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mw1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世界末日熱推-fn8gm

其他小說 , , 0 Comments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好了好了,下次……下次再补上……成么?”
次日,宋亚看向近在咫尺的前妻脸庞,可怜巴巴,奄奄一息地挣扎着把一万分不想说的话说出口,“就当我欠的,先欠着,等我身体好些再……”
如果不是实在快不行了……马上要散架的感觉。
“嗯~”
玛丽亚凯莉喉咙出发出不满的咕哝声,“哼~”按住男人胸口噘着嘴爬起来,“真烦人……”
还是一点都不知道体贴,而且又胖了……宋亚暗自吐槽。
旧梦重温很美好,前妻也仍然很美,生完小雷加后身材更是熟透了,就是膀子和上围愈发有点膨胀的趋势,挽救还来得及,“呃……再忙也别忘了保持身材。”知道得罪人,但这种话现在除了自己估计没人敢对她说了。
“讨厌。”
果然挨了一蹄子,她坐到化妆台前,边自恋地打理发量奇多,像母狮子一样的蓬蓬头,顺手将不知道是雪琳芬还是艾米的梳子、卸妆水等小物件丢进垃圾桶,“追我的人多得很,地产大亨……”
“护工。”
“什么护工?你以为我没人要到会去找护工?!”她大怒。
“我说把护工叫进来,我下去逛一圈。”
昨晚这边没做什么准备,今天的派对继续,楼下还有一大帮贵客,宋亚虚弱地说道。
“哦。”她拉开主卧门,“老头……”对老麦克交待把护工叫来。
“你今天需要多休息,APLUS先生。”
其实最近他上轮椅已经不需要护工帮忙了,但现在全身没力气,“不用,我随便逛逛。”护工看他憔悴的样子好心提醒,但哪里知道他再在卧室里呆下去,人估计都要没了……
操纵轮椅还没问题,二楼楼梯靠墙的侧面已经安装了像传送带一样的自动下楼装置,他把轮椅卡好,按下电钮。
大厅里都是西装革履的贵客,大都来自古典音乐界,芝加哥交响乐中心已经开始翻修工程,大概一、两年内都无法使用,芝加哥乐团还有市民乐团等机构都暂时转移到了高地公园内的斯坦斯音乐学院,很近,本来芝加哥交响乐团就有夏天来这边参加拉维尼亚音乐节顺便避暑的传统。
古典音乐人还是很矜持的,抬头看到他下来也无非礼貌地打招呼,“巴伦博伊先生呢?”宋亚问。
有人手一指,巴伦博伊和同伴们正围在钢琴前,聚精会神听一位东亚裔面孔的十来岁小胖墩弹奏,好像是六十年代金曲世界末日‘The End Of The World’的钢琴伴奏?
巴伦博伊他们目光中流露出欣赏,小胖墩明显实力极强,一首流行乐被弹得无比流畅婉转,就是表情管理差点意思,自我陶醉地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头发甩来甩去,像个傻子一样。
穿着白色晚装的艾米皎皎动人地站在他们身边,看到自己,立刻凄苦地把脸扭到一边,她当然知道前妻昨晚和自己住在一起。
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太阳为何依然照耀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海浪为何拍打着岩岸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难道它们不知道这是世界末日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 more
因为你不再爱我了
原来大家刚才在拱火好莱坞女星唱歌,艾米起嗓,也许因为身边都是超级高手,歌也不难唱,她今天演唱水平随之水涨船高,情绪更是特别到位。
宋亚听出了她歌声中的哀怨,轮椅停在原地,笑容敛去,什么叫最难消受美人恩,也许现在自己的处境正不外如是了。
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哈姆林刚刚打着哈欠从长途大巴上下来,这儿与加州的圣迭戈仅相隔二十公里,为了出其不意,他并不打算从新墨西哥州那边的米墨口岸入境。
“Taxi!”
