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vjw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時空長河的旅者 起點-第六十六章 破壁者-索倫!【七千字大章】鑒賞-1hwwc

科幻小說 , , 0 Comments

時空長河的旅者
小說推薦時空長河的旅者
轰隆隆。
伴随着一道道划过天际的刺目闪电,毛哥化身的庞大躯体疯狂追逐着苏子鱼的精神体。祂此时仿佛是一个贪婪无比的猎手,正在竭尽所能地追上猎物,然后毫不留情地撕碎他吞噬他,夺取他的一切权能与神性。
慈父-纳垢的污染并非是完全的支配,祂更加接近于一种潜移默化的心灵污染,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渗入欧克兽人的精神,甚至将某种基因植入它们的躯体。
因为最初的欧克兽人就是在纳垢的尸体上成长起来的,它们完全免疫了瘟疫与疾病,并且此后的欧克兽人都是如此。
——“激活神格!”
苏子鱼的精神体此时已经化作了一个完全由雷霆与风暴构成的巨人,原来在他穿过那一片黑压压的雷暴云时,大量的闪电已经被他的精神体所吸纳,渐渐的由虚体转化为半实体,等到他的身影来到了平流层时,苏子鱼的双眸已经是一团刺目的电光,身体内的脉络是由雷霆所化作的血管,呼吸间伴随着滚滚风雷之音。
庞大的数据流在脑海中疯狂运转。
与此同时,在帝国的心灵同调中枢内部,整个灵能强化仪器的功率已经开启到了最大,苏子鱼的本体悬浮于半空中,他的身体跟外界的心灵同调中枢连接的不再是普通的仿神经电路,而是一道道细微的淡金色闪电,这些闪电并没有破坏心灵同调中枢的任何结构,而是取代了仿神经电路完成了同步协调。
在理论上来说,肉体是根本无法将心灵同调中枢的功率开启到最大的,只有被称呼为【圣者】的精神体才可以办到。
苏子鱼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激活了神格的力量。
如果是按照某些世界的法则,他现在就是圣者,一位半神被单独剥离出来的精神体,转化为了圣者形态。
“不好!”
“他的肉体正在崩溃!……”
心灵同调中枢内,守护在苏子鱼一旁的金发天使突然脸色大变,因为她发现了苏子鱼的身体正在出现某种未知的变化,那是介于能量和血肉间的剥离变化,或者说应该是灵魂转移,苏子鱼此刻召唤的精神体太强大了,在借助【闪电吸收】的神格后,苏子鱼此时化身的闪电巨人几乎已经接近于实体形态。
苏子鱼是半神。
虽然他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很没有牌面的新晋半神,但半神终究还是半神,对于半神来说躯体能量化是一个必须经过的门槛。而神灵死亡复活,那是常有的事情,更换一个身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苏子鱼现在的情况是,他临时召唤的精神体,因为神格【闪电吸收】个汲取了太多的能量,这个精神体逐渐由实体转化的现象。
如果苏子鱼再注入一点神性,那么他召唤的精神体就会变成真正的躯体。
当然。
不会是人类的躯体,而是半神制造的【风暴巨人】,一种半神级的【元素生命】躯体。
现在的情况是苏子鱼高度汇聚能量的新躯体太强大了,以至于灵魂都开始有朝着那边转移的迹象,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的话,又或者是苏子鱼的精神体太久没有收回,那就结果就是闪电汇聚的【风暴巨人】变成他灵魂寄宿的本体,而现在人类的血肉之躯变成半神的化身。
但也有可能是人类的躯体直接死亡,作为被放弃的一部分,灵魂融入风暴巨人的元素生命体内。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对于半神来说,突然元素化虽然会极大的提升自身的力量,可是上限却会受到非常大的限制,除非是夺取远古四大元素主神的神职,要不然的话,可能一生都会被困在元素半神的行列之中。
这绝对不是时空守护者-史蒂芬阁下愿意看到的,因此天使莎尔必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平流层。
苏子鱼此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过去他从未召唤过如此大规模的雷暴气候,虽然这一部分是因为他自身的力量,但是其中也少不了位面泛意识的配合,毕竟没有位面泛意识的配合,他不可能直接影响到整个星球的气候变化。
对于心灵同调中枢内突然爆发的危机,苏子鱼本身是没有丝毫觉察的,他只是觉得现在的状态非常好,非常强大,闪电吸收神格汲取的力量构造了一个无比强悍的躯体。
而现在,他要动用这个能量化躯体的力量了!
