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xf4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起點-第一一三零章 塵埃落定讀書-fyxgf

科幻小說 , , 0 Comments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林国平?我是何邪。你认得我?那就好,琛哥死了,我接替他,以后我们在警队是自己人,要互相照应。”
“陈俊?我接替琛哥来联系你,以后我们这些被琛哥安插进来的人只为自己做事,有事互相帮忙,除了我,你们彼此间谁也不会知道各自的身份。怎么样,要不要加入?”
这一晚,何邪一共找到了十几个学员,其中甚至有一个已经是警察了。
这些都是韩琛往警队里安插的卧底,现在被何邪以互助的名义,全部联络起来了。
这些人有的平庸,有的出色,统一的特点是都没什么背景。
比起韩琛,其实他们更能接受何邪这个警界新星成为他们的新领导,除了在杨锦荣那里多费了一些口舌外,其余人都很恭敬请求何邪以后多多照应。
这个警队内部的秘密组织,在这个时候形成雏形,不显山不显水,没人知道它会爆发出怎样大的能量。
另一边,陆启昌再次将倪友孝带到了警局。
總裁的私有小嬌妻 月牙兒
“阿孝,这次为什么抓你回来,你心知肚明。”陆启昌开门见山道,“你家里死了那么多人,怎么解释?还有帮你打仗的那几个老外,都是国际刑警拉入黑名单的人,他们来干什么?”
咚咚咚!
歌姬升職記 歪歪歪歪威
陆启昌敲敲桌子:“摆明了说吧,这次你没有个说法,很难出得去。你也少跟我玩什么威胁的那一套,你敢开口,我就再多告你一条恐怖威吓罪!”
倪友孝笑了笑:“同样的方法,我一向只用一次,因为我知道第二次一定不会管用。”
“明白最好。”陆启昌点头,“阿孝,上位而已,要搞到世界大战一样这么夸张吗?尖沙咀一共就这么几个大佬,现在全死了!你们倪家闹得也太过分了。”
“如果陆sir你清楚整件事的过程,就应该清楚,自始至终,我们倪家都是受害者。”倪友孝深深看着陆启昌,“有人在搞我们,我敢确定这一点。”
“谁?说出他的名字。”陆启昌道。
“我不知道,也许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一个团体。”倪友孝道,“总之这件事最后谁获利,谁就是隐藏最深的幕后黑手。”
“你干脆说这件事是警察设局,让你们倪家内部相互厮杀好了。”陆启昌冷笑,“我们要是有这样的本事,还用等你们倪家在尖沙咀嚣张了十几年再动手?”
倪友孝勉强笑了笑,道:“那也许是因为以前你们警察中间没有出过这么厉害的角色而已。”
这一瞬间,陆启昌脑子里下意识闪过了何邪的样子。
他深深看着倪友孝:“阿孝,你找来的外国团队,我会联系保安局,移民署,还有军警,把他们翻出来,然后驱逐他们出境。现在你们倪家的几个大佬全死了,我也不会让你获得保释的机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们倪家完蛋了!”陆启昌一字一字地道,“你好好想想,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你这样子如果进了牢里,我赌你连一天都活不过!”
说完,陆启昌转身就走。
戰皇
出门后,黄志诚迎了上来,向他扬扬下巴,意思是问他怎么样?
陆启昌摇摇头,眉头紧皱。
“说不上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陆启昌道。
黄志诚伸手去摸他额头,被陆启昌一巴掌扇开:“靠,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从倪坤被杀开始,整件事仿佛都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所有人都是棋子。我之前以为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但刚才听到倪友孝也是这么想……我怀疑可能真有人在背后搞事。”
“动机呢?”黄志诚问道,“总不会是为了惩奸除恶,伸张正义吧?”
陆启昌有点想笑,但却摆出严肃脸:“你觉得倪家倒台,谁会上位?”
“你怀疑这个?”黄志诚想了想,“那就等等看咯,看看后面上位这个是谁,要是他做了事,总会露出马脚的。”
陆启昌若有所思点点头,但仍有些想不通的样子。
黄志诚倒是一身轻松,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扳倒倪家,现在倪家真的倒了。
“不要再想了,总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黄志诚道。
陆启昌勉强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担心这件事没这么简单结束。
他的担心最终成真了。
当晚,羁押室里,倪友孝看着从门口施施然走进来的何邪,眼中写满震惊。
“是你!”他站了起来,他怎么能认不出何邪?“你是警察?”
倪友孝有些恍然,但更多的疑惑却涌上心头。
“你身上是普通警员的衣服,你别告诉我,血洗尖沙咀的,是一个小小的警员?”倪友孝不可置信道,声音都有些发颤。
“血洗……”何邪笑呵呵在他对面坐下来,“这个词我不喜欢,如果我真的想血洗,绝不是现在这样的画风和效果。”
“你把这当做一场游戏?”倪友孝听出了何邪口气中的漫不经心,忍不住寒气直冒。
若非是太过毒辣冷血,怎么会对这么多人的死如此无所谓?
“很多事情本身就是游戏而已,”何邪笑道,“只是玩着玩着,有人认真起来,有人干脆赌上了命,游戏的性质就变了。”
他话锋一转,“我说过,你撑过今晚,我才决定要不要跟你合作。很遗憾,你输了,你也死定了,你虽然聪明,但大势所趋,你已经没了翻盘的机会。”
倪友孝眼神黯淡,沉声道:“没错,我是输了。但要不是你插手,我本来应该赢的!”
他目绽精光:“甘地的死,韩琛的死,你敢说跟你没关系?如果他们两个没死,事情又怎么会急转直下,让我这么被动?”
