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wmd精彩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txt-第700章 散兵相伴-m1l3e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9月25日,黄州。
摸过来的散兵穿的不是宋军常见的绯色战袍,而是绿色的短打扮,在草丛里弓身走着,远远看过去还真不打眼,一直近到百多步外,才引起了元军的普遍注意。
黄顺紧张地盯着他们,正思考着他们在搞什么诡计,就见草丛里唰唰站了二三十人出来,举枪朝这边劈里啪啦地打了过来。
“啊……啊啊!”
虽然滑膛枪准头不好,但好枪配好手,对着一整片人墙打,命中率还是相当可观,元军阵线中当即就有不少人应声而倒。
鸟枪威力不强,中弹的大多伤而不死,但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只要伤到就没法参加下来的战斗了,事后伤口感染也很难救回来,当场发出的惨叫对队友的影响反而更大。
射完一轮的散兵立刻向后退去,装填了起来,而很快又有几十人站了起来,再次打出了一轮铅弹,然后就是第三轮。等第三轮打完,第一轮就装填完毕又起身了。
神域進化
元军士兵接二连三地倒下去,其余人受纪律约束却没法反击,只能眼睁睁看着队友倒地哀嚎,这无疑是非常伤士气的。整道阵线出现了散乱的征兆。
黄顺看得目瞪口呆:“火枪兵还能这么用?”
当初他在边居谊手下的时候还没见识过这一招,也不怪他,因为这是边居谊来黄州之后招募游侠猎户才练出来的。其实一开始也是被迫的,这些好手桀骜不驯,在队列里很不合群,干脆就编成了“锐士”当散兵使用,结果用着用着发现效果还不错,现在正是发掘出了阵前骚扰这一招。
其实这招在古典战争中还挺常见的,两阵正式交战前总是要派小股队伍相互骚扰的。不过进入火器时代之后,军伍对纪律性的要求大大提升,而且远程火力也大增,这种骚扰很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就从如今的军队中消失了。没想到居然现在又有人玩了出来,效果还不错。
“砰!”
突然一声格外响亮的枪声传来,黄顺一个激灵循声望去,就见自家右边刘统制的队伍中有一股硝烟冒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前排士兵忍耐不住,掏枪对前面打了一枪。
黄顺眉头一皱:“老刘怎么带的兵……我*!”
“砰砰砰……”
又一阵硝烟冒起来,不少士兵受了第一声枪响影响,也开枪了。枪声先是稀疏,后越来越密集,最终响了一大片。但由于是无令自行开枪,开枪时机前后不一,导致队伍的混乱程度一下子大为加剧。
可这样的混乱射击却并未取得多大的战果。宋军锐士们一直保持着百多步的距离,又分散在野地间伏低了身子,因此并没有被打到多少。
元军后阵的贺明和哈吉大怒,派出亲兵骑马赶往前阵弹压队伍,喝令各部军官恢复秩序。可这样一来就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你们这些一钱汉、两脚羊,赶紧都给我站稳了——”
“呜——轰轰轰轰轰轰……”
趁元军整队的功夫,对面宋军突然响起一声长号,草丛中的锐士们闻声就齐刷刷卧倒在地,然后炮兵趁机来了一轮急速射,对着因混乱而很好瞄准的刘家军阵射来。
炮弹接二连三落了下来,瞬间就把压力早已积蓄到极点的士兵们给点着了,阵型一下子炸裂开来!
盜墓機密
刘家兵卒们抱头乱窜,一窝蜂般向后散去。他们这么一乱,连带着隔壁黄顺家的队伍也更加动摇了,眼看着就有了不稳的势头。
黄顺正骂骂咧咧带着亲兵上前弹压,前面就有个军官哭丧着脸过来请命道:“统制,这么下去弟兄们顶不住了啊。要不,干脆让我带队冲一阵吧,那帮绿贼零散无阵,真拼起来肯定就鸟兽散了!”
黄顺心中一动,这未必不是个办法。但十年前可以这么搞,现在强调军令,这可就犯大忌了。
他回头看了看后面,进军鼓声已经停歇,于是一咬牙,道:“不行,无令不得乱阵。你带你队站稳了,我且去后面请令。”
这时,后阵的两个军阵已经压上,竭力弹压溃散的刘部。贺明正在连串吐出恶毒的咒骂,见黄顺过来,也没好口气,问道:“你不看住你部,过来干嘛?”
黄顺脸色同样不好看:“都统,咱们可不能这么干挨打啊!至少得先派队兵出去,把那些草耗子给清了。就让我的人上吧!”
贺明往前扫了一眼,见宋军已经停止了炮击,散乱的刘部已经恢复了一点秩序,便对黄顺一招手,然后一起向右边的哈吉部奔去:“该清,但你的人动作太慢,他们撒腿跑,你结阵能追上?可要不结阵,说不定一冲带着整道大阵都散了。我去让哈吉的骑兵出动!”
