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2br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重生東遊記 塞上孤客-第1083章 終南劍派分享-fapub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具体的要进入山洞之后,才能弄清楚。”
“行,那咱们就进去吧。”
裴无名冷静的点了点头,二人并肩往山洞里疾步而去。
到了山洞里之后,青鱼施了个小法术,变了一个火折子出来,勉强将黑暗的山洞里稍微照得明亮了一些,但火折子的扩散范围有限,只能看到周围一米左右的事物,再远一些东西仍然是完全看不清的。
而裴无名又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没有修行人所具备的夜眼,所以山洞里的情况更是完全弄不明白,但青鱼的情况则相对好一些,毕竟他也活了三百多年,而且精怪的夜视功能一般都比凡人强,洞内大致的环境他还是可以看得清。
“前方有一个结界。”
二人大约往洞内走了三十多米之后,青鱼忽然压低声音提醒了起来。
“是邪道士说的那个道门结界吗?”裴无名怔了一怔,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没错。”
青鱼略微一点头,沉声道:“正是邪道士所说的那个道门结界,上面有着比较强的道罡,若非我带了金莲仙子的给的菩提莲护身,恐怕也无法靠近这个结界,这也就难怪邪道士不敢自己进山洞里来救人了。”
“那这个结界……咱们能打开吗?”裴无名迷茫的挠了挠头,此时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虚无的,因为黑暗的山洞里他什么也看不到,对于那个所谓的结界,他更是完全看不见。
“咱两肯定打不开。”
青鱼略微摇了摇头,分析道:“这个结界应该是凡间正派宗门联手打造的一个结界,没有五百年的修为恐怕很难破开这个结界。”
“不过咱们也不用太灰心,既然这个结界里关押着当年邪道士的妻子,而他妻子又是当年巫山神女宫的圣姑,那么想必她的修为也是相当可观的。”
“一会儿咱们三人里应外合,应该问题不大。”
“行。”
裴无名冲着青鱼点了点头,提醒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再靠近一点,先和里面的人取得联系,然后再商量对应之策。”
“行吧。”
青鱼对此并没有任何的异议,应允了之后,便踱步朝着结界的方向走去。
“何人闯入此结界?”
就在二人快要靠近这个山洞的刹那,忽然一个阴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个声音来得比较突然,二人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以至于听到声音的刹那,竟是被当场吓了一大跳。
“嗤嗤……”
随着声音的响起,山洞里顿时又浮出现一片火光,将整个山洞都给照给亮如白昼。
借着火光往前一打量,裴无名竟发现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此人须发皆已经全白,脸上的皱纹更是沟壑纵横,看年纪少说也有一百岁以上,人相当的清瘦,坐在一张石凳之上,后背略微有些佝偻,不过精神状态却是极好,尤其那双眼睛里面,更满是精光,乍一看之下就是修行之人。
“你们是何方妖孽,居然敢跑到这望乡台的禁地中来生事?”白发老人用那双满是精光的双目扫视了在场二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裴无名的身上。
此时裴无名也正好在打量老人,二人四目相对的刹好,裴无名不由得一惊,这个老人的眼神居然如同海水一般深不可测,又如星辰一般让人炫目。
总之与老人仅对视了一眼,裴无名便感觉有些心生动摇,好像所有的精神力都被他的目光给吸了一般,很是怪异。
“不要与他对视。”
唐人街13號 冥靈
就在裴无名感觉心思飘摇之际,青鱼的声音传了过来,与此同时,青鱼的双手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
“呼……”
裴无名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方才的一切仿佛就如同梦境一般。
“刚才我怎么了?”裴无名慌忙将目光从老人身上挪开,朝着青鱼询问了起来。
代嫁 勝妝
“你方才着了他的道。”
青鱼眉头微微一皱,分析道:“若我没有料错的话,这应该是道家的移魂大法,这种法术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双眸能释放出一种光芒,将人的思绪给带进一种虚无之中,从而迷失人的心志。”
“不过这种法术对于寻常的凡人或许有用,但对于有道行的精怪,或者修行之人而言,则毫无用处。”
“方才他就是仗着你是肉体凡胎的凡人,所以用这个小法术迷住了你的心志。”
“太险了。”
裴无名有些后怕的往后挪了两步,再度朝着老人望去,不过这一次他已经不敢再看对方的眼睛了,只是盯着他鼻子以下的部位打量。
“我说前辈,这才打一个照面,你就对我下死手,是不是有失风度啊?”裴无名打量对方的同时,又有些不满的嘀咕了起来。
“那又如何?”
老人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嘲讽道:“是你自己心智不坚,又怎么能怪老夫下狠手?”
“再者说了,方才若是老夫真想下狠手,在你失神的那一刻,你认为自己还能逃得开吗?”
“废话也不跟你们多说,打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这不是你们两个无名小辈该待的地方。”
“那可不行。”
青鱼这时却往前走了两步,将裴无名给挡在了身后,随即与老人对视一眼,询问道:“若我没有料错的话,前辈应该也是道门的高人吧?”
“既然是道门的高人,又为何会躲在阴间的望乡台呢?”
“如果说我们不应该待在这里,那前辈是不是也同样不应该待在这里呢,毕竟前辈是一个大活人,而这里又是阎王的地盘,前辈长期盘踞在这里,同样也不太应该吧?”
“那又如何?”
老人以睥睨的眼神斜视青鱼一眼,反问道:“老夫堂堂的一代天师,还需要你一个小小的鱼精来说嘴吗?”
