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t10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四一三章節奏回來,步步殺機相伴-fh4o6

科幻小說 , , 0 Comments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九区,军监局下属某监狱内,四名士兵将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从监室内提了出来。
他是原浦系军团197旅旅长浦明,是浦沅的亲弟弟,在西北一战中被混成旅活捉,一直关押至今。
浦明戴着镣铐,被架出了监室,目光依旧有神的扫了一眼四周,用流利的中文问道:“这是要送我上路吗?”
军监局的军官看着他,话语简洁的朗读道:“经九区军政议会,庭审会审理,浦明因故意挑起边境战争,恶意侵略待规划区,对无辜民众进行残忍杀害……现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浦明停顿一下,只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签字!”军官皱眉命令道。
浦明并没有任何过激反应,非常配合的在判决上签字了,按了手印。
一切超乎寻常的顺利,军官带着士兵,押解着浦明走出了监狱。
室外,十几家九区官媒的人早已等待多时,蜂拥着冲上来对着浦明一通猛拍。
一名男性记者,举着麦克风,不停的往前挤着问道:“浦明先生,您对这次判决有什么看法?对西北战线死伤的士兵,将领,以及无辜民众,有什么想说的吗?”
浦明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能好好活着,谁打仗啊?老三角地区,联合政F不管,亚盟不管,我们不打仗,没出路……!”
“您这是不是有些强词夺理呢?侵犯他人的财富,资源,甚至是生命,就是生存下去的必要理由吗?”记者又问。
“打就打了,你怎么理解都行。”浦明没有争辩,只安静的任由士兵拉扯,上了囚车。
车外,十几家的记者还在追着浦明猛拍,而军情人员也没有阻止。
足足十分钟过后,领头的军官才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出发!”
……
汽车一路颠簸,沿着监狱外的小路行驶了不到五公里,停在了一处荒地旁边。
浦明被押解下车,冲西北方向跪下,昂着头,一言不发。
“举枪!”
八名士兵举枪。
浦明闭上眼睛,冲着西北方向磕头叩首,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思念家乡,思念部队,还是对自己在西北线上战死的士兵愧疚,亦或者是……他对那些线内的无辜遭受牵连群众,以及三大区战死的士兵,致着最后的歉意……
“亢亢亢!”
枪响,浦明身死。
也就五分钟后。
三大区主流媒体,网播台,全面报道战犯浦明被依法枪决的新闻,而他跟那名男记者说的话,则是一句也没有被公开。
……
老三角地区。
浦沅坐在自家的院子内,正在往火炉里填着浦明生前穿过的衣物,跳跃的火光映照出他的脸颊,这个杀伐果断的司令,此刻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我和惡魔有個契約
别墅内,浦家成年的孩子们,已经其他亲属,全部走了出来。
浦沅没有回头,只坐在小马扎上说道:“铭记这一刻啊,你们现在所有拥有的一切东西,都是他这样的人换回来的。”
院内,痛哭声响起,小辈的人上前磕头。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副官走过来递出了手机:“是五区的电话。”
怨咒之筆仙
“喂?”浦沅接起。
“浦沅司令,我想问问你对川府地区的态度。”
“我弟弟死了,就在刚刚。”浦沅站起身,话语简洁的说道:“我的态度,取决于你们到底能给老三角地区的人带来什么!”
……
远山生活镇十五公里外。
重都赶来的联保自卫军,已经拉开阵型,架着炮兵阵地,准备冲着吴天胤的部队,以及马里昂武装开火。
前沿防御阵地内。
吴天胤裹着军大衣,扭头冲着安仔问道:“看他们的阵型挺结实啊!”
“妈的,浦系军团搞来了三百名军官顾问团,有行家指挥,肯定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安仔皱眉回道:“不过真打起来,咱们也不虚他!”
“秦老板那边咋说?”吴天胤语气平淡的问道。
“他说不着急,估计还有棋没下。”安仔轻声回道。
二人正在沟通之时,左侧方向突然泛起了两声炮响。
“卧槽,开火了?”安仔立马向左侧方向看去。
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小白带着一百多号人,将索爷,何家的人,以及在楠木被抓住的王家子弟,两大公司核心成员,全部摁在了地上,命令他们跪下!
炮声也引起了重都自卫军的注意,起码有上百名领头人员,全部拿起望远镜看向了山坡上。
小白摆手吼道:“举枪!!”
醫律
一百多号人,闻声立马举起了枪械。
重都自卫军的阵地中,何太勇彻底懵B了,拿着望远镜,看着索爷以及自己家的亲属,全部被摁着跪在了地上后,表情呆滞的说道:“人质还没交换?他们是什么意思!”
小白冲着重都自卫军的人吼道:“妈了个B的,好好谈不行,那就别谈了!杀人,祭旗,开战!”
“老何,我们被卖了……!”索爷面目狰狞的吼了一句。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靈小哥
“亢亢亢……!”
枪声接连响起,被羁押依旧的四大家族子弟,全部被杀!
何太勇看着这个场景,瞬间崩溃了,摔掉望远镜吼道:“我CNM的,不是说五区那边换人十拿九稳吗?!为什么他们被杀了?”
数秒后。
后侧部队的郑星辉立马联系上了何太勇:“老何,你听我说……!”
“我说你妈了个B!”何太勇瞪着眼珠子吼道:“李致勋什么意思?!不管我们两家人了!”
“老何,老何,这个事情我会问李致勋,但现在部队已经靠上去了……!”
“不用你问,老子带兵进城,亲自问他!”何太勇直接扔掉对讲机,回头吼道:“索家的兵,何家的兵,给我撤出战场,回重都!”
……
远山防御阵地内。
吴天胤冲着秦禹竖起大拇指:“时机到位,牛B!”
醫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夜深人靜*
“艹尼玛的!索家,何家只要不动,他们至少减员三到四千人的战力!”秦禹瞪着眼珠子说道:“剩下的那点人,他还敢攻吗?老子就让他在这儿罚站,只要他们退了,六千人马上给我贴上去,往死里打!!”
“没问题。”付新浩点头。
仙妻
秦禹扭头立即吩咐道:“猛子,给他们打电话,重都的火可以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