说着,两人就抵达了目的地。哈吉同样正在焦急地吆喝着指挥部下,听贺明这么一说,倒也没推脱,只是说道:“我让骑兵出去,但光这个还不够。贺明,你的回回炮呢,这时候不用还等到什么时候?”
贺明叹道:“回回炮打不准,现在还是嫌远了点……罢了,也不是挑剔的时候了,让他们上吧!军情紧急,都快点!”
这时候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了,几名将领都迅速动作起来。黄顺等人回阵整顿秩序,而贺明和哈吉各派出一支队伍一左一右自后阵绕出,向前急行而去。
左边是回回炮队,核心是四门炮,由一队兵护着,试图前往左翼前方一处小土坡后方布置炮阵。如今两军距离已经不足一里,但这个距离上回回炮的命中率仍然堪忧,爆炸率不足三成的震天雷很难取得有意义的战果,因此只能冒险前出布阵。
而右边的是骑兵队,直奔战场中央的散兵而去。他们人数已经不足三百人,但对付百多人的散兵仍是绰绰有余。
锐士们也知道骑兵不好惹,一见他们出动,便向后撤去,一边撤还一边开着枪对骑兵进行骚扰射击,但没什么战果,只是稍稍阻滞一下而已。
……
“砰!”
胡远远远朝着元军骑兵群放了一枪,也不去看是否命中,直接提着枪回头跑去。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与之前前哨战的乱斗不同,后面追着的可是真正的集群冲锋,无阵的散兵绝对不可硬撼!
“呜——!”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响起了一声长号。
腹黑邪王專寵妻:火爆妖妃 月上無雙
听到这声意外的号响,胡远顿时一愣——这是炮击的预备号,但怎么会在这时候响起来?
但还没等想明白,他就感觉身后一阵大力,然后被按在了地上。
石庆按着他卧倒在地,骂道:“老胡,想什么呢,不要命了?”
不負情深不負婚 雨落尋晴
“轰轰轰……”
话音刚落,就有一轮炮声传来,炮弹越过他们的头顶,径直向来袭的元军骑兵飞去!
之前宋军一直在炮击元军步兵,元骑想当然地以为他们会继续对接近溃散的步兵追击,因此就排了个密集的冲击队形上场。没想到边居谊早就在戒备他们,等他们一登场,就让炮弹招呼过去了。
刚才宋军炮兵停歇整备了一阵子,这下一出手就是三发急速射,虽然直接命中的不多,但却成功击散了元军骑兵的队伍。但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与讲究队形的东海骑兵不同,散乱时反而更能发挥出战斗力来。
我的億萬新娘
炮声一停,石庆就拉着胡远站起来:“走,快回阵中!”
胡远却喊住了他,取出一枚纸弹就要往枪口装填:“莫跑了,快装弹,要反击了!”
“什么?”石庆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阵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唢呐声,这是选锋部的冲锋号!
伴随着唢呐声,宋军剩余的百名骑兵自阵后稳步绕到了左翼,然后结成拐子马阵型朝散乱的元骑冲了过来。与他们一起冲过来的,还有在后面待命的剩余的锐士们。
与此同时,一直在看戏的宋军步兵们突然发出了如山般的吼声:“杀!杀!杀!”
一时间,战场上失去了枪炮声,却多出了喊阵声和震颤的马蹄声,仿佛重回了古典冷兵器时代。
元军骑兵对这样的变化愕然不适——以往都是我们冲他们,怎么今天被反冲了?
不,这样的反冲其实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北线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一个见识过东海铁骑威力的蒙古百户立刻吼道:“散开,都散开!”
青澀花開,再見青春
他这么一吼,立刻使得骑兵群更加散乱了——并非是因为他们都听从了他的指示散开,而是一部分本已试图迎击,另一部分却散开,使得队形扯裂了开来。
絕世兵王俏總裁 域行天下
而在这个时候,附近的不少散兵已经反应了过来,用手中火枪对零散的元骑射击骚扰。这下子就造成了明显的减员。
一边是结群的宋骑,一边是讨厌的散兵,元骑就更加无所适从了。而就在他们无所适从的这个关口,宋骑便就应声而至,轰然撞入了元骑松散的阵型之中!
冲撞给双方造成的损失都不多,但却成功把元骑撕裂为了好几个部分。而趁这个机会,后续的锐士们像鬣狗一般冒了出来,拼命撕咬着元骑的血肉。
宋骑冲过一阵,重新整队又回头再撞过来,然后又是一轮。等到第三轮的时候,元骑已经减员上百了,而自己的损失仅仅只有二十余而已!
元骑仍在负隅顽抗,但谁都看得出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后方的步兵更加动摇,已经摇摇欲坠了。
宋军士气大振,锐士们大胆地站直了装弹射击,而骑兵也散成了小队对元骑展开了追杀。不仅如此,后阵也适时响起了进军鼓,整道步兵大阵向前动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
“轰——轰!”
两声爆响接连传来,一声远、一声近,而就在近的那声爆响过后,无数铁砂爆裂而出,形成一道铁风,刮入了宋军步兵阵列中,瞬间造成了十余人的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