——“阳光之枪!”
苏子鱼举起了自己的手掌,直接朝着天空中伸手一抓,下一个瞬间无尽的闪电宛如狂舞的电蛇般汇聚,它们好似一条条狰狞的电龙,从脚下的雷暴云层中涌出,从天空中的阳光中涌出,它们好似无穷无尽一般,直接更改扭曲了天地间的法则,将无尽的闪电之力汇聚到了苏子鱼的掌心,逐渐地形成了一柄真正的雷枪。
并非是一团刺目的闪电,而是实质化的宛如液体雷浆般涌动的长枪。
——“雷神之枪【伪神器】【神性造物】!”
这是苏子鱼身上闪电神性的具现化,它的外形好似一柄巨大的屠龙枪,顶端是跳跃的紫色电弧,枪身的两侧是菱形的枪头,中央则是一团刺目的金色电芒。
眼前的画面一闪而过。
在这柄巨大的雷神之枪汇聚时,苏子鱼看到了一个宛如山岳般魁梧的身影,他悬浮于半空中,仿佛是屹立于天地之间的巨人。
“太阳王-葛温……”苏子鱼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呢喃声。
最古的神族都是巨大的,如同太阳王的长公主,光芒,耀眼,太阳王-葛温的躯体是在被烧尽后,才变成了寻常人类的大小,但依旧显得很高大。此时苏子鱼看到的是太阳王-葛温,真正的神族之王,掌管着原初之火最强力量的神王。
一阵让大地都颤抖的咆哮声传来。
苏子鱼抬头,他看到了一群庞大到遮天蔽日的身影,它们张开的双翼遮蔽了天空和太阳,投下的阴影让大地陷入黑暗,它们的呼吸就是风雷,它们的身躯就是山岳。
“不朽古龙……”苏子鱼喃喃道。
喝!
太阳王-葛温,这个黑魂位面最强大的神,他面对着眼前的不朽古龙,突然投掷出了手中的闪电之枪,闪电之枪在飞出的一瞬间,直接化作了万丈电芒,那并不是闪电之枪的力量,那是闪电神格的具现化,它撕裂了时间与空间,撕裂了现实与虚幻,撕裂了黑暗与光明,将整个黑魂位面的法则重新更改。
在太阳王-葛温出现之前,这个位面是没有时间的,因为对于不朽的古龙来说,时间真的毫无意义。
那个位面第一团出现的光是原初之火。
但第一片照耀大地的光却并非是太阳,那里的太阳只是虚幻的投影,真正照耀大地的第一片光是太阳王-葛温执掌的闪电神格。
苏子鱼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握紧手中的雷神之枪,猛地朝着远处正在逼近的绿皮巨人投掷而出!
一刹那间。
整个天地间都完全失声,但这并非是真的失去声音,而是空间的波动被闪电撕裂出一道道宛如镜面般破碎的裂纹,让声音的传播出现了某种异常。
时间和空间都好似在这一刻被分割开来。
就连苏子鱼此时都有点惊讶于自己爆发出来的力量,因为他看到雷神之枪投掷过后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道不可思议的裂纹,就好像是破碎的镜子,割裂了物质位面的一切,在闪电的面前,时间的流速似乎也变得不一样了。
敌人好似根本无法闪避,甚至都来不及反应,那道撕裂天地的金色雷枪便已经是穿透了它庞大的躯体。
“不……”
“这不可能!……Gork是不可战胜的!……”绿皮巨人发出了充满不甘地怒吼声,如果是它的本体降临,苏子鱼肯定无法对它造成如此大的伤害,但这毕竟只是它的一个精神化身,所以无论它多么的不甘心,此时庞大的躯体已经开始逐渐崩溃。
这里的兽人太少了。
光靠这些兽人,没有足够的兽人灵能大佬,无论是Gork还是Mork都无法将真正的精神体分身降临。
“击杀目标!”
“正在夺取目标化身的神性值!……”
时空监察者系统的提示突然浮现,似乎这次的提示跟过去不太一样,在连接了时空中枢后,系统好似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还没等苏子鱼仔细研究提示的区别,突然间一团刺目的红光乍现,紧接着就是极为刺耳的警报声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警报!警报!”
