的儿子,现在也都是在朝堂当值,不过级别很低,都是七八品的样子,靠着老爹的功勋,才能为官。
韦浩一直安静的听着他们说话,想要看看,这些人当中,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的,但是发现,这些人都是在那里吟诗作赋,要不就是聊青楼歌妓,没有一个聊点正经事的。
“姐夫,我的这帮朋友,可都是非常有才华的,可以说是书香门第出身的,你瞧瞧,如何?”李泰看着韦浩,心里有点得意的说道。
“恩,不错!”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夏国公,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看书写诗呢?”张琪领看着韦浩笑着问了起来。
“不喜欢,越王知道我,我不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我喜欢实实在在的东西!”韦浩马上摇头说道。
“诶,你们可不要小看了我姐夫,他虽然是不怎么写诗,但是也是有一些名句出来的,这个你们知道的!”李泰马上看着他们说道。
他们点头附和着,心里有点不屑了,而韦浩也能通过他们的眼神看出来。
“姐夫,这些人,你看谁合适到洛阳去担任一个县令?”李泰继续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扭头看着李泰。
“姐夫,帮个忙!”李泰还是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你问我干嘛?你问父皇去啊,这样的事情我哪能做主?”韦浩马上摇头苦笑说道,心里想着,李泰还是不成熟,哪有这样问的,这让自己怎么回答,说谁合适谁不合适,再说了,就这里这帮人,没一个合适的。
“父皇把权力都给你了,我可是打听清楚了的!”李泰马上反驳韦浩说道。
韦浩听后,再次笑着摇头说道:“我说越王殿下啊,父皇是给我了,但是你说,我敢自己做决定吗?这不是开玩笑吗?洛阳可是天子之滨,还能我做主不成?”
“这,姐夫,你这!”李泰听到韦浩这么说,知道韦浩是不想帮忙了。
“越王,不是我不帮,再说了,他们现在是七八品,还都是在京城任职,现在父皇把洛阳九个县全部提升为上等县了,你说,他们有可能调过去吗?调过去了,能干嘛?会干嘛?”韦浩继续对着李泰说道。
“这,夏国公,我们也是想要跟你学习,都说你担任刺史,下面的那些县令肯定是非常好做的,现在我们都清楚,韦县令可是靠着你,才一步步成为了朝堂重臣,而且还封爵了,听说这次有可能要封侯爵,这次救灾,韦县令功劳甚大!”张琪领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那也是靠他的本事,韦沉调动到万年县县令之前,就是正六品的官员,而你们,级别还低了一些,想要破格提拔,一个是需要你们父亲去找人,另外一个就是需要父皇的许可,这点,我这边是真的帮不上,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今天是越王情况,咱们聊聊其他的事情!”韦浩笑着说道,不希望聊个话题。
这些人,韦浩一个都看不上,他们连吏部那边都通不过,更不要说在自己这边能够通过了。
“行,姐夫,那发财的事情你可要带我!”李泰马上盯着韦浩说道。“就知道你这顿饭不好吃!”韦浩笑着看着李泰说道。
“那,不请你吃饭,你也要带我赚钱,大哥因为你赚了那么多钱,我这个做弟弟的,你就不能厚此薄彼啊!”李泰继续笑着说道。
“成,带你,肯定带你,但是现在,不要问我具体的,我现在是真的不能说,我只能说我会带你!”韦浩点了点头,对着李泰说道。
“那就行了,有姐夫你这句话就成,到时候也带带我这帮朋友!”李泰看了一下那些人,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说,接着李泰和他们聊着。
没一会,饭菜上来了,韦浩也不怎么喝酒,而他们那帮人喝完后,就在那里聊着诗词歌赋,韦浩压根就听不进去,只能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关键是听着也不成,他们还喜欢找韦浩来评论,韦浩心里厌烦的很,自己都不会,评论什么?自己也没有发展这个技能啊。
每次韦浩都是说好,意境好,用词好,然后不说了,好不容易吃完那顿饭,韦浩下楼上了马后,苦笑的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样的饭局自己以后打死也不参加了。
李泰还是真的没有成熟,就这样的人,能够成什么事情,都是一些书呆子,对外宣称自己是文化人。
回到了府上后,韦浩脑海里面还是想着粮食的事情,如果让那些胡商把粮食送到吐蕃去,那真是太失败了,想想韦浩感觉不对,就出门了,前往房玄龄府上。
韦浩派人打听清楚了,房玄龄中午回来了,韦浩刚刚到了房玄龄府上,房玄龄和房遗爱可是亲自来大门口接韦浩。
“见过房相,你这样,让小子以后都不敢来了!”韦浩看到他出来,连忙拱手说道。
“那不行,你也不打听打听,谁不盼着你韦浩来拜访,你小子这几年,除了开始封爵的时候会到其他人府上去坐坐,平常你去过谁家,当然,你岳父家除外!”房玄龄拉着韦浩的手,对着韦浩笑着说道。
“看来是我失礼了!”韦浩马上回答说道。
“那不是,知道你小子懒,能不动就不动的主,走,进屋说,这两天正好,我去酒楼买了一些寒瓜,还是托你的父亲的面子,买了50斤,结果你爹给我送了200斤过来!”房玄龄拉着韦浩的手,就往府里面走去。
“这,哪能让你买啊?”韦浩马上苦笑的说道。
