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ctz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ptt-第1234章 納布星與新的危機讀書-7mcc2

科幻小說 , , 0 Comments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新晋的绝地武士阿纳金·天行者坚决地贯彻了绝地委员会长老们交代他的某些相关事宜,直接在第一天晚上便带着帕德梅上路,弄了一艘没有任何合法登记信息的高速飞船在深夜时分,在没有知会任何人的情况下便悄悄离开了科洛桑星球。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
对于原本就属于科洛桑且凌驾于所有官方管理机构之上的绝地武士们来说,阿纳金早就非常熟悉科洛桑星球打击和拦截走私飞船的那一套了,所以,他这种明目张胆的官方‘走私’行为便在没有使用任何特权的情况下,理所当然地避开了所有的合法检查以及巡逻飞船,就那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悄然离开了这个银河共和国的首都。
也许是阿纳金的保密工作确实做得很好,也许是帕德梅的身上已经没有可那种定位装置,也许是某些赏金猎人被吓破了胆子?当然,最有可能是因为他选的那艘新锐飞船实在是飞得太快,以至于那些赏金猎人们压根就追不上?
所以,在返回纳布的一路上,阿纳金和帕德梅就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拦截或者阻碍,很轻松惬意地在几天之后就顺利抵达了纳布,并在面见纳布的那个新女王和交接了一些工作后,便又一次跑到了上次他们短暂停留的那处位于纳布星湖区的美丽豪宅里并没羞没躁地住了进去。
到了今天,已经是阿纳金以及帕德梅待在这里的第八天了……
在这个风景绝美的地方这里,除了阿纳金、帕德梅以及几名佣人和厨师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人,这让原本被银河共和国、分离主义同盟、分裂、战争以及无穷无尽的追杀搅得不胜其烦的帕德梅就总算是舒心了不少,她再也不用去担心那些事情了,并终于又一次得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虽然她们彼此之间的身份仍旧让她心怀顾忌?
“真美啊……”
远处,天际之上的那星星点点的银河倒影在那广袤的湖面上,然后被波光嶙峋的湖面反射着,天上以及湖面之间闪闪点点交相呼应,让那星光和银河的景色变得越发地迷人,以至于依靠在栏杆上的帕德梅都快有些醉了。
“阿纳金……”
“你说,要是以后银河系里再没有那么多的纷争,也没有那么多的厮杀和不幸,咱们能一直可以这样子住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用管,每天就这样悠闲地生活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虽然帕德梅自己都觉得那种生活不太可能会发生在自己和阿纳金的身上,但是那却并不妨碍她去幻想一番。
“……”
“会有那么一天的!”
“帕德梅,我在这里郑重地向你保证,以阿纳金·天行者的名义,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到时候,咱们就能一直可以这样子住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用去管,每天就这样悠闲地生活、划船、嬉戏、采摘野果,然后再晚上的时候就这样,在这里看风景,直到永远……”
微微眯着眼并坚定地说完后,阿纳金上前两步,走到了帕德梅的身边,伸出自己的手直接环住了对方那穿着轻纱睡裙的腰肢,就这么一起跟对方凭栏望着远处,看着天上的星辰和黑夜下的绚丽湖景。
“哈!”
“阿纳金,你可真会哄人……”
没有反抗对方的那霸道的拥抱,帕德梅转过头朝着阿纳金的那坚毅的脸颊看了许久,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并将自己的那圆润的侧脸轻轻地靠在了对方那强壮的肩膀上。
她知道的,对方那只不过是在安慰她的甜言蜜语而已,那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但是,此情此景,她不打算去揭穿他,她想要好好地享受此时的那种舒心的安全感,然后什么也不去想。
“如果……”
“阿纳金,我说的是如果……如果真的能有那一天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很幸福的……”
是的,那仅仅是如果而已。
因为她帕德梅·阿米达拉是纳布的参议员,可以预见地,这个职位将会伴随她很久很久……而阿纳金确是一个不被允许拥有婚姻和家庭的绝地武士,她和他以后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特别是在她的事情解决,然后再也不需要保护之后,届时,想必她和他见面的次数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少,越来越疏远,直到彼此永远只存在彼此的记忆里?