“发现未知污染精神体降临!……目标极度危险!目标极度危险!……”
“请尽快逃离!……”
“请尽快逃离!……”
突然炸响的警报直接将苏子鱼给震懵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时空监察者系统给他发出如此刺目的逃离警报,所以他心头咯噔一下的同时,多少也猜到了可能是什么鬼东西出现了。
苏子鱼缓缓地抬头。
在他的视线内,在这颗星球的大气层外,一个庞大而污秽的黑影缓缓地浮现,祂并非是实体,而是一个体型根本无法计算,光是目测至少就有一个月球大小的存在,祂宛如黑泥构成的虚幻躯体入水波般荡漾,接着中间蠕动分化出来了一双恐怖的紫红色眼珠子,这双眼珠子直接从外太空注视着眼前的苏子鱼,紧接着蠕动的黑泥化作了一双巨大的触手,就好像是戳破一个气泡般,捅破了保护着这颗星球的大气层薄膜。
淡漠王爺哪裏逃
那一刻,苏子鱼甚至听到了无数痛苦的尖啸声,那是位面泛意识在哀嚎。
目标的存在完全超出了估计。
——“纳垢???远古邪神???虚界之影???”
时空监察者系统无法扫描读取到任何具体的信息,就好像目标的本身正在吞噬一切的信息,虚界的投影宛如黑色的光晕,环绕在这个无比庞大的黑影四周。
系统在这一刻好似失去了某些保护作用。
苏子鱼的精神直接跳过了系统,因为他发现此刻不管是系统的力量,还是他本身的力量,都无法对抗这恐怖的存在,无法保住自己的生命。
“解锁【时之沙漏】!”
在这最后时刻,苏子鱼的精神突然就划过了时空监察者系统的限制,直接连接到了时之沙漏。
随后,他看到了一条宛如梦幻般的金色沙海。
那是时之沙海。
时空长河的入口,无尽的时之沙宛如漂浮在虚空中的星辰,但这些也可能是代表着宇宙中那些宛如尘埃般的星球。
时之沙漏轻轻地震颤,它似乎正在寻找机会。
寻找机会带着苏子鱼跨越时间与空间,直接脱离这个晶壁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逃出眼前这恐怖怪物的追捕,祂是笼罩在虚界的阴影,所有灵能飞升种族的噩梦,在天堂之战结束后的漫长岁月中,祂依靠虚界的四份虚空契约,收割了无数试图借助【灵能飞升】而达成种族飞跃的文明。
大海的深处。
塞北詭事
庞大的利维坦巨兽正在微微颤抖。
遥远的战场。
无数的欧克兽人浑身战栗,好似面对莫大的恐怖般,一时间居然失去了战斗的勇气。
整个星球都在那庞大的黑影下颤抖,位面泛意识已经是化作了一道白色的虚影,那是无数的灵性之光,只有灵能者才能看到的白色虚影迎上了星球外面刺入的黑色触须,然后下一秒漫天纷飞的白色灵光乍现,宛如是下起了一场墓祭的光雨,这颗星球的位面泛意识居然直接被击溃了。
不过。
就当所有人都感到绝望时,在他们的心灵深处突然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吟唱声。
那是宛如界域之外传来的声音。
那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咏唱声,好似垂死者的感激,好似不甘者的悲吼,它们凭空的出现,然后连接天地形成了一面诡异的巨墙。
一面虚幻的巨大墙壁。
婿謀已久之閑王寵妻 午日陽光
整个墙壁是一种低沉死寂的灰色,无尽的灰蒙蒙色调,看不到一丝希望,看不到一丝未来,这面墙壁好似活物般在这颗星球与庞大黑影间舒展身躯,接着那构成墙壁的砖块也浮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那是一张张表情极度扭曲痛苦的人脸。
他们当中有人类,有精灵,有矮人,有兽人,有元素,有恶魔,有天使,有着许多苏子鱼见过的没见过的,甚至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种族,这些灵魂无一例外连同身躯一起被神力压成了砖块,然后用漫长的时间堆砌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堵特殊的巨墙。
——“无信者之墙【投影】!”
