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1dv非常不錯小說 夢迴大明春-452【文官都壞得很】看書-r5hau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复州卫指挥使蔡裕,在王命旗牌的感召之下,立即宣布要带病出征,将那些参与兵变的士卒全部收拾干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出兵嘛,需要一点点准备时间,这一准备就半个多月过去了。
而永宁监城的兵变规模,随着蔡裕打算出征,突然就飞快扩大起来。附近上万军户,纷纷揭竿而起,想要反抗王总督的残暴统治。
三月初,蔡裕还没准备好,王渊已带兵来到永宁监城之外。
拢共不足五百精骑,另外还有千余新兵,即刚整编完毕的逃亡军户。
那四百多精骑,如今全是军官,必须聚在一起,才能保证骑兵部队的战斗力。因此千余新编部队,连称职的军官都没有,遇到挫折估计会一哄而散。
王渊拿着王命旗牌去借兵,周边卫所主官都满口答应,但他们需要花时间做出兵准备。
德獵
王渊也不等了,就带这不到两千人,直奔永宁监城而去。
屁大点的土城,城楼上密密麻麻,全是参加兵变的叛军。且大部分属于老百姓,根本就没打过仗,他们是发自真心要反抗总督暴政。
“仲德,我们是不是很坏?”王渊指着城楼上的百姓问。
王崇无奈苦笑:“在这些百姓眼中,我们确实是官逼民反的大坏蛋。”
军官侵占牧场,可不是占去养马的,而是用来种地的。耕种就需要人口,那么大的牧场,不知有多少百姓赖之以生存。王渊现在跑来收回牧场,便是要砸数万农民的饭碗,那些给军官当佃户的百姓能不造反?
王渊非常赏识王崇,将其视为衣钵传人,此时刻意培养道:“如何平乱?”
“攻心为上。”王崇回答。
王渊笑道:“你来指挥。”
半日之后,王渊在城外安营扎寨,王崇则带着骑兵往城内放箭。
数百封信射进城去,无非表达善意,公布对无地佃户的安置方法。也不知是辽东官员信用透支太严重,还是王渊给出的承诺太优渥,反正城里边的叛军无人肯信,王崇的攻心之策宣告失败。
殺戮之祖 奉謙
“先生,弟子无能。”王崇惭愧不已。
王渊安慰说:“不是你的责任,是这辽东军民,早就不相信官员的屁话。”
王渊此时也非常头疼,他就四百多精骑可用,总不可能拿去攻城吧?至于剩下的千余新兵,根本就是用来撑场面的,打打顺风仗还行,扔去攻城恐怕冲半路上就要逃跑。
身为将帅,最怕急躁。
王渊不急,围而不攻,等着城内叛军犯错误。
獸妃驚天下
说是兵变,其实是民变。如今正值春季,且不说城内粮食是否充足,那些叛军心里还想着春耕呢,恐怕围城一个月就全军发慌了。
趁此机会,王渊派人清丈牧场,这个时候没人敢来阻止。
廢物公主也傾城 落年之水
王渊倒是希望有人跳出来,正好可以立威。城内他攻不进去,城外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四百多精骑可不是摆设!
半个月之后,带人清丈牧场的弟子费渊,回来禀报说:“先生,还未清丈完毕,但情况已经坏到极点。目前清出的一千多倾牧场,被占得一亩都不剩,草场已经被毁了,放眼望去全是农田。”
“意料当中。”王渊并不愤怒。
前面说了,辽东苑马寺有六监二十四苑。朱棣死去没多少年,就实际只存清河、滦河二苑,其余二十二苑牧场全被侵占干净。
正统年间,朝廷派大臣督理马政,也只恢复了永宁监的全部牧场(共四苑)。
至成化年间,又只剩下两苑牧场,朝廷再次派大臣进行整顿。
到弘治朝再废,继续整顿牧场,整来整去也整不出个结果。
没办法,不管是辽东督抚,还是苑马寺官员,都不敢跟地方卫所闹翻。更棘手的,便是恢复马场之后,那些种地的百姓如何安置?先别提怎么安置了,那些百姓造反怎么办?
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冷面Boss王牌妻
……
城内。
叛军副统领张禄说:“大哥,官兵这是不打算走啊,城中百姓都闹着要回去春耕。”
叛军头子高杭郁闷道:“谁想耕田就回去,反正我不走,外面可是王二郎!”
张禄有些不信邪:“咱们拥兵上万,一起杀将出去,外面千多号官军能顶得住?”
“你打过仗吗?”高杭问。
张禄摇头道:“没有。”
純情高手 夜雲端
高杭又问:“你听说过刘六刘七吗?”
张禄笑道:“那是河北的好汉,三番五次杀到京畿,折腾好几年才被灭掉。”
高杭叹息:“王二郎刚中状元的时候,只带着两百骑兵,就敢硬冲万余义军,义军真被他冲溃了。咱们手里的庄稼汉,能跟刘六刘七的义军比?”
“还有这种事?”张禄大惊。
“你现在敢出城吗?”高杭问道。
张禄连连摇头:“不敢。”说完又来一句,“要不咱们投降吧?”
高杭大怒,飞起一脚踹去:“你他娘还不如找根绳子上吊!”
张禄捂着痛处:“我就随口说说,又不当真。”
高杭气得够呛,坐回去说:“把姓凌的带来。”
张禄嘀咕说:“那姓凌的杀掉算了,留着也没用,杀了还能省一份口粮。”
刚刚坐下的高杭,气得又站起来,抄起茶杯砸出:“从三品文官,你说杀就杀?真杀了他,咱们就死透了!”