“会的!”
“帕德梅,你知道吗?英雄联邦的那个小元首,那个小家伙安妮·哈斯塔,你应该还记得吧?”
重鑄天宮
新歡小妻子 紈蘇
迟疑着,想了想,阿纳金就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
“她送给了我一件礼物,她说了,只要我拥有它,以后我想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我可以凭借它改变一切,包括你和我的命运!”
位面法師
“所以,帕德梅你就放心吧,终有一天,我会给你你想要的生活的,我们会在这里,在这颗美丽的星球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那种事情,以前阿纳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现在,他已经越来越相信了,并打定了主意,他将会拼尽全力去尽快地实现它,并因此而改变他和帕德梅的命运!
“!!”
“礼物?什么礼物,能给我看看嘛?”
女配系統:男主女主靠邊站
听到是关于那个了不得的小家伙,是那个安妮元首送给阿纳金的礼物,帕德梅就不免有些好奇……要知道,当年她也是跟那个小家伙的关系很好的,怎么就不见她离开前也送她一件礼物?
亏她还对那个小家伙照顾有加,还对英雄联邦驻军纳布星提供种种便利呢,可结果,她们说撤就撤也就算了,可竟然还没有她的礼物?所以,在好奇之余,她便不禁有些心里不平衡地追问起来。
重生之小空間
玉簫勾魂
“抱歉!”
“它现在不在这里,不过你放心,过一段时间,你应该可以看到的!”
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臂弯里的帕德梅,阿纳金没有多想,直接就对对方保证着,并准备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向对方展示他的秘密。
“嘻!”
“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
盯着阿纳金的双眼看了一会,发现里边并没有什么想要欺瞒或者推诿的神情后,原本还有些不平衡的帕德梅便点点头,再次将自己的脸颊贴到了阿纳金的那强壮的臂膀上。
“那好吧!”
“那我就暂时不逼问你了,不过阿纳金……今天的景色这么好,咱们去划船吧!”
以为对方是将那个神秘的小礼物给落在科洛桑的帕德梅便没有多想,直接就双手环上了对方的脖子,然后撒娇一般恳求了起来。
今天的气氛很好,而且纳布星这里也很安全,好多天了都没有向科洛桑一样再发生那种可怕的袭击……所以,帕德梅觉得,她和他之间,似乎可以更进一步,划着小船到湖中心里,在哪里一边欣赏美丽的湖天一色,一边将她和他之间早已浓厚的感情进行下一步的升华?
“……”
“很抱歉,帕德梅,今天恐怕不行!”
虽然很不舍,但是,阿纳金在沉吟了一下后,还是遗憾地摇摇头并轻轻地在帕德梅那忽然变得极度失望的目光中推开了对方,然后从自己的腰间那出了他的那柄光剑。
“你!!”
“阿纳金,他们……他们又来了?!”
看到阿纳金拿出光剑的动作,聪明伶俐的帕德梅哪里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在一开始的那不合时宜的失望过后,回过神来的她瞬间就一个激灵变得紧张起来,并一边紧紧抓着对方的衣襟,一边开始扭头四处扫视着,想要发现某些个不知道藏在黑暗中的什么地方的袭击者。
“嗯!”
“帕德梅,你先去休息,待在房间里不要出来,外边就交给我吧!”
轻轻拍了拍帕德梅的那有些冒着冷汗的冰凉手背并示意对方放开自己后,阿纳金才一脸轻松地劝着道。
“可是!”
“阿纳金,需要我去呼叫支援吗?最多十分钟,纳布的皇家飞行员们就可以赶来支援我们!”
