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bz6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天降鬼才-第1826章 不敢認的聯手鑒賞-67s4o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那我们是不是该感谢慕容盟主不杀之恩?”恒玉风度翩翩的摇着手中纸扇,眼中充满了不屑。
恒玉眼神中的不屑,可不是演戏演出来的,他是打从心底瞧不起慕容沧海等人。
灵蛇宫和凤天城,确实与江湖协会暗中勾结,并且合作共事。但是,那并不代表三方人员铁板一块……
今天他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三方人马聚在一起同仇敌忾,改天情势有变,大家在街头碰面,没准就正邪不两立,互相仇杀起来。
慕容沧海一众自称江湖正道的家伙,若是不挑些正邪对立的矛盾,怎能提升他们在江湖中的威望?
所以,恒玉对江湖协会这群,既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的家伙,充满蔑视之意。
慕容沧海代表江湖协会,跟恒玉对了两句话,便达成共识,互不干涉的找武林盟算账。
如此一来,江湖协会勾结邪门的事实,就变成一个众所周知,却心照不宣,不去戳穿的秘密。
江湖协会作为武林正道表率,他们的目标,是讨伐蟠龙邪道的圣女,而非正道门派。
灵蛇宫和凤天城,则是来清理门户,讨伐任婕禅、娆月、还有炎姬军的姑娘们。
乍一看,江湖协会和邪道强援,双方界线划得非常清晰,你站左边、我站右边,你我之间没关系,大家各自为战,你抓你的叛徒,我伐我的邪道。
他们运用巧妙的说词,包装了他们互相勾结的事实。
慕容沧海和恒玉的对话,无异于,只要你给我两文钱,这串冰糖葫芦就免费送给你。
我们划清界限互不相干,然后一起去对付武林盟。是不是同一个道理?
诚然,尽管林恒、彭长老、东郭文臣等人,都气得不打一处来,想通了很多问题,知道沙骨岭一战落败,武林盟分崩离析,就是慕容沧海等人勾结邪道。
但是,对于江湖协会的武者而言,对于暮上阁、天下会、长盛武馆、鹫峰尚云宫、江南七大武林世家的门人而言,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就是他们愿意相信的那一个!就是本门尊长告诉他们的那一个!
江湖协会的武者们,头脑清醒,能够独立思考,就事论事的人很少。
就拿吕柳伊来说,一个月之前,她也是受江湖协会的氛围影响,受到裘震西一众天下会执事影响,潜移默化的认定,周兴云不是个好东西。
周兴云只要犯了一点错,有一点毛病,甚至没有犯错,只要有犯错的可能,就会被江湖协会的人拿来抨击,无限扩大与宣传他的恶迹。
贪花好色、骄奢侈靡、修炼邪功,手握强权欺男霸女,收罗天下美人,组建美女军团荒淫无度。
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如展家庄的展天赐、灵山派的林乔、曼雪剑庄的朴邓骏等等,一直听本门尊长,还有慕容沧海、裘震西一众江湖协会的高层,蓄意渲染周兴云恶迹,再加上裘志平和江南七少,都跟周兴云有过节,平日总说周兴云这个不好那个不行。
江湖协会的武者们,怎会不厌恶周兴云?怎会不厌恶武林盟?
周兴云所做的好事,如少年神医救治天下百姓,辅助当今圣上铲除残暴不仁的皇十六子,讨伐玄阳教,率领武林盟开荒扩土为北境百姓谋福,镇守玄武関击退黄酆国外寇等……
周兴云为国为民为武林做出那么多贡献,全都被无视和淡化……
慕容沧海等人,只会揪着周兴云的小毛病不放,却只字不提他的功绩。
在这样的氛围下,江湖协会的武者们,不可能看清事实真相,他们只会盲目的相信,江湖协会就是中原正道表率,慕容沧海说武林盟勾结邪道,武林盟就一定勾结邪道,慕容沧海说江湖协会没有与邪道联手,江湖协会就没有与邪道为伍。
于是乎,神奇的一幕出现,江湖协会没有与灵蛇宫、凤天城为伍,可他们却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背靠着背,一起迎战武林盟。
恒玉看到任婕禅的武技,完美克制段琼修炼的段家功体,不由在她攻击段琼时,挥手甩出手中纸扇。
绮郦安、阿伊莎、赫丽尔三人,好不容易牵制住段琼,为任婕禅创造出进攻机会,就那样轻描淡写的被恒玉搅黄。
任婕禅以瞬身之术靠近段琼,正要拳击其心肺肝胆,不料耳边风声袭人,逼得她连忙侧闪。