半神状态下的准全知,让苏子鱼直接读取了这面墙壁的信息,虽然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它的存在。
无数的人脸转动了过来,他们看向了星球外的庞大黑影。
紧接着,他们开始吟唱。
逆神快穿
那是有许许多多不同的语言所构成的赞美诗,虽然听不懂这些语言,但是苏子鱼却可以明白它的意思。
“吾主索伦!”
絕頂醫俠 咕嚕水
“你是死亡的主宰!……”
“吾主索伦!”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南官夭夭
“你是秩序的守护者!……”
“吾主索伦!”
“你是打破一切枷锁与壁垒的破壁者!……你守望着文明的未来!……你的脚步遍布多元宇宙!……只要有死亡的地方!……必将有你的国度降临!……”
这似乎是献给一位伟大神灵的礼赞。
墙壁上的那些人脸咏唱了这首礼赞的一部分,它们好似代表着某种权能,苏子鱼突然感觉到了空间上的异常,就好似是有什么未知的国度降临了。
它锁定了这里,重叠在了现实中。
一刹间。
苏子鱼眼前的一切都破碎了。
空间好似被撕裂了一道无尽的口子,但仔细看却发现是那面巨大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接着是无比刺耳的尖啸声,数不尽的灵魂化作灰白色的光点飞舞,那是【无信者】的灵魂,它们尖啸着,高喊着,自由,伴随着巨墙的投影一起破碎,接着一股强大到根本无法估计的能量撕开了这个晶壁系的保护屏障。
一只白皙修长,略微有一点点苍白的手掌,从无信者之墙破碎的黑暗虚空中伸了出来!
——“死亡主宰!【破壁者】【神上神】【伟大神力】……”
苏子鱼好似听到了这颗星球难以承受的悲鸣声,但那不是星球在悲鸣,那是残存的位面泛意识在悲鸣。
萬能戒指
时空监察者系统的数据流已经疯狂了。
无数杂乱的无法统计的信息疯狂涌出,苏子鱼甚至光是看着那一只白皙的手臂,便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掉了一样。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半神,身上甚至还拥有了神格。
“破壁者【未知】:某位执掌着晶壁系至高权柄的存在,借助无信者之墙的力量,打破了晶壁系间的壁垒,降临到了另外一个晶壁系中。”
………………
“神上神【圣人】:神上神可重炼地、水、风、火,再造一方天地宇宙,可剥夺众神权柄,将众神以圣者之身打落凡尘。”
………………
疯狂的数据流让苏子鱼根本无法直视目标。
但好像这位存在也根本无法降临到这颗星球上,因为苏子鱼发现对方好似就只伸出来了一只白皙的手掌,然后这只白皙的手掌朝着天空中突然一抓,接着便是响彻在灵魂深处的刺耳尖啸,那只白皙的手掌刹那间显化亿万丈,直接跨越了空间,穿过了这颗星球的大气层,出现在了外面的太空环境中。
——“天神下凡【法天象地】!”
那在突然间颤抖,好似想要逃跑的庞大黑影反应过来之前,它便被那介于虚实之间的巨大手掌抓在了手中,随后便是一声好似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在脑海深处。
——“【不死归亡】。”
好似炸裂的黑色烟花,那让苏子鱼感到无比危险的恐怖存在,就在这样在那只巨大的手掌中碎裂消融,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破裂的空间依旧未能修复。
黑幫主的冷血宮主 悠悠之婷
那只巨大的手掌从天空中收回,然后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朝着苏子鱼遥遥一指,随后是一道叹息声响起在他的脑海中道:“年轻人,神性不是这么消化的。”
下一秒。
苏子鱼的世界改变了。
他不在位于欧克兽人的战场,而是身处于一片冰天雪地的环境中,身体内所有的力量都好似失去一般,他感觉自己此刻就好像只是一个稍微强大一点的凡人。
这里是北境。
往前就是冰雪之国。
苏子鱼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亚麻衣衫,长发随意的披落,脚下空无一物,赤裸着双足踩在寒冷无比的冰雪中,呼啸的寒风带来刺骨的冷意,冰霜宛如刀子一般割裂在了他的皮肤上。
“我该走了。”苏子鱼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明悟。
然后他大步向前,沿着眼前的刺骨风雪,赤足朝着千里之外的冰雪之国走去,苏子鱼有点明白自己此刻的处境了,他好似是陷入了某种试炼幻境之中,或者说这曾经是某位存在经历过的事情,在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弱小的凡人时,他曾经走过这样一条试炼之路。
赤足行千里。
从寒冷的北境一直到冰雪连天的极北之国,某位存在曾经用这种方式磨砺过自己的意志,但这并非是他最终的目的。
苏子鱼闭目感受着体内躁动的神性力量。
它们在不安!