“开玩笑,如果送,你能送的过来?多少人要送的,这样很好,就是买,要不然,你府上的那些东西,就要被大家给分发干净了,谁不知道你府上有好东西!”房玄龄对着韦浩说着。
很快就到了书房这边,房遗爱很吃惊,一般房玄龄的书房,可不是谁都能去的,有的时候,当朝的六部尚书到了房玄龄家里,都未必能够进入到书房,但是韦浩一过来,房玄龄就请到书房去了。
“二郎,去,让下人切寒瓜,还有其他的瓜果,也都送上来,另外,点心也送上来!”房玄龄对着房遗爱交待说道。
“好嘞爹!”房遗爱马上出去了。
“房遗直还没有回来?”韦浩看着房玄龄说道。
“没呢,我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怎么安排房遗直的,其实我是希望他跟着你的,但是陛下不让!”房玄龄叹气的说道。
“房相,你可高看我了,跟着我有什么用?现在啊,房遗直就该到地方上去,尤其是人口多的县,我估计啊,父皇估计会让他担任太原县的县令,在太原那边也不会待很长时间,估计最多三年,然后会调动到万年县这边来担任县令,父皇很重视房遗直的,而且,房遗直也确实成长非常快,陛下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接替你的位置!”韦浩说着自己对房遗直的看法。
“哎呦,如果是这样,那就托你的福,我就是希望他,能够好好为官,不要欺辱百姓,不要违法乱纪,其他的,我真的不奢望,这孩子我知道的,性格沉稳!就是书生气重了一些,不管从去建设铁坊后,我也发现了,确实是变化很多,也圆滑了一些,但是内心的那份书生气还在!”房玄龄接着笑着说道,心里对于房遗直是非常满意的。
“恩,所以说,父皇会磨炼他!”韦浩认同的点头说道。
“对了,慎庸啊,今天过来,是有事情吧?八成是和粮食有关!”房玄龄对韦浩笑着问了起来。
韦浩站了起来,对着房玄龄拱了拱手,接着感叹的说道:“要不说你是房相呢,这样的事情都能够预料的到!”
“哈哈,我不是预料,我是知道你的性格,你呀,一心只为大唐,看到大唐的粮食要卖出去,同时想着现在粮食涨价,百姓们需要花更多的钱买粮食,你心里就是不舒服,你就想要把这件事给弄下去,是吧?”房玄龄摸着自己的胡须,笑着问韦浩。
韦浩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房相就是房相,没错,你知道,我在几年前就算计着要逐步瓦解边境那些国家,现在好不容易来了机会,这次的雪灾,让那些国家粮食出了问题,而我们现在,在边境施粥,就是为了拉拢人心。
等我们大唐的军队杀过去的时候,那些百姓不会起来反抗,这样,我们就能够长久的控制这些地方,而现在,吐蕃那边想要买粮食回去,他们也是为了收拢人心,提升士气,这样的机会,我们真的不能给他们!”
“是啊,我也知道,陛下也清楚,但是慎庸,你考虑过没有,我们是天朝上国,陛下是天可汗,不援助他们粮食,我们能够说的过去,因为我们也遭遇了大雪灾,但是如果不卖给他们,就说不过去了,到时候边境的那些国家,就会对大唐感到心寒,这样,也得不偿失,你考虑过没有?
如今,我们需要稳住周边的那些国家,我们大唐也需要积蓄实力,现在我大唐的实力可是一年比一年要强悍很多,每年的税收,都要增加许多,这样能够让我们大唐在短时间内,就能快速积累实力,所以,陛下的意思是,粮食让他们买去,先发展先积累实力,两年时间,我相信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大军远征吐蕃和吐谷浑!”房玄龄看着韦浩说着朝堂这边的考虑。
“房相,你说的那些我都懂,所以我没有去找父皇,我知道父皇就是考虑这个,今天我来你这里的,我就是私人来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破坏这次吐蕃买粮食的计划,不要动用官府的力量!”韦浩看着房玄龄小声的问道。
“不动用官府的力量?”房玄龄听后,非常震惊,接着就看着韦浩。
“都说房相在谋划方面天赋惊人,所以我今天就过来请教一番!”韦浩接着拱手说道。
“恩,慎庸别人这么说行,他们说,我还能笑呵呵的应承着,但是这话,你可不能说,你的本事我知道,不过,你说的这个想法,到时可以,但是,如果在我大唐境内让他们买不成粮食,也不妥啊,慎庸,此事,不可为啊!”房玄龄摸着胡须,脑海里面分析了一下,摇头看着韦浩说道。
“如果借用吐谷浑的势力呢?”韦浩接着问着房玄龄问道。
房玄龄一听,马上坐直了身体,盯着韦浩:“说说,具体说说!”
“房相,你看啊,他们需要运输粮食到吐蕃去,但是快靠近吐蕃的这块区域,也就是在吐谷浑边上,房相,这批粮食,我宁愿给吐谷浑,也不想给吐蕃,因为吐谷浑实力比吐蕃差远了,如果吐谷浑拿到了这批粮食,还能恢复一些实力,能够继续和吐蕃打,这样还能消耗掉吐蕃的实力,所以,我想要借用吐谷浑的实力,但是这个是不是需要边境将士的配合?”韦浩看着房玄龄就说出了自己大致的计划。
房玄龄此刻站了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面走着,想着这件事。
“反正我感觉可行,但是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父皇会不会同意这样的计划?”韦浩看着在那里踱步的房玄龄问道。
“能成,应该能成,陛下也会答应的!”房玄龄扭头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一听,也笑了起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吐蕃遇到你啊,也是倒霉!”房玄龄笑着坐了下来,指着韦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