何邪淡淡道:“我本身就是选手,不是裁判。我下场,天经地义。阿孝,你说这种话,只会让我怀疑你在为自己的无能而推脱责任。”
事实上,何邪的手段虽然犀利精准,但倪友孝没有做出更好的反应也是事实。
“没错,尽管我不甘心,但我还是输了。”倪友孝惨然一笑,“我输了所有。”
他看向何邪:“你是来杀我的?”
何邪笑而不语。
倪友孝缓缓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看来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理解。”他说,“不过临死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你说。”何邪道。
“韩琛的女人,跟整件事有什么关系?”倪友孝问道。
何邪露出赞赏的目光,果然,玛丽的那一通电话,让倪友孝敏锐察觉到了其中的联系。如果他不出事,查到事情真相也是迟早的事情。
“有人借用她的名义,杀了倪坤。”何邪笑呵呵道,“那个女人一直以为自己是主谋。”
倪友孝浑身一震,继而露出恍然的神色。
“韩琛……他不知道?”他又迟疑着问道。
“不错。”何邪点头。
“怪不得……”倪友孝长长吐出一口气,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
“我没有问题了。”倪友孝道。
高原密碼 七品泉
“你不挣扎一下?”何邪问道。
“那样既不体面,又没有用处。”倪友孝笑了笑,“有时候坦然接受失败和死亡,比反抗更需要勇气。”
“这话我虽不认同,但不妨碍我对你这种态度的欣赏。”何邪站了起来,笑道,“阿孝,你通过了我的考验,有资格成为我的合作伙伴。我现在正式问你,你有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可以得到你梦寐以求的财富、地位、权势,可以让倪家洗白,重新站在阳光下。但代价是,从此以后,你的命是我的了。你,愿意吗?”
倪友孝惊愕良久,才道:“如果我要给我爸爸报仇呢?”
何邪摇头。
“我懂了。”倪友孝沉默了。
妖嬈外交官
最终,他还是做出了不出意料的选择。
“以后,请多多关照,我这条命,交给你了。”
何邪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国华他们死干净,对你来说不见得是坏事,混黑道是没前途的,他们一死,你刚好跟过去做一个割裂,越过他们直接把底层的小弟领导起来,做一些能发挥他们特长,又合法的生意。我相信以你的头脑,一定能做到这一点。”
“我怎么出去?”倪友孝问道,“现在我的事情很麻烦……”
“你有什么事情?”何邪淡淡道,“那个老外除非他不想在这行混了,否则他一定不会出卖你。你三叔涉黑,跟国华他们火拼,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没想过把事情都推干净,但我真这么做了,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倪友孝皱眉道,“倪家的名声臭了,我出去还有什么意义?照样是个死。”
做大佬就要有做大佬的担当,你可以让人帮你顶罪,但不能把让家人长辈替你死,这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没人愿意跟这样的大佬。
“放心,我会替你摆平,今晚好好想想出去后该怎么走,迎接新的生活。”何邪笑了笑,转身离去。
没人知道他来见过倪友孝。
阿耀默默坐在黑暗之中,擦拭着自己手里的枪。
某一刻他突然警觉回头:“谁?”
他看到了笑眯眯的何邪,穿着一身警服。
阿耀警惕看着何邪,上下打量:“我见过你,跟陆sir的。”
“说起来,要叫你一声师兄了。”何邪道,“不过看师兄的样子,似乎不太愿意回警队。”
“跟你有什么关系?”阿耀冷冷道,悄然握住枪柄,“还有,你怎么进来我家的?”
“这不重要。”何邪道,“你跟了倪家七年,你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你做了很多坏事,有的是被逼的,有的是你自愿去做的,你早已经分不清你是个警察还是个古惑仔。现在陆sir告诉你倪家完蛋了,你要回警队,你很清楚等待你的是漫长的甄别审查,而以你做过的那些事,根本不可能通得过内务科那一关……”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阿耀突然激动起来,目眦欲裂,“我跟倪坤的,他让我杀人,我杀不杀?他让我睡女人,我睡不睡?我杀了是不是证明我冷血无情?我一次睡三个,是不是证明我好色?那我是不是要维持我冷血无情,还有好色的性格设定?如果我自己都不信自己是这样的人,我怎么能骗得过别人?所以我必须按照我的设定去做事,去做人!”
“卧底……多简单的两个字?可这两个字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任务,它是我的人生!是我七年的人生!”
阿耀咆哮着,泪流满面。
何邪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事实上连陈永仁那种天性乐观的人都难免在卧底生涯中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何况是别人?
卧底绝对是最不人性的一种职业了,就像是阿耀所说的。他不能当着大佬的面杀人,背地里却做一个善人。他更不能当着大佬好色如命,背地里却洁身自爱,那样谁都会知道他有问题。所以他必须维持自己的人设。
问题在于,他得长期维持这样的人设,扮演这样一个人的生活日常,时间久了,谁还能分得清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異星統治者 愛之理想
“我知道你很恐惧,很迷茫,如果可能,你甚至不想改变,但又不想承认自己真的是个恶棍。”何邪笑眯眯道,“现在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你答应我,你可以继续留在倪友孝的身边,不过条件是,你得坐几年牢,你愿不愿意?”
阿耀顿时瞪大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倪友孝的保镖阿耀在陆启昌震惊不解的目光中主动投案自首,承认是他和倪家三叔策划好了一切,并叫嚣敢背叛倪家,这就是下场。
阿耀指认倪家三叔杀黑鬼、国华,并且请境外的组织,他还担下了杀害韩琛的罪名,既维护了倪家的尊严,又将倪友孝撇了个干净,将后者塑造成一个铁血冷酷的大佬。
倪家三叔已经死了,而所有的当事人也都差不多死了个干净,阿耀的证词,几乎可以被认定就是事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