“我不管你们进入这个山洞是什么目的,但我现在命令人你们,赶紧滚开,否则老夫就真的不客气了。”
火影中的學習大師 沁水的鳥
“如果你们不想客死异乡的话,赶紧滚蛋!”
说到滚蛋两个字的时候,老人已经将一股罡气溶入到了声音里面,以至于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的气场也瞬间变强了两倍有余。
“前辈……”
鉴于对方的气场确实强大,裴无名咽了咽口水,嘀咕道:“虽然不知道前辈是何方神圣,但是我想告诉前辈,我们只是想来救出被困在这结界里的女子罢了。”
“再者说了,这名女子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辈,她只是与自己心爱的人结了一段姻缘而已,也不至于被一辈子困在这暗无天日的望乡台中吧?”
“希望前辈能网开一面,将她给释放出来,让她们夫妻二人团聚吧?”
“她不是罪大恶极之辈?”
老人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重新打量了裴无名一眼,这回他细细打量之下,居然发现这个年轻人长得眉目清秀,而且一脸的阳刚正气,是个不可多得的英才。
最重要的是,此人身上居然还透着一股子灵气,天生的仙骨更是令人有些惊艳不已,这种人就算是万里也挑不出一个来,但今天却叫他给碰上了。
網遊之魔法神偷 文字夢工廠
“奇怪……”
见裴无名的根骨如此奇怪,白发老人不由得暗自嘀咕了一句,心中却是诧异不已。
“难道她是罪大恶极之辈?”
“应该不会吧?”裴无名有些迷茫的挠了挠脑袋,眼神里满是不解的意味。
先前在进入这个山洞之前,他对于邪道士所说的话,至少是信了八成的,不过现在又看这老人的表现,仿佛这其中又有什么蹊跷似的,总之令人很是迷惑。
“当然。”
老人仰了仰头,怒声道:“这女子暗中修习邪术,还与道门的叛徒勾结,怀上了一个邪胎,这还不算罪大恶极吗?”
“我道门正是发现她怀上了足以危害世人的邪胎,这才将她给囚禁在这地府的望乡台中,从而让她永远无法回到凡间害人。”
“你这年轻人长得眉目清秀,一看就是个不可多得的英才,怎么会受人的唆使跑来做这些错事呢?”
“一旦你将她和邪胎给释放出来,那以后凡间发生什么命案,你就是千古罪人。”
“这……这么严重?”
此时裴无名的脑袋几乎都有一些短路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原本一场简单的交易,背后居然暗藏着这么巨大的危机。
“是不是那个邪道士叫你们过来救人的?”老人顿了一顿之后,又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对啊……”
裴无名侧身与青鱼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他也看到了一股被人欺骗的怒意。
显然,此刻青鱼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那就难怪了。”
老人略一颌首,解释道:“这邪道士早年曾是终南剑派的道士,他的天资非常高,而且学习道术也很快,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但此人虽然空有天资,却心术不正,而且急功近利,心眼也很小,并不是一个大将之才。”
“所以终南剑派的掌门人在传位之时,将剑派传给了他的大弟子,并没有传给你们口中的邪道士。”
“这邪道士心中不服,于是在当晚重伤了师傅,并且盗取了门内最高等的道门心法,连夜逃下山去了。”
“终南剑派在发现他逃走之后,于是联合了其它的几个修仙宗门对邪道士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捕。”
“这些进行搜捕的宗门之中,就包括了巫山神女宫,当时她们派出来的人选就是巫山神女宫的圣姑。”
“这巫山神女宫的圣姑同样也是一个修仙宗门的后起之秀,年纪虽然很轻,但修为却已经很高了,而且心思极为缜密。”
沙漏裏的愛人 張小嫻
“她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下山之后,很快就利用自己的智慧推测出了邪道士的藏身之地,并且带着自己的丫鬟连夜去捉拿邪道士。”
“岂料这邪道士诡计多端,三番五次的从圣姑的手中逃走……”
“不会吧?”
当老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裴无名忍不住打断了老人的讲话。
当场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前辈,您说的怎么和我所听到的有些出入啊,我记得邪道士曾说过,他的妻子就是神女宫的圣姑啊?”
“那为什么到了你们这里,他们之间又成了生死仇家呢?”
“非也,非也……”
老人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山洞里关押的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神女宫的圣姑,而且神女宫的圣姑怎么可能看得上欺师灭祖的邪道士?”
“这山洞里面关押的,其实是巫山神女宫圣姑的贴身丫鬟。”
“当时的世人并不知道,这神女宫的丫鬟其实早就与邪道士相识,而且也正是她多次暗中通风报信,才导致邪道士从圣姑的手中逃走。”
“之后她还联合邪道士暗算了圣姑,差一点就将圣姑给杀死,幸好当时其它宗门的人赶到,这才救走了圣姑。”
“但自那以后,神女宫的丫鬟与邪道士二人也就远走高飞,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说,你们所听到的,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我……我该相信谁?”
裴无名无奈苦笑一声,眼前的这些事情,着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老人双眼盯着裴无名,沉声道:“我看你一身的仙骨,并非寻常的凡俗之人,想必应该是天界的某一位神仙转世,所以我认为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相信这位前辈。”
不等裴无名开口说话,青鱼却已经朗声道:“这位前辈所说的话有理有据,比吞吞吐吐的邪道士不知道强多少倍。”
“何况这位前辈的修为在你我之上,原本他并不需要向咱们解释太多,但他却还是耐着性子说了这么多,足见他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緋聞明星戀人
“再者说了,那邪道士一身的邪气,一看就不是好人。”
“若非咱们需要他帮忙,也不至于答应他的交易,所以我相信这位前辈,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