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45優秀都市异能 三國之棄子討論-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這背後絕對是陰謀看書-pb5mr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
“汝重新将伯言遭遇埋伏之事说一遍!”孙策命令跪在他面前的士兵。
前来传信的士兵很是紧张,他可以看的出孙策是万分悲痛,要是发现点什么,估计他立马人头落地,于是乎,这名士兵细细地将之前几个武将教他的话给再说一遍。
周瑜等人全神贯注地听着。
周瑜对陆逊十分看好,认为陆逊是一个值得培养的人才,日后成大器,可以继承他东吴大都督的位置。在内心里面,周瑜是不相信陆逊就这么死了。他很想从中看出一些端倪,希望陆逊还活着。
鲁肃就更不用说了,他和陆逊两人配合了好久,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刻的友谊。鲁肃性格重情义,他除了珍惜陆逊的才学之外,就还有不舍得自己和陆逊之间的情谊。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在战报上是有的,士兵很快就说完了。
所有人听完之后,脸色都十分的阴沉。前来汇报的士兵想要离开都不成,毕竟待会在场的大人物都会问话的。
该名士兵心里很紧张,这一次,好多人都不愿意过来,是上面花了一两金子作为酬劳,士兵才会愿意过来的。普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到一块金子,现在有一两金子摆在面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现在想看看,这一两金子不好赚啊。
周瑜等人都是智者,他们听完之后就感觉到其中有漏洞了。
“伯言的尸体面目全非,而能够证明他身份的就只有一块玉佩?”诸葛瑾疑惑地说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个就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疑点了。
周瑜和鲁肃深以为然。
“还有,战报之中却没有说敌军往哪里去了?这汇报的武将,为何不侦查敌军的动向?要是万一伯言是被生擒了,不小心把玉佩遗留下的,那岂不是闹出一场笑话?”诸葛瑾继续说道。
孙策有点死灰的脸色顿时一红,站了起来,说道:“子瑜,你是说伯言没死?”
周瑜和鲁肃都是一脸惊讶地看着诸葛瑾,他不知道诸葛瑾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诸葛瑾拱手说道:“主公,在下只是说出一些疑点,但却不敢确定。请容在下询问一些心中疑问。”
最後一個道士2 夏憶
“好!好!”孙策当然不会拒绝。
重生豪門之強勢歸來 正月初琪
诸葛瑾拱手对孙策说道:“还请主公将玉佩给在下一观!”
孙策马上就将陆逊的玉佩递给了诸葛瑾。
诸葛瑾摸了一下玉佩的质地,看到了玉佩上的关于陆逊的名讳,抬起头来对跪在地上的士兵问道:“本官问你几句话。你需要如实回答!”
“大人请问!”士兵暗地里在心中做好了准备。
周瑜和鲁肃、孙策都打起精神,看看诸葛瑾看出什么问题来。
“本官问你,伯言带兵追击敌军的时候,汝可在随军之列?”诸葛瑾先问了这个问题。
士兵毫不犹豫地说道:“小的的确跟随陆大人出击,并且一同遭遇了埋伏。”
诸葛瑾轻轻点头,再次说道:“据陆大人所汇报的,他带领一万多兵马出击。看战报说,伯言在一处山谷遭遇埋伏。敌军人数众多,寡不敌众之下,伯言亲自留下来殿后?是吧!”
“是!”这是刚才士兵说的话,他没有反驳。
诸葛瑾脸色严肃起来,问道:“那你们撤离之后,找到援军之后再次返回,花了多长的时间。”
“这个?”士兵就犹豫了起来,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總裁的獨寵嬌妻
“说!”孙策也听出问题来了,语气十分严肃。
士兵被孙策的气势给威慑住了,老实地说道:“我等回到埋伏之地,是一个时辰之后。”
“什么一个时辰!”不单单是孙策,连周瑜、鲁肃都站了起来。
如果是急行军的话,一个时辰都可以从临安郡杀到孙策这里过来了。找到援军再返回埋伏之地,绝对不可能是需要一个时辰。可想而知,在一个时辰之内,陆逊都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狐貍又怎樣 昵琴
“还有一个问题。你们发现陆大人的尸体,在什么地方?还有就是陆大人身上的玉佩是在身体的哪一个地方?”诸葛瑾继续问道。
士兵的冷汗都流出来了。他知道大人物们已经看出问题了。如果不老实说出来,那么第一个死的人就是他了。
士兵一咬牙,说道:“我等是在一个掩埋战死兄弟的深坑内找到陆大人的尸体。至于陆大人的玉佩,小的并没有目睹。不过听其他兄弟说,陆大人的玉佩是放在怀里的。”
傲世狂歌
诸葛瑾得到他所有想知道的一切,于是转过头来对孙策说道:“主公,在下询问之后,可以断定伯言遭遇埋伏之事并非和战报说的一样,其中必有隐情。再者,在下以为伯言并没死,而是被生擒了!”
