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gwu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終極武力討論-第923章 龍象 五推薦-1v5to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終極武力
小說推薦終極武力
第九百三十章龙象五
影帝是怎樣煉成的 意馬星
这一下,老喇嘛干脆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吃了他这一击!巨大的力量瞬间灌顶而下,顿时打的他五官七窍同时向外喷出血来,但是即便如此他竟然还是没有死,只是身子猛地摇晃了几下,就站稳了脚步。甚至在王越的这一掌击顶过后,他的额头都没有被拍碎……。
只是血肉横飞,整个人被打的眼冒金星,昏昏沉沉,一片混沌。整个人就像是醉了酒的普通人一样,摇摇晃晃,不知今夕是何年!!
这老喇嘛的头骨简直坚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连王越这一掌都没能拍碎,只是炸的外面皮开肉绽,震动了里面的脑子。
所以,丹增上师尽管受此重击,人明显已经是不行了,五官七窍齐齐喷血,胸口洞穿,内脏都碎了不知多大,但就是站在原地不死。
生命力之强大,也是没谁了。
但是,事情到了这里,其实已经算是结束了。王越目光闪动,一拳又砸在了他的脖颈一侧,顿时打的他向旁边飞出去四五米。
可就算是这样,颈骨咔嚓一声折断,原本就血流不止的脖子这下算是整个都断了,但他竟然又从地上爬着坐了起来,然后迷迷糊糊的将自己的两条腿双盘起来。
然后,提起手置于胸前,闭上眼结成无畏印。直到这时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断绝了呼吸!
“真是可怕啊!密教的修行者,生命力之强大,简直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而这个老喇嘛的功夫明显还没有修成真正的不坏金身,只是借了几分外力加持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那要是真个金身有成,岂不是真的成了神佛罗汉了?
王越看见对方慢慢闭上眼睛,呼吸逐渐断绝,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今天他和丹增上师这一场,实在是自他出道以来,打的最费劲的一场。体力不但消耗过半,而且精神上也是十分疲惫。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仙?站在丹增上师的尸体旁边,竟然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从他胸腔中传出来的微弱心跳,王越不由对自己以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这老喇嘛的呼吸断绝,脑浆子都被震成了一团混沌,人肯定是死了的,但他身体的生命力却一时还没有消散,所以心脏还在跳动。从这一点上讲,他应该算是脑死亡,但身体本身的活性还在,如果拉到医院用上最先进的科技手段来救治,说不定还能保持几年身体不腐。
而这种情形要是放在过去,那几乎就是可以被称之为肉,身,佛了,在佛教的传统里,这是一种极高的成就!(这里在强调一下,本文是小说,请读者中的佛教徒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小说里的世界是虚构的,作者瞎瘠薄扯淡的。绝无一点不恭敬之心)
和上次那个巫师差不多。这些修行者,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本事,或者干脆就称之为神通。我虽然对这东西了解不多,可也大致知道一些。所以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这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神佛的,就算是有,也只是对一些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的称呼罢了。我们练拳的人,只敬天地,不敬神佛!
这时候苏明秋也走了过来,正好听到王越口中的自言自语,当下不由摇头一笑。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虽然厉害,到最后就算是死了也可以说是死在苏明秋和王越两个人的联手上。只从这一点上说,密教的传承的确是可怕的很。
人霧
尤其是丹增上师的年纪比苏明秋还要大的多的多,一生修持之下,居然还可以保持住巅峰时的体力,这比起唐国内练拳的各家门派高手来,其实也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但宗教这种东西,他们的修行本身就和武道是不同的,就算中间有些联系,本质也不一样。所以有些东西玄之又玄,想要解释的清楚,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再怎么修炼,说的再玄妙,到头来体现的也是力量的一种外在形式,本质上是没有什么高低上下之分。
就好像这一次丹增上师碰到了王越,任凭他手段尽出,用出了一切压箱底的本事,到最后不也是奈何不了王越分毫,还被打的身受重伤,落荒而逃,死的干净利索。就连他视为神通的真言法咒,对上苏明秋的作用其实也是微乎其微,并没有像他之前对赵祯所说的一样,是什么武道不敌神通。
管他有没有呢。对我来说,力量始终都要是自己的好。
站在丹增上师坐化的尸体旁边,看着苏明秋走过来,王越眼角的余光中,正看到一团明亮的白色光团从老喇嘛的眉心深处遁了出来,然后微微一个旋转,就自动投入到了王越的体内。无形中虚空中仿佛又有一声龙吟象呐的悲鸣隐隐传来,但这种声音,不是王越本人,就连苏明秋这样的高手也是绝对听闻不到的。
这就是福利了!打生打死这么长的时间,到头来不就是为了这一幕么。而相比于之前已经死在了王越手下的那些敌人和对手,这次从丹增上师身上摄取到的精神能量,毫无疑问是所有人中最大,也是最凝聚的。甚至连他们的颜色光亮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一般人死后的精神能量聚集成团是灰白色甚至是惨白色的,并且大小和凝练程度也会随着人生前的精神力强度有不一样的变化,但丹增上师的这一团精神力能量却是明亮的白色,其凝练程度,几乎一颗就比得上之前的所有了。
就算是那能操纵身外化身的影子杀手,和来自教会的几个骑士,还有那几个大草原的土著巫师这些个本身就精神远超常人的存在,也远远比不上丹增上师。由此可见,这个老喇嘛能在密教之中被人冠以上师的尊称,的确是十分不简单的。
换句话说,他的身份应该就算在密教大雪山的教派中,也是十分超然,位高权重的。
哎呀,不好。刚才我还能感受到赵祯在远处观战,现在只怕已经被他跑了。王越慢慢呼气,突然抬眼望向远处,果然就已经看不到赵祯了。
那家伙胆子不大,又自恃身份,看到你这里分出了胜负,肯定已经通过地下的密道跑了。不过,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次抓不住他,那就下次去赤红龙旗的老巢去逮他,只要他不肯抛家舍业,他就没得跑了。苏明秋摇摇头,示意王越不必担心。
好好好,我就说王越你小子是一等一的杀才,这才多久没有见面,就又有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你的手下。尤其是这个老喇嘛,可是在我们龙骧卫内部长年高踞通缉榜单的前十名的,当年不知道有多少同仁在海外被他打死了!没想到,今天却是死在了你的手底下,真是没想到啊!!