帕德梅脸色一变,很有默契地第一时间走到了那间经过特殊改造的房间的门口,并在进去之前回过头来紧张地询问着。
“不需要!”
“他们的人很少,只有三个,我可以对付他们!”
利用原力感知了一下,发现敌人确实是只有三个,且觉得凭借自己应付应该绰绰有余的阿纳金便摇头拒绝了帕德梅的好意。
“那……”
修仙之紈絝全才 諾言不鹹
“那阿纳金你千万小心!”
回过头来,踮起脚尖吻了对方一下后,帕德梅没有啰嗦,就那么乖巧地走到房间里并反锁上了大门。
不过,她也没有完全听阿纳金的话,而是在进去的第一时间就联络上了纳布皇家军营的某个特勤中队,并告知了自己的状况,让那个二十四小时待命并全权负责自己安全的小队赶紧派遣战斗机以及战斗人员过来。
“……”
阿纳金没有管帕德梅的某些小动作,他在确定对方已经走到那个安全的房间里之后,便握着他的光剑剑柄,一言不发地走下了那个临湖的露台,朝着后边的花园不紧不慢地走去。
很快,阿纳金便到了这栋湖边豪宅的那漂亮的后花园中,并站在那昏暗的路灯下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前方从某种对于绝地武士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用的光线折射隐身装置中现身的三名赏金猎人问道:
“你们……”
“看样子,好像不是来杀帕德梅的?”
是的,看着眼前走出来的那三名穿着标志性的,明显属于曼达洛盔甲的家伙,再看看对方隐隐朝着自己包围过来的目的明确的动作,阿纳金就知道,似乎这一次来袭的敌人,并不是他想的那般,是想要对帕德梅下狠手的那些家伙?
‘没错!’
‘阿纳金·天行者,我们其实是来杀你的!’
阿纳金刚刚说完,中间的那名双手握着DC-15爆能步枪的曼达洛人便直接阴沉地说道,不过,也有可能因为穿着头盔的缘故,所以他说话的声音就显得有些沉闷?
“!!”
“杀我?是谁要你们来杀我的,又给出了多少的赏金?”
稍稍一愣之后,阿纳金突然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如果说,帕德梅是因为曾经担任纳布星的女王,跟贸易联盟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且还引发过贸易联盟的惨败,抓捕过贸易联盟的总督,后来还每每在银河议会里跟贸易联盟的议员过不去,直接或间接主导了银河最高法院对贸易联盟的几次制裁,甚至还曾直接‘唆使’英雄联邦的军队几次三番地打击贸易联盟,所以才导致贸易联盟的总督对她恨之入骨,不惜话费重金也要拿她人头的话,那么,他阿纳金又招惹了谁,以至于有人想要他这个绝地武士的性命?
这个问题,说实话,他非常感兴趣,所以决定先暂时不要动手,就让眼前的这三名赏金猎人再活一会。
‘哼!’
‘没有赏金!也没有谁让我们来!’
左边另一名手持小巧的DC-15S版本爆能枪的冷声回答着。
“没有人指使你们,那又是为什么?”
阿纳金更奇怪了,就这么用不解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三个使用的都是‘第二共和国军’的制式装备,但是却穿着曼达洛人铠甲的家伙。
‘很简单!’
‘听说你以一人之力,杀了足足两百多名猎手,其中还包括十几名强大的曼达洛人……我们不相信,你会有那种力量!’
‘所以,我们来了!’
“我明白了……”
“你们这是想向我挑战,然后好证明你们的勇武?”
阿纳金想起了一部分曼达洛人的传说,所以突然就有些恍然。
‘也可以这么说!’
‘你可以动手了,我们会跟你公平地一战,三对一!’
右边那名拿着不知道是什么型号的爆能手枪的曼达洛人这般说着,并给他的爆能手枪打开了保险。
“……”
“你们很勇敢,挑战我那可是会死的!”
