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nqa寓意深刻小說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第一百一十六章 復仇!血玉項鍊!讀書-opies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小說推薦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那我们谈谈吧。”
唐杰淡淡道,之所以没有立即杀死血袍男子,他是想要问清楚事情的原委。
至于让玄叶从血液中得知血袍男子的记忆则有点不靠谱,因为玄叶看到的记忆全都是残缺的碎片,根本拼凑不出完整的东西。
残血谷的一个大厅之中,唐杰与血袍男子坐下。
“说说吧,残血谷的人为何要袭击我?”唐杰开口询问道,血袍男子一见到他就一副要逃跑的模样,肯定是知道此事的,不然不至于如此。
血袍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的道:“我……我们残血谷乃是一个杀手组织,收取佣金,刺杀目标,我……我们本身跟你没仇,还望见谅啊!只是收钱做事而已!”
“果然如此……”
唐杰暗道,残血谷隐藏的如此的隐秘,只因为这是修仙界的一个杀手组织,那枯瘦老者之所以刺杀唐杰,也仅仅是因为接了任务。
“是谁雇佣的残血谷杀我?”唐杰立即追问,那雇佣残血谷杀人之人,估计也是令唐天豪变成妖魔的凶手。
血袍男子尴尬道:“这个……不清楚,我们残血谷收钱办事,是不会追究雇佣之人的身份的。”
残血谷为一个杀手组织,自然不会去询问雇佣他们之人的身份,只要钱到位,他们就会派遣杀手出动。
当初雇佣残血谷之人,根本没显露身份,只给了佣金,雇佣残血谷的精英解决唐杰和唐天豪。
“那留你没用了!”
唐杰眼神一冷。
血袍男子见状连连摆手:“慢着慢着!有话好说啊!虽然对方没有显露身份,但要刺杀你之人的身份很好猜的,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你都知道些什么?”
唐杰暂时没有动手,他皱眉道。
血袍男子咳嗽一声:“与你和你父亲有深仇大恨的,也就只有宫家的宫武公子了,你的母亲……为云家大小姐云梦,出身尊贵,自身的天赋也极为出众,自小与那宫武订婚,算是门当户对。”
“只不过宫武为人很花心,经常流连于烟花场所,云梦大小姐为了不让婚约作数,于是……不知和谁有了身孕,婚约因此作废,不过宫武肯定是对此怀恨在心的,雇佣残血谷刺杀你们之人,十有八九就是宫武!”
血袍男子很肯定的道。
“果然与母亲有关?”
唐杰皱眉,他母亲的身份唐天豪都不知晓,但在修仙界中并非什么大秘密,甚至曾经是修仙界的一件流传的很广的八卦。
云梦出身名门,本来与另一个名门之后订婚,本是门当户对,但那名为宫武之人是个很纨绔的弟子,云梦于是为了不下嫁与他,才和唐天豪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怀上了唐杰。
在二十多年前,这件事情还成了修仙界许多人的饭后谈资,云家面子上挂不住,禁足了云梦,让其以后永远不得离开云家一步,而宫武则无疑同样脸上无光,承受了许多人的嘲讽,云梦宁愿找个陌生人都不愿意嫁给他。
宫武报复不了云梦,才想着拿唐天豪、唐杰出气。
但唐天豪、唐杰的身份,只有云家少数人知晓,三缄其口。
宫武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是调查出了唐天豪、唐杰的下落,于是派人前往青山寺,伪装成云梦的仆人,诓骗他们离去。
可那时唐杰不在,只有唐天豪跟着宫武的人离去了,在路上遭了毒手,被喂食了妖魔的心脏,化为了嗜血的妖魔。
一想到仇人每天都过着地狱般的日子,宫武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快意。
但过了一两年,宫武又得到了消息,唐天豪恢复正常了,唐杰还成了什么武道大宗师,这令宫武如何受得了?于是找上了残血谷,出钱雇佣残血谷的杀手解决唐杰、唐天豪。
残血谷也派遣了门内的精英杀手,本以为解决唐杰不成问题,结果反而身陨了。
也正是那时候开始,身为残血谷谷主的血袍男子才是仔细的调查了唐杰的背景和身份,知晓了唐杰是云梦之子。
“这真不管我的事啊,那次刺杀失败后,宫武还给我大价钱要我亲自出手来刺杀你,但被我给拒绝了!我先前不知道你是云家的人,而且接任务的不是我!”