蒂华纳是墨西哥第四大城市,很繁华,如果简单将口岸两侧街景做对比,不知道的人甚至会误认为这边才是更发达的米国,人多就自然很便于临时藏身,他在这边早就准备好了‘避难所’。反正准备回去投案了,不用再过于小心翼翼,走出长途车站,叫了辆出租车直奔那里。
“谢了,再见。”
付过车资,他在一间漂亮的独栋HOUSE前下来,从门口的砖头下面拿出藏好的钥匙,开门入内。
“呼!”
做出回去投案的决定后,倒格外有种即将结束漂泊的感觉,他将嘴唇上的假胡须撕掉,随手从冰箱里拿出啤酒,美美喝了一口。
‘当红双栖明星、富豪APLUS昨日与司法部门达成了一项有关非法交易罪的庭外和解,预计将缴纳高达七百八十万刀的罚金。’
这边的英文台嗅觉很差,新闻主播一副为APLUS抱不平的口气,哈姆林笑了笑,将满是污渍的廉价衬衫脱下来随手丢到地上,走进浴室。
泡了个逃亡途中根本无法享受到的澡后,他换上精致的高档衬衫,西装,昂贵的表和袖扣,对镜仔细打理,以前那个叱咤风云的大律师形象又回来了,皮肤还被墨西哥的烈日晒成了完美的古铜色。
表盘指针显示已经是下午了,他将存着真护照等物品的公文包收拾好,去车库掀开灰腾腾的帆布车罩,一辆漂亮的银色宝马露出真容。
“唉!”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以后只能在新墨西哥穷乡僻壤的老家继续当一名有过污点的辩护律师了,幸好剩下的钱还够开间自己的小律所。
他坐进去,发动汽车,打开收音机。
Why do the birds go on singing
鸟儿为何依然歌唱
Why do the stars glow above
星星为何在天上闪耀
Don“t they know this“s the end of the world
难道它们不知道这是世界末日
It ended when I lost your love
当我失去了你的爱
这边应该已经能收到圣迭戈的米国当地广播台了,他随手切换,然后检查车况,准备等下开着过境。
‘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总裁迪莱今日早间因多项非法内部交易、融资欺诈和商业诈骗罪名被捕,该网站原预计于上月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
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一条快讯,哈姆林瞬间呆滞,“SHXT!”半晌后才回过神来,他骂着脏话推门下车,又重新脱起了衣服。
抗戰特種狙神 板栗餅
‘嘭嘭嘭!’车库门突然被人敲响,“有人在里面吗?我听到声音了,我是房东!”
确实是租给自己房子的房东的声音,“有事吗?”他像被人施了定身咒,换了个口音隔门问道。
“你拖欠了水电费,还有物业……”
“OK,OK……”
他取出钱包,将车库门打开。
墨西哥房东反而不说话了,他脸色惊慌地一步步往后退。
哈姆林注意到他的动作后什么都明白了,绝望得好像世界末日来临,双手无力地垂下,几张绿色米刀飘落地面,“我该早点做选择,对吗?”他喃喃自语。
“哈姆林先生,我是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探员,这位是OFAC(外国资产控制局)和DEA(米国禁毒局)的反洗钱部门探员,还有我们的墨西哥同事……”
突然从车库门两侧涌出许多人,有便衣也有墨西哥当地制服警,“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
“哈!哈哈哈!”
哈姆林反而瞬间松了一口气,癫狂地大笑着乖乖任由对方将双手反铐,“我还以为出现的会是黑帮。”他苦中作乐。
没人回应,“你有权保持沉默……”
I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I wonder
当我清晨醒来纳闷着
Why everything is the same as it was
为何一切如常
I can“t understand no I can“t understand
我无法了解,我真的无法了解
How life goes on the way it does
生命怎会像往常一样运行
“我要见律师!我有权见律师!”森尼韦尔当地警局,同样被拷住的迪莱不停高喊着。
鳳凰花鬼
“你的律师来了。”警员推开门,抱着一大叠文件的秃顶中年油腻男走了进来,“你好,迪莱先生,我是指派给你的援助律师,呃,是一桩金融诈骗案对吗?”