孙策听到自己麾下居然捏造战报,内心一阵怒火,大喝道:“可恶至极!本公要杀了他们!”
跪在地上的士兵脸色都青了,他感觉自己的小命很快就完蛋了。
怒火之下,孙策看着跪在地上的士兵十分不顺眼,骂道:“来人,把这个混账东西给推出去砍了!”
当场就有两个亲兵冲了进来,一把就抓起了跪在地上的士兵。
士兵惊恐地说道:“主公饶命啊!”
鲁肃站出来阻止,说道:“主公,此事还需调查清楚。在下以为,先留下这个士兵的性命,让人好好审问一番,再做决定。”
周瑜也是说道:“伯符,冷静!”
孙策好不容易摁住了怒火,随后说道:“押下去,好生审问!”
亲兵把士兵给拖下去了。
被拖走的士兵感恩戴德地对鲁肃和周瑜说道:“多谢都督和大人的救命之恩!”
冷王熱寵:毒辣醜妃太誘人
士兵知道自己只要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己知道的一切,小命肯定是保得住的。生的机会是周瑜和鲁肃给的,作为小兵也是知道知恩图报的。
孙策平息了一下怒火,再次看向了诸葛瑾,问道:“子瑜,你怎么那么断定伯言没死?还被生擒了呢?”
周瑜和鲁肃都看向了诸葛瑾,希望听听诸葛瑾的高见。
诸葛瑾正色说道:“从刚才的士兵口中得知,证明伯言的玉佩是在伯言的怀中发现的。这里就是一个致命的漏洞。”
孙策和周瑜陷入沉思,玉佩在怀中也算是一个漏洞?
重生之機甲時代
诸葛瑾笑着看向鲁肃,询问道:“子敬,阁下和伯言相处很久,可有见过伯言拿出他的玉佩?”
鲁肃摇头说道:“吾倒是没有见过。”
周瑜倒是若有所思,说道:“陆家子弟一般都会把玉佩别再腰间?可伯言却没这样做。”
诸葛瑾点点头,对孙策说道:“主公,伯言的玉佩不比一般的陆家子弟,他的玉佩一般挂在脖子上,一般不亮出来。因为伯言乃是陆家的家主!在下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这事情。”
是啊!孙策、周瑜、鲁肃都是想起来了,陆逊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陆家的家主啊。
陆家虽然是一个大家族,可是人丁比较凋零,但是人才倒是不缺,一直都是秉持人才为上,谁最有能耐就是家主。陆逊比起陆家年长的人都要出色,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家主。陆逊从来都不把自己的玉佩给别在腰间,因为他是家主,根本就不用这个来证明自己的玉佩。更多的时候,陆逊就是挂在脖子上。
“所以说要是刘军杀了伯言,把他的尸体掩埋了,这个玉佩更应该是伯言的脖子上挂着,而不是在怀里。”孙策明白了。
“这是一个疑点。伯言的尸体是在一大堆人当中找到的。按照道理来说,搬运伯言尸体的刘军士兵肯定会发现伯言的玉佩。这个玉佩价值连城,无论是谁都会动心的。之所以不拿走,那肯定是有人故意留下来的。”周瑜断言道。
“没错!伯言也是一方主将,他的人头也算是军功。刘军向来注重军功,敌将不砍下他的头颅作为军功,反倒是弄得面目全非,也是一个疑点。”鲁肃的脑袋也开窍了。
孙策听完之后,心中大为轻松,说道:“那就是说,伯言根本就没死。”
陆逊是东吴的栋梁之才,现在可以证明他没死,孙策的心情就舒服多了。
“主公,伯言没死,那定然是被生擒。然刘军主将却制造他已经身死的假象,其中必有阴谋!”诸葛瑾阴沉着脸提出了一个可能。
鲁肃大惊地说道:“不好!主公,刘军抓了伯言,又向吴郡奔去,肯定利用伯言威胁陆家,让陆家为刘军做事!大事不妙啊!还请主公早做安排!”