阿纳金不明白,对方都想要不要脸地以三对一了,那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不过幸好,他本来就没有打算跟这些早就让他烦不胜烦的赏金猎人进行一场公平的战斗,所以他们说什么他都是不会太介意的。
‘哼!’
‘我们远古的曼达洛人以前曾以击杀绝地武士以及袭击绝地圣殿而闻名,现在,我们虽然不会去袭击绝地圣殿,但是来袭击你还是可以的!’
‘阿纳金·天行者,亮出你的光剑吧,不然你没机会了!’
说完,三名曼达洛人便缓缓分散开,在呈半包围的队形后,便将他们各自的枪口对准了阿纳金。
“……”
“我猜,你们一直没有主动攻击,应该是想知道当初我是怎么杀死你们的那队曼达洛人的,对吧?”
对方明明早就有机会朝着自己射击,但是却一直没有动手,甚至刚刚自己跟帕德梅在那处露台那里调情时他们也有机会直接远距离狙击的,但是却偏偏将自己给引到了这里,由此,阿纳金便尝试着猜测道,并同时一挥手,弹出了自己的光剑。
‘不全对……’
‘哼!’
‘废话少说,尽管放马过来吧!’
显然,阿纳金可能猜对了一部分,不过,那三名曼达洛人却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紧握着各自的爆能武器,并将枪口对准了阿纳金后严阵以待着。
“可惜,你们今天找错了对手!”
“如果你们准备好了的话,那么,我可要发动攻击了……”
阿纳金习惯性地挥舞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光剑,让弹出的那被磁约束着的等离子光束漂亮剑刃在漆黑的夜色中形成了一个蓝色的圆盾,并做好了攻击的相关准备。
“……”
不过,耍了一道剑花的阿纳金却没有急着冲上去,只是眯着眼,默默地盯着前边的三名敌人。
‘……’
‘……’
‘……’
而三名曼达洛人也同样没有急着动手,他们就那么呈六十度角半包围着阿纳金……因为他们知道,绝地武士的原力会预感他们的攻击路线并提前进行反应,甚至是折射或者反弹他们的爆能光束,所以他们并不急,他们想要等着敌人先冲上来朝着他们之中的某一个动手时再开火。
“……”
‘……’
就这样,双方就这么隔着三五十米的距离默默对峙着,空气中开始弥漫起那种渗人的肃杀气氛。
“!!”
“动手!!”
对峙了一会,当原力告诉阿纳金,眼前的三名曼达洛人很不简单,似乎都是那种强大且经验丰富的家伙,而要是他敢轻举妄动或者随随便便冲上去就一定会死得很惨很惨之后……他就终于忍不住了,就这么在三名曼达洛人微微有些惊愕的瞬间,直接开口冷哼并叱喝着下达了某个让敌人莫名其妙的命令。
嗖~!嗖~!嗖~!
↗↘→
几乎是阿纳金下令的同时,三根精准且阴狠的脊刺便三名曼达洛人身后的花丛中激射而出,瞬间就刺穿了曼达洛人的那曼达洛钢铠甲后扎入了他们的脖颈里,并在那强烈毒性的毒素作用下,让三名精锐的曼达洛人满脸不敢置信地摇晃踉跄着,纷纷丢掉他们手里的武器后捂着咽喉软倒到了地面上。
此时,在那种瘫痪性毒素的作用下,他们甚至连扣动扳机和瞄准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没过三秒,就有两个被直接穿透颈动脉的倒霉曼达洛人还直接歪倒在一旁一动也不动地,显然是已经死透了。
“……”
看到敌人的惨状,阿纳金没有说话,只是一步步地拎着自己的蓝色光剑走到了其中的一名还没有死去,仍旧死死捂着喉咙处的脊刺,并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对他说点什么或者抓住什么的曼达洛人面前。
“现在……”
“你们应该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打败那两百多名的赏金猎人了吧?”
