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al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重啓全盛時代 愛下-第一百六十四章、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看書-zoqix

都市小說 , , 0 Comments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正常情况下,和王太卡聊天是一种享受。
就像是听故事一样,王太卡经历的很多,所以有很多新奇的事情,总是能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忍不住听下去。
巧奪君心,本宮誓不為後
这些经历真的是宝贵,王太卡仔细想了想,自己和很多人的关系最开始拉近,都是因为王太卡讲了一些故事,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于是慢慢的就有话题了。
充儿也喜欢王太卡这一点,和王太卡在一起就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他繁杂的经历如果著书立传,想必是精彩极了。
美好的一餐,真的很开心。
王太卡和充儿回到家,充儿的东西已经送过来了。大猪一脸呆相的看着呢。
“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王太卡说道。
大猪点点头,这才离开。
“我来帮你收拾一下吧。”王太卡回过头对充儿说道。
充儿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就好。就是些衣服什么的,我自己可以。”
特種黑道 微型螞蟻
王太卡坏笑:“什么衣服?”
“下流!”充儿瞪了王太卡一眼:“所以不能让你看,明明没有什么,都要被你琢磨出奇怪的东西来。变态十七!”
王太卡哭笑不得:“好了,不闹了。既然你这样,那我先出去一趟,正好有点事要解决。”
“嗯,好,早去早回,等你回来吃晚饭。”充儿笑了笑,然后懊恼的拍手:“呀!说好了买拉面的,忘记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没事,我回来顺便带一些好了,没事的。你有特别偏爱的吗?告诉我。”王太卡说道:“哎呀,糊涂了,为什么要吃拉面呀?在我眼里,这可不算什么正式的食物。今晚吃点别的吧,我想吃牛肉拌饭了。”
充儿点点头:“我也想吃。”
“呀,你真的是……好吧,我会买回来的。”王太卡换了一件外套,然后离开了家。
充儿看了看王太卡穿的那件外套,低头想了想,然后像是没事人一样开始整理行李。
王太卡则是离开家,开着车直接上路,然后打了个电话。
电话随后接通,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
寵寵欲動:老婆,劫個婚
“喂,哪位呀?”
“黄秘书,或许你没有备注我吗?”
快穿逆襲:男神,別跑!
“哦,怎么样?要惩罚我吗?”
“我去哪找你?”
“嗯,忠武路附近有一家西餐厅,我在这喝下午茶。”
“哦,上次你去的那家吧。”
“是的呢~!”
“我马上到。”
“快一点,过时不候呦!”
“呀,喂?挂我电话,真的是……”王太卡开着车直奔目的地。
三國之將神 畋於野
西餐厅里人不多,这里环境幽静,适合谈事情。
開掛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 圈地養膘
帕尼其实只是恰巧在忠武路附近而且,听到王太卡的邀约,才说了这个地方。要不然在外面也没办法见面。
点了一杯咖啡,帕尼在位置上等候。
没过一会,王太卡进来了,四周看了一圈,然后走过来:“不晚吧?”
“正好。”帕尼笑道:“应该怪他们太慢,我的咖啡还没有上呢。抱歉,没有给你点。”
“不用,我其实并不喜欢高档的咖啡,太苦了。加糖又损伤了咖啡的味道。还不如速溶咖啡,互相敷衍罢了。”王太卡挥手叫服务生:“苏打水,谢谢。”
帕尼看向王太卡:“为什么忽然找我?什么事?”
王太卡眼神有些躲闪,问道:“最近忙什么呢?”
“忙着应付记者。上次见完面,你是痛快了,我可惨了。现在不管到哪,记者问的全都是和你有关的问题。最近可心烦了。还要记着你的习惯,害怕以后穿帮。我太难了。”帕尼笑道:“主要你的毛病太多!”