它们在恐惧!
苏子鱼继续着自己的旅途,他穿着单薄的亚麻衣裳,赤足踏在冰冷的雪地上,朝着前方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没有动用任何的超凡能力,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无处不在的寒意渗入了他的躯体,手臂、脸颊、足部很快就开始冻得微微发青,因为没有鞋子保护,足底也开始留下一道道的伤痕。
地面很粗糙,有石子、有枯枝、有不起眼的尖刺,冻伤在逐渐地累积,他身上的划痕也在一点一点变多。
但每一步踏出,苏子鱼都感觉好像是有一柄铁锤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捶打着自己的精神意志,他对抗着寒冷,对抗着狂风,对抗着未知的敌人与怪物,饿了只喝一点清水,吃坚硬无比的黑面包,晚上不点燃篝火,而是在黑暗中握紧弯刀盘腿坐在冰冷的岩石上冥想。
这是剑圣的修行。
当第二天醒来时,他的身上几乎已经遍布风雪,握着武器的双手几乎冻结成冰,稍微用力就能撕下来一点皮肉。
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人也越来越消瘦。
短短一两天内,苏子鱼身上的冻伤便已经严重到皮开肉绽,浑身青紫,但是一股强大的意志却在支撑着他已经接近极限的躯体,支撑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到了最后苏子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他脑子里面的念头就只剩下来一个,那就是一路往前走,走下去,看看那位死神阁下,当初到底经历过什么,他当初作为一个凡人时能够办到的事情,自己也一样可以做到。
寒冷与疲倦仿佛是榨干了苏子鱼最后一丝生命力,他整个人已经是如同枯槁,仿佛随时有可能油尽灯枯,但是不知道何时,他的双眸中已经汇聚起一片精光,身体越是虚弱,他眼中的精光便越是如有实质。
到了最后,他甚至已经失去了对于痛苦的感知,但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好似被捶打般汇聚成了一体。
他从未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如此强大过。
终于。
前方出现了一座冰雪覆盖的城墙,苏子鱼缓缓地停下了脚步,他的目的地到了,不动用任何超凡力量,赤足行走在冰天雪地的北地,他用了七天的时间走了整整一千公里。
就当苏子鱼不由松了一口气,觉得这次试炼的应该要结束时。
他的精神恍惚了一下。
然后下一刻,某种意志迫使他握紧了手中的弯刀,紧接着他眼前的一切画面都逐渐扭曲,冰雪连天的北境高墙不见了,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座燃烧着无数颅骨火炬,由鲜血和白骨浇筑的宏伟王座,在那王座四周是数不尽的恶魔,而那王座的最顶端,则是一个狰狞无比的魁梧身影。
——“杀戮者【死亡神性化身】!”
大清皇家棄 翡翠c
成千上万的恶魔突然转过头来望向了苏子鱼,紧接着宛如潮水般涌了过来,一刹间就将他包围,撕碎,数十道利刃洞穿了他的躯体。
但是他并没有死,相反他的身体伤势正在飞速的修复。
“这里是精神世界。”
“是死亡神性投影的恐惧王座!”一点明悟从心底浮现,苏子鱼突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青春的痛與樂
赤足行千里。
现在正是他的精神意志被锤炼到最极限的时刻,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精神世界里面击败眼前的死亡神性,这应该是当初那位死神,在凡人时期,消化掉的第一点神性力量。
他似乎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幻境,但是他做的并不够好,因为他并没有准备好。
一个是仓促应对神性反噬,而另外一个则是赤足行千里,将精气神锤炼到极限,并最终与神性化身生死之战!
苏子鱼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始终无法彻底驾驭神性力量了。
“来啊!”
想明白这一点的苏子鱼低吼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把心一横,直接朝着恐惧王座最顶端的杀戮者冲去,而他前方迎面冲来的则是数以万计的狰狞恶魔。
如果连别人曾经走过的试炼之路都完不成,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时空的守护者?
“杀!”
苏子鱼的视线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登上最顶端的恐惧王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