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五百九十八章 燾濤江水四海一讀書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崔宏微微一笑:“阿浩在看守万人时,听她说过,先帝晚年,因为服散和身体的原因,远离女色,更是难有子女,唯一服侍他的,也只有万人了,他曾经半开玩笑地对万人说,此生宏愿,就是饮马长江,一统天下,完成苻坚也没有做到的伟业,因为,在南方,有他的好兄弟,也是最强的对手刘裕。所以,他希望他如果有孩子,都可以以江水为名,是男孩,就叫焘,是女儿,就叫涛!”
拓跋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拓跋焘,拓跋涛,这名字好,我现在没有子嗣,如果此生我无子,那就以他为我的继承人!”
安同的眉头一皱:“只是这万人的出身…………”
拓跋嗣摇了摇头:“我母后被父皇赐死后,按汉人的风俗,让我转让慕容皇后为嫡母,我想,此事也照此办理吧,万人是父皇的侍妾,就算外界以为这个生下的孩子是我的,恐怕以中原的伦理道德,也难以接受,到时候,我会给这个孩子找个嫡母。现在我的侧室独孤浑氏,多年来一直侍奉我,却是膝下无子,我想,到时候让这个孩子认她为嫡母,对孩子,对万人都是个保护。”
安同和崔宏对视一眼,齐声道:“太子殿下深谋远虑,我等附议!”
拓跋嗣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拉上了两人的手,正色道:“这次我能报得先帝大仇,得登大位,全赖二位,还有忠勇的各部大人,汉人文臣的支持,接下来,我们要迅速地追捕捉拿黑袍和贺兰敏一党,永绝后患,然后对外暂时息兵,对内安民,稳固统治,先帝未完成的大业,希望各位和我能一起完成。”
熱門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五百九十八章 燾濤江水四海一讀書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黑山烽火台的方向,喃喃道:“贺兰敏,黑袍,你们逃不掉的!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要你们血债血还!”
可是他没注意到的,却是万人和崔浩在一边,看到他们的神色,终于长长地吐了口气,万人低声道:“这次你们父子助我脱罪,我也会保守你出手弑君的事,公子,我们以后还有的是合作的机会。”
崔浩淡然道:“所以,我们得早点除掉贺兰敏,只有她死了,我们才能真正地安全。”
万人咬了咬牙:“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家会这么快地改变立场,甚至主动出卖黑袍国师?难道你就不怕他公布当时的事吗?”
崔浩微微一笑:“放心,黑袍是绝对理性的人,我们家改变立场是因为拓跋珪早作布置,留给了拓跋嗣足够反击的能力,换了谁来也不可能翻盘,与其跟着拓跋绍一起送死,不如保住自己,以图后继。不管怎么说,我留下了你,留下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有以后改天换地的可能。我想,后面黑袍再来的时候,仍然会选择跟我们合作的。”
万人微微一笑:“我们卢家这回,也有机会得以复起,崔卢之间的联盟,牢不可破,我父祖们没完成的壮志,注定会在我,还有我的这个孩子身上完成。”
崔浩点了点头:“我会助你们母子这一臂之力的,如果我是黑袍,现在会除掉贺兰敏,断掉所有在北方的联系,回到南方静待时局的变化。”
万人轻轻地“哦”了一声:“公子真的这样想吗?”
崔浩有些意外:“贺兰敏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留着她对自己会有风险。现在连拓跋绍都死了。”
万人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也许,会有让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意外发生呢!”
崔浩看了一眼远处的广场中央,拓跋绍的脑袋已经被从啃得几乎只剩一个骨架子的尸体上枭下,插在了一个宿卫军士的长槊顶端,所有还聚集在那里的人军士们都发出了一阵欢呼,他勾了勾嘴角,看了一眼万人的肚子:“万人,你跟拓跋绍,究竟有没有过真正的爱情。我当初忍痛送你去侍奉拓跋珪的时候,可是说过绝不允许你对拓跋氏产生真爱的,你这辈子心里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
万人看着拓跋绍双眼紧闭的脸,眼中泛起一丝泪光:“到了最后,他还是没有出卖我,要是他把跟我有私情的事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释。”
崔浩摇了摇头:“你说实话,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那天我们…………”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收住了后面的话。
万人幽幽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只有天知道!”
黑山,烽火台。
贺兰敏无力地瘫坐到了地上,南边的平城那里,腾起了五道烟柱,三黑二白,而草原上似乎有几千上万的骑兵正在飞快地向着烽火台的方向奔驰,拔拔部的鹿角大旗冲在最前,清楚中见,而在大旗之下,一员大将,手持黑槊,当先而驰,即使是隔了十余里外,在这个位置,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陶渊明冷冷地说道:“现在你信了吧,地使丙,如果不是我们在城里的朋友报信,只怕你这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
贺兰敏哭道:“绍儿,我的孩子啊!”
陶渊明叹了口气:“地使丙,节哀吧,起码你还活着,只有活下来,才有报仇的机会,你不会以为于栗磾和拔拔部的兵马是来迎你回去当太后的吧。还是说,你想不管不顾去拼命,然后跟你儿子一起,悬首城门呢?”
贺兰敏咬了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转头看着陶渊明,恨声道:“为什么主公这样安排?为什么要放弃阿绍他们,有可以夺取皇位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尽全力争取?!”
陶渊明冷冷地说道:“从头到尾,一直给了你们机会,问题是给了你们机会不中用啊,所信非人,所托非人,最后给人算计而不自知,如果不是神尊安排了贺兰部举烽,让你出来,只怕连你也会送进去。你应该感谢神尊才对,这次的事给你弄砸了,按组织的规矩,本来应该处死你才是!若是你想留在这里继续等下去,那随便你,可我不会继续留下来陪你啦。”他说着,转身欲走。
贺兰敏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透出一股坚毅:“带我去南燕,我要亲自问问神尊,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