王太卡说道:“这就是没有给我点咖啡的原因吧,知道我不喜欢喝。”
被戳穿了,帕尼也没有不好意思:“聪明呀。”
说实话,和帕尼这样的女生在一起,还是挺舒心的。当然前提是你要驾驭她,否则就是空谈。但是如果她信服你了,那么帕尼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伴侣。
虽然如此,王太卡还是没有犹豫。
昨天的醒悟,还不晚。王太卡知道自己亏欠,但是进退两难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周旋的余地了。
而且……充儿给自己留着脸,那也不能给脸不要脸。欺骗一个心心念念想嫁给自己,和自己结婚的人,那也太……
王太卡虽然心有遗憾和不舍,但是却没有不甘。
“黄秘书……”
“嗯?”帕尼看向王太卡,知道这是有话要说。
“我们,重新定义一下彼此吧。”
“嗯?”帕尼错愕的看着王太卡,她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着王太卡的表情不像是玩什么情趣套路,更不是开玩笑,她才明白是真的。
“哦……好呀。”帕尼点点头,没有犹豫和拒绝。
王太卡看着帕尼,他本以为帕尼没懂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帕尼那个难以形容的礼貌笑容,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明白帕尼是知道的。
但帕尼这样,也太冷静了。
“说真的,我还以为,这句话是我先说的。”帕尼笑了,有些半开玩笑的懊恼说道:“呀,真的是不甘心,怎么也得是我把你舍弃才行,要不然像是一个被抛弃的悲惨失败者,这一次是我输了呢,太卡xi。”
王太卡摇摇头:“是我的问题,错误是我。只不过浪费你……哈,这么说太矫情了,算了。”
帕尼却笑了,说道:“嗯,果然事情发生在不同人身上,感觉是不同的。看到你和Victoria矫情,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心。但是看到你现在对我这么简单明了,又觉得不够隆重了。”
王太卡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用为难,早就说好了,就是怕这样的。其实我想到了,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块。不过很好,也算是帮着我下决心了。”帕尼笑着说道:“要不然我还真的会愧疚。现在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祝幸福了。喂,你们不会是因为快结婚了,所以这样的吧?”
王太卡摇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亏欠……对不起,我似乎没有资格在你面前说……”
“别,别说了,你亏欠允儿,所以这么做,然后补偿她,这很对。但是呀……”帕尼抿嘴笑着:“但是你不亏欠我,毕竟之前我就说明白了,我只是把你当成免费的男公关而已啦。别误会啦!”
王太卡露出惨淡又荒唐的笑:“嗯,服务结束。”
“零分,我不喜欢,所以你被我放弃了。”帕尼站起身,说道:“这样才对嘛,我舍弃掉你了,因为我玩腻了,倦怠了。哦,一会的咖啡你喝吧,费用你也结一下。还有……”
充錢的抓鬼遊戲
帕尼盯着王太卡看,努力掩饰着感情之后,眼里只剩下空洞的黑暗:“这件外套别穿了,是我送给你的。我不要回了,毕竟今天有些凉,不穿外套回去感冒的话,就不好了。不过以后也别穿了。丢掉最好,不是赌气,是真的。别给以后的幸福生活埋下伏笔,那样就没意思咯。”
王太卡点点头:“我知道了。”
帕尼睁大眼睛,停了一会,等眼睛再次干涸,这才继续用逐渐变低的语调说道:“忘了问,以后如何相处呢?”
王太卡:“除了不能负一度接触,其他的照旧吧。我也是真的当你是亲故。我……阿一古,这话说得,太无耻了。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还好,还知道无耻,这代表还有救。”帕尼笑着拍了拍王太卡的肩膀:“以后,就算好闺蜜吧!”
王太卡茫然的看向帕尼:“闺蜜?”
“是呢。”帕尼笑了笑,最后深情的看了王太卡一眼,然后先转头后移目光,像是做了什么交接,再或者是斩断。
“以后要好好对允儿。那么……下次见!”帕尼不再看王太卡,直接迈步离开。
王太卡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没有去挽留。耳边剩下帕尼走路时,高跟鞋迈步的脚步声。
道緣浮圖 煙雨江南
“哒哒哒。”
最后,听着这高跟鞋的声音一点点变小,然后汇入更多的脚步声中,最后消失在整个嘈杂的世界里,王太卡才开始继续呼吸。
而后,只听王太卡瘫坐在沙发椅上,嘴里喃喃念着郑愁予的诗: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田園乞丐婆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注:本诗为宝岛诗人郑愁予于1954年创作的现代诗《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