轻叹着说完,阿纳金的身后终于缓缓出现了一只身高足足有四五米,且还长得十分狰狞强壮的精英刺蛇,它刚刚就是利用微弱的原力隐身在三人的身后,并顺利地使用一次脊刺射击就轻易干掉了眼前三名自以为是的曼达洛人。
别说是眼前的这三个了,在阿纳金看来,哪怕再来三十个或者是三百个都没用!因为,这处湖区早就被他布下了大量虫群单位保护着,他刚刚就是故意放这三个古怪的家伙进来的,可哪想,他们竟然是为了来对付他?
‘你……’
那名曼达洛人还想说点什么并想伸手抓住阿纳金的脚腕,然而,阿纳金却默然地一挥光剑,一下子就斩掉了他的头颅,结束了他那被脊刺刺穿喉咙后还想要去跟毒素对抗的痛苦。
“……”
玄的幸福生活
看着倒毙的三名曼达洛人,以及其中的那个被自己斩掉了头颅的家伙,阿纳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上前去,分别在那另外两个曼达洛人尸体身中脊刺的咽喉部位刺了两剑,造成对方是被他击杀的假象的同时,还彻底消灭了那些重要的证物——脊刺。
“去吧!”
“你们继续去潜伏,不要轻易被纳布人发现,也不要让那些赏金猎人再有机会摸进来!”
说完,阿纳金头也不回地朝着豪宅走去。同时,他身后的那只巨大的精英刺蛇在发出阵阵‘嘶嘶’声之后,身影也开始渐渐变淡,竟很快就再一次利用那种进化后获得的微弱原力直接隐身消失不见了踪影。
不过,它爬行时的那种很明显的窸窸窣窣的声响以及庞大的体重在地上草皮的压痕,却已经出卖了它的存在。
“……”
身后的三具尸体阿纳金没有管,也没有让虫群们拖走,因为他知道,纳布的皇家卫队很快就要来了,他觉得,交给他们去处理会比较好一点?
而现在,他需要回去跟帕德梅说明情报和报捷去了,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心情让自己陪她去划船?
想必……
就肯定是没有那份闲情逸致了吧?
不过不要紧,阿纳金正好也没有心情在大晚上的时候陪对方去游湖,那景色固然好,可是在他看来,现在他还是应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联络以及规划他的虫群比较好,夜晚可是他难得的独处时间,游湖什么的,大可以白天的时候再去?
然而,情商有些耿直的阿纳金所不知道的是:此时,在纳布星所在的这个银河系外环边缘地带星系里的某条轨道上,突然就从超光速飞行中跳跃出来了好几艘巨大的飞船,而看着它们的样子,则赫然就是十年前曾包围过以及差点就占据了纳布星的那种有着贸易联盟特色的,由运输商船改装成的环形球岛的贸易联盟母舰?
至于它们为什么是跳跃到这个地方,而不是直接朝着纳布星围去,那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
‘报告!’
重生之美利堅反恐
‘总督阁下,已经抵达纳布星所在星系,请问是否继续前进,对纳布星进行封锁和登陆作战?’
在其中一艘环形球岛的贸易联盟母舰的剑桥里,一个绿皮肤的礼仪机器人走到了总督纽特·冈雷的跟前并报告道。
‘哼哼……’
‘不急,纳布星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不过,我要先回吉奥诺西斯星一趟,那里有我想要的东西,你们先在这里进行必要的侦查,同时做好伪装,千万别让纳布人发现我们的到来!’
‘然后,等待我的攻击命令?’
纽特·冈雷总督那红色的突出双眼紧盯着全息影像中的那颗漂亮的纳布星许久之后,才阴恻恻地对着那个绿皮肤礼仪机器人下达了隐藏和侦查的命令。
‘遵命!’
‘总督阁下,我这就去安排……’
獨家秘戀:金牌教師9塊9
……
——————————
~nnn(..)求票票(..)n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