油腻男挑了半天,才抽出迪莱案子的文件夹,铺开,“让我们从头过一遍。”
“我的私人律师呢?”
这种混日子的小律师能帮自己打赢官司才见鬼了,迪莱不客气地问道。
“你破产了,迪莱先生,已经请不起那些人……”
油腻男回答。
“不可能!你知道我身家多少吗?混蛋!拿计件报酬的烂咖!”
迪莱暴躁地辱骂对方,“你以为我不懂你们这行当!?我手机里存着不止十个这边大律师的电话号码!”
“呃……你确实有权向法庭申请换掉我迪莱先生,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换!滚出这里!你不配向我提什么建议!”
迪莱把对方直接骂走,油腻男出门前,文件夹里有张纸片飘落下来,他看到是自己接受前线杂志的专访剪报,大大的‘行业细分网站领域的硅谷新势力,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总裁迪莱专访’标题,配图是戴着阿美利加音乐网站Logo棒球帽,从显示器上方探头出来的自己。
“啊!”
那自信而爽朗的笑容好像穿越了时空在自己嘲笑自己,迪莱痛苦的大叫一声,“啊呜呜呜……”
花薰香
他嚎啕着不停扭动身体挣扎,手铐被弄得越来越紧,钻心的痛,“有人吗?我要出去!别再找人敷衍我!我要请最好的律师M-FXXK!我可以签对赌协议!只要帮我打赢官司拿回我的网站,他们可以按比例分钱,那是家起码价值四亿刀的网站,四亿!”
盜途 牽魂指
“小心,小心。”
新墨西哥,吉米推着轮椅,将刚刚出院的哥哥古德曼送回那间藏身的房子,“别开灯!”古德曼不发病时神智和身体都没问题,一进门就敏捷地站起来,蹿进杂物间里,找到铝箔纸把自己全身裹起来,然后才解脱般的长舒了一口气。
“迪莱被捕了,哈姆林好像也在墨西哥被捕了,卡尔伊坎出卖了你们。”吉米说道。
“别管他们了。”
夫色撩人:眾寵小嬌妻
古德曼双目中露出狡黠的光芒,“你偷了我的东西,你也向APLUS出卖了我,吉米。”
“我……对不起。”
吉米低头道歉。
名門貴少:小嬌妻寵你上癮 顧西
“哼!从小到大你总是最蠢最拖我后腿的那一个,现在又要我来为你擦屁股!钱……全没了妈的。”
古德曼裹着铝箔纸坐到沙发上,仿佛又拿回了金牌律师的自信,“给APLUS打电话,我手里还有一些有力证据,他不放过我的话我就要……”
“我觉得他会放过你的,他没再对你做什么。”吉米提醒,“我们也没留下他的钱。”
“你还好意思提钱!?给他打电话!”
古德曼突然爆吼,“不要在这里!我电磁过敏不知道吗!?你想害死我?去隔壁房间!不要开收音机!”
Why does my heart go on beating
我的心为何仍在跳动
Why do these eyes of mine cry
我的双眼为何在流泪
Don“t they know this“s the end of the world
难道它们不知道这是世界末日
It ended when you say good-bye
当你说再见的时候
宋亚静静听艾米唱完,和大家一齐鼓掌,眼前又出现另一只芊芊素手,“吉米找你。”斯隆将手机递过来。
“我会放过你哥哥的。”
宋亚听完吉米畏畏缩缩两头为难的传话,冷冷的说:“以后永远不要在新墨西哥以外出现,也永远不要和我有任何交集,如果被我发现违反了这两点……你知道我的性格吉米。”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APLUS……呃,你重新看法考书了吗?”吉米心存侥幸地试探。
“也包括你,吉米。”宋亚无情的把手机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