孙策闻言脸色一沉,四大家族的陆家还是给刘军帮忙,那东吴就麻烦了。
就在孙策想要下令对陆家做出一些动作的时候,周瑜微笑地制止道:“伯符,不必如此!以吾之见,哪怕是刘军怎么威胁陆家,陆家也不会帮助刘军的。”
鲁肃听到周瑜这么自信,急忙劝说道:“都督,要是以往可能不会,但现在伯言可是在刘军的手中。”
“不!不会的。刘军能够给陆家的,主公也可以给。陆家要想投向刘军,也不是这个时候。现在,陆家可承受不起主公的怒火!”周瑜睿智地说道:“陆家不比其他家族,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谨慎行事,自保为上。别的家族可能造反。可陆家不会!”
孙策对于周瑜这个判断,很是赞赏。陆逊带领陆家率先臣服于孙策,这些年来,出人出钱出力,几乎把整个家族的荣辱都放在了孙策的身上。而且一旦孙策知道陆家背叛他,那整个陆家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鸡犬不留!
陆家聪明人多,绝对会权衡利弊的!就算刘军用陆逊来威胁,陆家也会妥妥地站在孙策这边。相对于一个陆逊,整个陆家的存亡才是关键!
“伯言受苦了!”知道陆逊没死,陆家不会背叛的时候,作为人主的孙策叹息了一下。
这声叹息有真有假,就看他人怎么去看了。
“主公,伯言未死之事,还需公诸于众,免得刘军用来大做文章!”诸葛瑾提醒道。
“就依子瑜所言!”孙策觉得有道理。刘军捏造陆逊的死亡,肯定不止有威逼陆家一个计策,绝对还有后手。
孙策马上起手一份告示,严禁传播谣言。同时孙策让人给吴郡的陆家送去消息,说明陆逊没死,且孙策也表示自己对陆家很是重视,陆家在孙策心中地位很大,等等!完全就是软刀子的威胁!陆家的聪明人一定能看出孙策暗地里表示的意思所在。
周瑜没有反对,他同意诸葛瑾的办法,而且今日周瑜发现诸葛瑾比以前的能力见长了许多。连周瑜一时激动,都没有仔细分析,偏偏诸葛瑾就看出来了。
其实诸葛瑾能够看出来,是因为诸葛瑾不像孙策他们那样对陆逊的死很在意。
孙策是陆逊的主公,周瑜很是看好陆逊,鲁肃和陆逊有情谊,而诸葛瑾却和陆逊没什么瓜葛,顶多就是同僚关系。诸葛瑾听闻陆逊战死,短暂的激动之后就没有什么情绪了,很是淡然,不想孙策他们陷入悲伤之中!
孙策对诸葛瑾说道:“今日亏有子瑜,才能够看破刘军之奸诈!”
周瑜和鲁肃也倾佩地看着诸葛瑾。
诸葛瑾没有骄傲,反倒是有点忧愁地说道:“主公,目前还有一件大事为解。假扮我军潜入临安的肯定是刘军,可究竟何人为首,兵力几何,去往那哪里,都是未知!在下心中不安啊!”
何止诸葛瑾心中不安,周瑜、鲁肃也是心中不安啊。
孙策皱着眉头,严肃地说道:“传令吴郡加强防御,临安、会稽、临海、吴郡派出兵马寻找敌军踪迹!各地守备务必谨慎,如若不然,杀无赦!”
偷偷跑进临安郡的刘军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孙策只能下令地方搜寻了。到这个份上,孙策也只能如此了。
谁叫孙策的部下捏造战报,又贪生怕死没有追击,才使得有这样的局面。
孙策内心发誓日后一定要将那些捏造战报的混账东西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