有天使誤落人間古代 許諾然
不滅狂士
就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正是常真如。没想到这一次,连他都来了。
異界傳說之武破九霄
谁要杀我,我就杀谁。我可没有滥杀无辜。王越闻言不由翻了一下眼睛,明显对于常真如口中的这个杀才的称呼,表示不满。这一段时间死在他手里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事实上也是真如他自己说的一样,几乎没有几个是被他找上门去无缘无故,主动打死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对他心生恶意,杀意,要杀他的。
所以,对自己满手的血腥,王越也不觉得有什么愧疚之心!
以前就知道赵祯家里有个喇嘛,只是平日里也没什么机会往来。今日一见,果然也是名不虚传!藏地大雪山的密教从前朝开始,就和完颜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想到时至今日居然还有喇嘛在他们这些人家里供养着。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苏明秋平日里似乎和赵祯这一家人来往的也不多,所以尽管也知道对方家里有个神秘的喇嘛上师,却对此了解的知之甚少。不过,他对唐国藏地的密教却知道的很多,因此也正因为是这样,才让他感到很奇怪。
毕竟当今时代,前朝早就成了遥远的过去,按照一般情形,像是丹增上师这样的喇嘛本来就已经应该回到藏地才对了。不然,国内大一统,新朝清算一切,真要追究起来,密教的那些喇嘛肯定也会吃挂落的。
这也很简单,没什么不好理解的。这喇嘛名叫丹增,在密教里是有上师的称号的,本身就有自主传播教义的权利,几十年前,前朝刚刚崩溃,他就随着赵祯一家出了海,这么多年受人供养,他们实际上早就形同一体了。只是这次,他拿命还了因果,也算是和赤红龙旗两情了。
常真如蹲下身子,凑近过去,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阵,又把丹增上师身上的伤势一一检查清楚,再站起来时,看向王越,就不由一阵啧啧称叹。
他身为龙骧卫在海外的负责人之一,当然是深知道这个丹增上师的实力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就死在了年纪轻轻还不到二十岁的王越手里!饶是常真如这等人物早就见惯了国内国外的各种大场面,也不由得对此连连称奇不已。脑海中一瞬间,就不知道迸出了多少的疑问!
有心拉着王越要仔细的问一问,可这时候的王越大战收场,一口气已经是慢慢的泄了,一时间浑身上下的毛孔中都再往外喷出丝丝的白气。即便隔着两三步,也能感到那白气中散发出来的热量。显然直到此刻,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的王越才彻底放松了身体和精神,开始平息体内沸腾的气血。调理呼吸。
由此可见,王越刚才究竟是经历了一场什么级别的大战,以他的功夫和体力,竟然在事后都有些保持不住身上的毛孔闭合,要主动释放出一些热量,才能平息自身的气血了。
当下,也不敢多说,转回头去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苏明秋道:这次我可是承了王越一个好大的人情!这些年来为了对付这个老喇嘛,我不知道派出了多少的人手,又损失了多少精锐,今天他终于死了,虽然不是死在我们龙骧卫手里,但我也终于能松口气了。
你也知道这是承了我师弟的人情,那就记着到时候还回来就好了。另外,这个喇嘛死了以后的后续问题,你们也要承担起来。苏明秋点点头,想了想,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麻烦的事情,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有些不好了。
丹增上师虽然人在海外,可到底是出身大雪山的喇嘛上师,只凭着这个称号,就知道本人不一般了。而藏地密教的那些喇嘛,又素来难缠的很,虽是佛门弟子,却又和唐国内地各家寺庙的和尚不太一样,有的时候他们的行事手段甚至比一般人还要可怕一些。
现在王越打死了丹增上师,等消息传回国内,很难说就不会因此而生出其他的一些事端来。是以,苏明秋这时候已经开始为王越担心了。
这个你放心,这喇嘛原本也是被通缉的,虽然死在了王越的手里,但是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愿,所以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会亲自回去向卫主报告的。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和大雪山的那些喇嘛联系,说明白的。
希望如此吧!
苏明秋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对常真如的这种保证还有点信不过的意思。不过他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常真如能这么说,他也不好再多说了。只是点点头,就不再废话。
与此同时,王越在一旁听着两人说话,心里头也没有任何想法,反正已经打死了人,至于后面的问题,是不是会有大雪山的喇嘛来找他报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王越不但不担心,甚至还隐隐有点期待的意思。
因为今天他和丹增上师的这一场鏖战,对他的启发很大,不但见识到了藏地密教的各种打法和手段,而且更因此使得自己的精神力量与武道体系之间有了初步的融合,简直好处多多。而且这些喇嘛都是修持精神和心灵力量的高手,如果真有人从大雪山来找他报仇,这对他来说,其实也就相当于千里送人头了,至少也能让他体内的剑器青莲吸收到不少的精神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