血袍男子一脸的可怜的道,他无比配和,知道自己唯一活命的希望就是全力配和,知无不言。
宫武让残血谷刺杀唐杰,结果失败了,宫武立即派人再度找到了残血谷,并且追加十倍的报酬,让残血谷谷主血袍男子亲自出手击杀唐杰。
但血袍男子在自家杀手失败后亲自关注了此事,更是通过调查得知了唐杰的身份,为云家大小姐的亲子。
云家,这在大夏皇朝是传承了万年的大家族,金丹境强者不下二十位,最近更诞生了一位极境金丹的剑修,血袍男子还得知了那位剑修是唐杰的亲舅舅!
这种情况下血袍男子都后悔残血谷接受过刺杀唐杰的任务了,哪里还敢再接受雇佣?
唐杰没死还好说,如果死了云家的强者说不定会报复,他们小小的残血谷可顶不住。
血袍男子拒绝了雇佣,再高的价钱也没答应,只期望没人注意到残血谷,却没想到唐杰今天毫无征兆的来到了残血谷,血袍男子到现在都不知道唐杰是怎么发现这无比隐秘的残血谷总部所在的。
血袍男子在心中把宫武都快骂死了,如果不是宫武他也不会招惹到唐杰,所以唐杰一问,他便毫不犹豫的把宫武给供出来了!
只手遮天
“宫武么……”
唐杰眼中闪烁着寒光,这个宫武便是导致唐天豪变成妖魔,承受了两年地狱般的生活的人,也是雇佣杀手在嵩山袭击他之人。
超級共享系統 子凝語
女總裁的超強兵王 金龍嘯天
“宫武他如今在哪?”
唐杰立即询问道。
血袍男子如数家珍:“宫武为皇都宫家之人,且是宫家老祖的孙子,为人纨绔好色,被贬到了南悦城担任城主之位,磨砺性子,如今的他定居在南悦城!”
宫家,为大夏皇朝皇都的大家族,整体实力不比云家弱,都是大夏皇朝的顶级家族,高手众多。
这宫武也算是出身尊贵,为宫家老祖一脉,但本身修炼资质一般,而且是个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被宫家老祖给发配到了南悦城,担任城主之位,磨砺性子。
“很好,带我去南悦城,找到宫武,如果比我发现你有一个字是骗我的,你就跟他一起死!”
唐杰微微点头,更是对血袍男子冷声道。
“是……是,只要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行!”血袍男子暗暗叫苦,脸上却是一副卑微的、听之任之的模样。
血袍男子很聪明,知道如今耍什么手段都没必要,只有让唐杰达成所愿才有活命的可能。
“南悦城……宫武……”
唐杰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这个宫武是他必杀之人!
南悦城,此地为大夏皇朝的一座大城,人口数百万,相当的繁华。
在南悦城的城主府的修炼室之中,一个男子正闭目修炼着,男子的脖颈上挂着一条项链。
这项链很奇特,像是血液凝结而成的,通体血红,犹如一颗血色的水晶。
暴君的絕色妃
在男子修炼之时,血色水晶之中隐隐有一条条白色的气雾在流动,在男子的口鼻间循环。
男子看上去不满三十岁,生的很英俊,但一双眼睛则给人一种淫邪、心术不正之感。
此人正是宫武,皇都宫家之人,出身十分尊贵,本身在南悦城担任城主之位,都只是对其的磨砺。
獨愛毒辣小妻子 桃桃兇猛
半晌后,男子睁开了眼睛,他脸上满是赞叹之色:“这条项链究竟是什么宝物?竟是令我的修炼速度提升了十倍不止?而且在修炼之时,我的资质都似是有所改变,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受!”