無上征服系統
凌相不仅是山东按察副使兼辽东苑马寺卿,还兼着辽东行太仆寺卿,论官职也就比王渊低一级。
辽东行太仆寺卿和苑马寺卿,刚开始本来是分开的。由于马政严重驰废,宣宗想要废弃辽东行太仆寺,遭到兵部尚书王骥的强烈反对。最后虽然没有真正裁撤,却大量精简机构,且两卿慢慢变为一人兼任。
王霸蒼穹
不多时,凌相被带过来,这回是穿衣服的。折辱折辱就行了,总不能一直光着身子,万一冻死了可怎么办?
凌相昂首挺胸而来,冷笑道:“王二郎已经杀到城下了吧?何必死撑着,快快投降为上。”
高杭吓唬道:“城内军心不稳,我想杀了你凝聚军心。你还有什么遗言?”
凌相虽然被吓得背心冒汗,但还在死撑:“吾为从三品大员,你若杀了,便再无回头之日。你是想等着蔡裕出招吧?我一旦被杀,就算蔡裕能够成功,你们这些人也必死无疑!”
“哈哈哈哈哈!”
被看穿心思的高杭,突然放低架子,笑着去拉凌相的手:“凌大人,之前多有得罪,我跟你陪个不是。”
凌相板着脸说:“你若真心道歉,便把我放出城去。”
“这不行,”高杭连连摇头,“凌大人,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凌相也不想死,冷笑道:“你说。”
高杭说道:“我若死,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到时候就把凌大人一刀砍了。所以呢,我有活路,凌大人才有活路。凌大人,你学问渊博,帮咱指条明路如何?”
凌相说道:“明路就是立即开城投降!”
“放屁!”
凌相勃然大怒:“你这混账,老子诚心求教,你却让老子去死。正德四年之事,老子又不是不知道!”
正德四年,辽东曾发生过一次兵变。朝廷拨银子招抚,叛乱很快平息,但却秋后算账,把领导兵变的头子们全杀了。
这事儿是刘瑾引发的,他派太监清查辽东屯田,说是要把屯田发还给军户。确实发还了一些,但太监贪污得更多,把军官和军户全都给逼急了。
安化王叛乱,也是刘瑾引发的,原因跟辽东兵变一模一样。
刘瑾在全国都这么搞,派出太监四处清丈土地。说是要分田与民,暗中却搜刮无数,逼得正德初年到处都在造反。
此时此刻,辽东镇守太监的弹劾奏章,已经发到司礼监了,并且还转给内阁,让朝中大臣都知道。弹劾罪名,便是王渊在学刘瑾,利用清丈牧场为借口,残害复州军户,并将牧场和良田占为己有,逼得数万百姓揭竿造反——从头到尾不提兵变。
科道言官愤青多,都是些没遭受过社会毒打的年轻人。他们得到这个消息,也不管是真是假,顿时有无数言官跟风弹劾。
科道言官和太监同时闹起来,再加上辽东酿出“民乱”,若换成其他文官做督抚,早就被召回京城问罪了。
而蔡裕和高杭,打的也是这般主意,想把事情搞大逼走王渊。
但一向不理朝政的朱厚照,却提前给司礼监打招呼:“但凡有关于王二郎的奏章,全部留中不发。”
君臣二人,早在王渊讨差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足够默契。
網遊之逍遙霸主
王渊当时说:“陛下若欲收复朵颜三卫,便要在辽东养马。若欲在辽东养马,就得恢复牧场。若欲恢复牧场,就肯定有兵变或民变。”
朱厚照笑道:“兵变杀兵,民变杀民,二郎放手去做,朕只想要战马!”
此时此刻,听得高杭的说法,凌相讥笑道:“你知朝廷要秋后算账,还敢聚兵造反?”
高杭说:“只要王渊离开辽东,我自然能保不死。”
“现在还这么想?”凌相反问。
高杭默然不语,他发现自己被坑了,这个王总督好像逼不走。
凌相幸灾乐祸,开始出馊主意:“这造反跟打牌一样,你得有底牌才能赌下去。必然逼不走王二郎,那就要弄本钱跟他谈判。”
“怎么弄本钱?”高杭问道。
凌相说:“把你的人都拉出去,跟王二郎堂堂正正打一仗。他就那点兵,胜得败不得。只要你打赢了,他手里的兵还能剩几个?到时候就是他求你,而不是你去求他。他要帮皇帝督理马政,第一要务是养马,不是找你的麻烦。你急,他也急。出城去打,打赢了他就有求必应。”
高杭气得不轻:“老子若敢出城打仗,还用问你这个混蛋?”
凌相讥讽道:“城中一万多人,都不敢跟城外千把个打仗,那你还造个屁反,趁早抹脖子算了。”
“老子不是造反!”高杭脑子好乱。
“这话你自己信吗?”凌相反问。
高杭说:“我信,朝廷不信。”
“都一样,”凌相笑道,“除了出城打仗,你还有什么选择?等着蔡裕来救你?永宁监城发生兵变,他作为本卫指挥使,必须调兵前来镇压。他的缓兵之计能拖多久?王二郎若一直不离开辽东,蔡裕迟早要亲自来收拾你,你就别想着他给你擦屁股了!”
被凌相一通分析,高杭直接瘫坐在太师椅上。他除了出城打仗之外,好像确实没有别的选择了。
就算蔡裕还能一直拖,城内的粮食却不够用,城内的军心比粮食更不够用。估计粮食还没吃完,城内军民就要闹着离开,到时候多半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
左思右想,高杭咬牙道:“那就打。拉出去打一仗,老子就还不信了,他王二郎真有三头六臂!”
凌相一脸奸笑:“将军豪气干云,本官佩服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