一面看起来很熟悉的纸扇,从任婕禅眼下擦肩而过,然后在空中绕过半周,重新飞回恒玉手中……
“恒玉!”任婕禅顿时回眸警惕着站在远处的男子。
“许久不见,任护法越来越娇媚,想来平日没少得镇北侯宠幸。”
“呵,恒宫主倒是别来无恙,竟有闲情来水仙阁做客。”任婕禅手心有些发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恒玉。
任婕禅原本是灵蛇宫的护法、织天女,确凿的说,是恒玉最亲信的下属。
换而言之,任婕禅非常了解恒玉,知道他是个极端残忍、毫无人性的畜生,他折磨女性的手段,即便用惨无人道也不足以形容,他会从身体至心理,彻彻底底的毁掉对方。
在恒玉眼中,亦或者他心理变态般的美学,认为摧毁一个绝世美人,让她们身心堕落后,那才是美丽的结晶……
任婕禅见过无数女性毁在恒玉手中,最后被他制成活死人,当做艺术品摆放在他引以自豪的玩具屋,满足他变态的美学。
有一说一,任婕禅打从心底惧怕恒玉,因为她是恒玉盯上的猎物。
恒玉曾直言不讳的对她说,她是一个非常棒的素材,比他现有的玩具都要美丽动人,所以他会好好培育她……
一品道門 第九天命
恒玉看任婕禅的眼神,充满了欣赏与赞美。
掌控生命
只是,他的欣赏与赞美,是一种垂涎与贪婪,是等待果实成熟前的饥渴难耐。
鬼墓迷蹤 喚島
一夜新娘:當高官遭遇剩女 安纓
恒玉似乎打算将她调教成一个媚到骨子里,只对他唯命是从的冷血杀手,让她为了他,出卖色相行刺敌首。直到恒玉玩腻了,再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他收藏的精美玩具。
任婕禅一想到恒玉的残忍手段,内心就十分恐慌,希望能投入周兴云的怀抱寻求庇护。
但是……恒玉胆敢伤害周兴云……
任婕禅不断的提醒自己,她必须鼓起勇气,克服内心的恐惧,直面眼前的对手。天底下能让她惧怕,能够欺负她的男人,永远只有周兴云一个。
任婕禅已经做好面对恒玉的准备,默默地提气,静待他攻过来。
不过,恒玉的注意力,不知不觉中,被另一道身影勾走……
恒玉初临战场时,确实想找任婕禅麻烦,因为任婕禅对恒玉来说,充满了诱惑力。
关于任婕禅叛离灵蛇宫的问题,恒玉的内心很矛盾,一是非常愤怒、二是十分激动、三是充满期待、四是兴奋不已、五是默默暗爽。
恒玉所追求的东西,不仅是男欢女爱,更是一种病态的精神满足。
愤怒很好理解,任婕禅背叛了他,从他魔爪中逃跑了。
激动则是他想惩罚任婕禅,只要任婕禅落回他手中,下场想想就激动不已。
期待……任婕禅是唯一一个,成功从他手中逃跑的女人。恒玉期待她能为他带来更多新鲜感,成为他塑造美学的题材。有故事的玩具,才是一个好玩具,才是一个具有匠魂的玩具。
恒玉看到任婕禅叛离灵蛇宫后,在周兴云麾下变得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妖艳、越来越迷人、越来越有调教与征服的价值,恒玉简直兴奋到不能自己。
最后,恒玉看到任婕禅背叛自己,钟情于周兴云,他非但没有一丝心酸和悲伤。恒玉心头有一种莫名的爽快,一众病态的情感,以前的女人太好对付,现在忽然出现一个不受他控制的任婕禅,那感觉一言难尽。
再则是,令自己的女人变成玩具,和让钟情于别人的女人,最终变成自己的玩具,后者明显更能让恒玉过瘾。
因此,恒玉对任婕禅的感情很变态,除了她刚开始的背叛,使恒玉略显愤怒外,其他的全是赞美。
鳯引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恒玉就算明知道任婕禅会背叛自己,他也会任由她跟周兴云离去,今时今日的任婕禅,要比留在灵蛇宫时候的她,更加美艳动人,更能满足恒玉对美学的追求。
那么问题来了。今时今日的任婕禅,在恒玉看来,是那般的诱人心动,可他的注意力,怎么突然间转移到别处去呢?
究竟是什么人,能使恒玉如此惊讶?
“居然是她!”恒玉兴趣盎然的注视着华芙朵,仿佛没有想到,当初他参加蟠龙盛宴看热闹,心血来潮救下一个二流实力的小姑娘,如今实力暴增,居然能力压江南七贤之一的田丰海。
恒玉看到田丰海完全不是华芙朵的对手,便露出一抹笑意,纵身一跃去找华芙朵。
恒玉早就察觉到,华芙朵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女子,她深沉的眼眸中,蕴含一股极端的执念。
以前恒玉对她没有想法,是因为华芙朵的武功太弱,现在则不一样了,华芙朵武功大进,实力似乎比他还犹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