“我刻苦修行了三天了,是时候出去放松一下。”宫武起身,将脖颈上的项链给取了下来,放进乾坤戒指中,伸了个懒腰。
宫武走出了修炼室,在门口的位置,有一个老者守着,见到宫武出来,老者连忙道:“少……少爷,老爷吩咐你在突破至金丹境之前不得外出,他都亲自来南悦城监督你了!”
宫武闻言挑了挑眉:“我就是出去透透气而已,修行讲究的是劳逸结合,我马上就回来,你敢将此事告诉我父亲……有你的苦头吃!”
老者叫苦不已,只能点头:“老仆遵命。”
宫武的父亲,为宫家老祖之子,也是宫家有数的强者,但为了自己这儿子却是烦透了心。
宫武本身的资质其实不算差,更有宫家给予的修炼资源,肯刻苦努力修炼,早就能跨入金丹境了,但宫武贪图享受,修炼对他来说太过枯燥了。
为了让宫武尽快突破进入金丹境,也为了让自己这儿子收点心,宫武父亲亲自来到了南悦城监督他修行,更将宫家老祖借给他的珍贵宝物交给了宫武使用。
只不过这种种优异的条件,宫武都并不珍惜,依然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外面花天酒地。
宫武独自一人离开了城主府,他好歹也算是个筑基期修仙者,还用不着凡人侍卫来守护!
烟波楼,这是南悦城内最大的烟花场所。
“宫武公子来了!”
“宫公子,你都好长的时间没来过了,月儿好想你啊!”
烟波楼内,宫武的到来令烟波内的一个个美貌女妓都是眼睛一亮,向着宫武聚集而来,一时间莺声燕语,引得其余客人频频侧目。
对于这些卖身到烟波楼内的女妓来说,宫武简直就是金枝玉叶,人中龙凤,能够攀上他这个高枝,未来都将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宫武不但是南悦城的城主,更传闻来自某个修仙世家,来到南悦城只是为了历练而已,身份之尊贵远非那些个达官显贵能够相提并论的。
“哈哈哈,本公子今天不回家,你们都能得到本公子的宠幸!”
宫武被一众美女环绕着,他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修炼哪有这种被美人环绕,如同皇帝般的享受快活?
“嗯?”
宫武忽然一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注视感,这令他忍不住向着视线传来处看去,却见到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格格不入的三个人。
一个黑衣青年,一个血衣男子,以及一个穿着锦衣,肤色苍白无比的孩童。
这三人自然是唐杰、残血谷谷主以及玄叶。
根据血衣男子的情报,这烟波楼是宫武最喜欢来的地方,几乎每天都来,所以唐杰便在此地守株待兔,果然等到了他出现。
血衣男子低声对唐杰道:“他……他就是宫武。”
唐杰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宫武接近,一双眸子中不带丝毫感情的道:“你就是宫武?”
被唐杰的眼睛盯着,宫武有不妙的预感,他不是傻子,此时整个烟波楼内的热闹都消失了,所有的女妓、客人都像是受到了无形力量的影响,目光呆滞。
“你是谁?”
宫武心惊的同时,缓缓的向后退去,要逃离这烟波楼。
“嗤!”
然而唐杰一只手掌探出,由远及近,瞬移一样出现在了宫武的面前,一把闪电般抓住了宫武的脖颈,像是抓住一个婴儿般轻松。
“我叫唐杰。”
唐杰露齿一笑,那笑容却令宫武只觉得一股寒气袭上了头顶。
“唐杰……唐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宫武心中恐惧,唐杰会出现在这里,他再傻也知道对方是来找他报仇的!
“我……我不是宫武,你……认错人了……”
宫武忍着恐惧,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的道。
可唐杰自然不会相信,他似笑非笑的道:“刚刚那些女子都称呼你为宫武公子啊,难道你是宫武的孪生兄弟不成?”
宫武终于崩溃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了起来:“唐……唐公子有事好商量,有什么仇怨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我之前也被仇恨冲昏了头,早已诚心悔过许久了……”
“去地狱悔过吧!”
唐杰不为所动,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变成妖魔的那两年所受的苦楚,和当初重伤之际差点被杀手趁人之危憋屈杀死的事情,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
黑级浮屠!
唐杰体表黑芒闪耀,将宫武吞噬进入其中。
“啊啊啊!”
宫武骤然瞳孔剧烈的收缩,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的灵魂都被吞噬进入了地狱之中,承受着下油锅、腰斩等等酷刑的折磨。
对这宫武,唐杰没有让他死的这么轻松,而是要让他陷入地狱之中,受尽折磨而死!
“啊……啊啊!”
宫武双目圆瞪,凄厉的惨叫,嗓子都嘶哑了起来,一旁的血衣男子看到这一幕,有些不寒而栗。
过去了一刻钟,宫武双眼失去了神采,口水直流,眼睛、鼻孔中都渗出了血来,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在黑级浮屠的长时间折磨下,他的精神彻底崩溃的死亡,在极致的痛苦中死亡!
“狠……太狠了,幸好我够配合……”血衣男子见状连连吞咽唾沫,这宫武哀嚎了十多分钟才死亡,受到了恐怖的折磨!
天才兒子迷糊老婆
呼!
唐杰长出一口气,心中也一阵阵的轻松,总算是成功的复仇,杀死了这谋害过他和唐天豪的罪魁祸首!
唐杰随手将宫武的尸体给扔进了乾坤袋之中,对一旁的血衣男子、玄叶道:“好了,事情完成了,我们走吧。”
“嗯!”血衣男子、玄叶都点头。
一行三人离开了烟波楼,冲天而起,消失在天边。
而此时在这烟波楼内,一个个女妓、客人茫然的双眼才是恢复了清明。
“刚刚……宫武公子是不是来过了?”
“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时间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这些客人、女妓都很茫然,因为他们感觉刚刚似乎忘记了些什么。
这是唐杰的神魂的力量的影响,能够令看到他的脸的人忘记见过他,当然,只对一些普通人有用。
三人一路飞行离开了南悦城,在南悦城外的荒野停了下来。
血衣男子一脸赔笑的道:“唐公子,如今你已经报了仇了,能不能……放小的离去?”
血衣男子明白,宫武的死宫家估计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愿意查,肯定能查到事情的原委,他如今只想快点离开,然后收拾一番跑路,如果让宫家知道他也参与了此事,给唐杰指路,他估计也得遭殃。
血衣男子决定离开大夏皇朝,去其他国度避避风头。
冷面總裁強寵妻 晴子卿卿
“他想杀我?快逃!”唐杰正准备说话,他猛地脸色一变,这令一直观察唐杰脸色的血衣男子顿时心中一惊,以为唐杰是想卸磨杀驴。
血衣男子毫不犹豫的向后退去,要与唐杰拉开距离,逃离此地。
然而唐杰根本没有攻击血衣男子,而是一把抓住了旁边的玄叶,将他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并且体内的金钟罡劲运转,十二关金钟罩!
一口金色的大钟浮现,将唐杰和玄叶都给笼罩在了其中。
“怎么……了?”
血衣男子的眼神有些茫然,唐杰的举动不像是进攻啊,而是在……防御!
絕世天君
“噗噗噗!”
下一秒自天空的云层之中,成百上千道剑光犹如雨点一样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血衣男子完全没料到这一点,身体在漫天的剑光中被撕扯的粉碎,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敌袭……”
这是血衣男子的最后一个念头。
“铛铛铛!”
而一道道剑光落在金钟罩之上,则是发出了金铁交鸣声,金钟罩反震而回的劲力将这些剑光都给弹开!
玄叶这才反应了过来,一双眸子变得血红,抬头看向云雾之中,在那里,一个身穿青衣,周身环绕着剑光的人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