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8zn好文筆的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七百四十九章 悟空再上天,菩提坐蓮池鑒賞-ltavf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那一声滚字,让接引圣人含笑了几个时辰,心情骤然欢畅。
天道也有今天!
李长寿看着云镜中不断变化的画面,面容多有忧虑,关注点自是在孙悟空身上。
其实心底也在暗爽。
这俩后辈,不讲武德!
怎么能对天庭德高望重的玉帝信使如此凶悍?
且说那冒牌货太白金星现身,欲阻哪吒与悟空的大战,反倒得来一声喝骂,这老倌儿面色却是毫无变化。
哪吒与孙悟空打出真火,在空中互相对碰,留下道道残影。
十方鬼神齐惊心,老牌大能眼皮跳。
还是李靖反应迅速,直接祭出宝塔、发号施令,让背后数十天将一同出手。。
天價少夫人:第101次離婚 輕舞
众天将布下天罡大阵,强行将孙悟空与哪吒隔绝开,但也被两者打出来的攻势震的气血翻腾、神魂不稳。
哪吒瞪着孙悟空,孙悟空瞪着哪吒,但各自被天罡大阵压回空中、地下。
那架势,仿佛今天必须有个折在此地。
一番喧闹,天兵与妖兵各自收阵。
孙悟空扛着铁棒,猴毛染血、锁甲暗红,目光锁定在空中被天将包围的哪吒上,嘴角微微抽动了下。
天之逆子 翼之夢
“小屁孩。”
刚平静下来的哪吒当即大怒,披头散发骂道:“你个臭猴子!再喊一遍试试!”
“嗤。”
孙悟空冷笑了声,淡然道:
“下次再打过。”
“怕你?”
哪吒哼了声,收起六臂法身与众法宝,踩着风火轮低头飞向东天门,却是连军营都不回。
師父,跟定你了
虽然哪吒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天庭可覆灭此地妖族,却非要招安这臭猴子。
尋美之不死高手 雙魚
但今日之战,倒是觉得这猴子也不错。
挺强的。
对哪吒的‘任性’,天将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哪吒自不算笨,知道‘玉帝信使·太白金星’只要露面,且要宣读玉帝旨意,这连日的大战就结束了,没了出手的机会。
孙悟空气息迅速恢复至巅峰,看看天上众仙神,低头啐了一口血沫,将金箍棒横扛在肩头,转身走向众妖。
云上,李靖看着那太白金星,眉头紧紧皱着。
玉帝亲封,齐天大圣……
这名号未免也太大了些。
天庭缺一个孙悟空这般的高手吗?明显不缺。
或许,此间又有哪般算计和谋略吧ꓹ 自己一个带兵的将领,却是体会不到此举有什么必要。
“各军收兵。”
李靖沉声道了句ꓹ 身后众将齐声应诺。
那‘太白金星’对李靖传声道:
“李元帅,且将大军回退东天门,此地战事暂且作罢。”
李靖沉吟几声ꓹ 略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明智地选择闭嘴。
他对‘太白金星’拱手行礼ꓹ 开始传令各部天兵朝东天门回返。
但李靖并未下达退兵之命,犹自让大军东天门外安营扎寨ꓹ 随时可开来花果山。
头顶的天兵开始退却ꓹ 花果山众妖更是一片沸腾。
但不少此前自以为看透了天庭打算的老妖,都有点懵;他们原本觉得天庭是在以妖族七大圣为饵,钓妖族前来一网打尽。
此刻尽被打脸。
天庭竟下旨诏安孙悟空,成全孙悟空齐天大圣之名。
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天庭突然看妖族眉清目秀,觉得天庭应该增加一些妖族元素,所以将孙悟空这个潜力巨大的年轻妖王纳为己用?
这合理吗?
这离谱!
未免也太离谱了些!
那之前这么多天打什么呢?只是为了烘托氛围,给孙悟空扬名?
但凡在注视此地的大能大神通者ꓹ 大多都泛起了这般疑惑,不知天庭是在搞什么名堂。
灵山ꓹ 接引草庐。
李长寿注视着云镜所显ꓹ 那假太白朝花果山落去ꓹ 似是要谈诏安之事ꓹ 心底一阵暗叹。
道祖是‘剧本控’实锤了。
若是没有足够的压力,就坚定的走那套既定的路数ꓹ 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李长寿心底默默吐槽了一阵ꓹ 就见那云镜所显ꓹ 花果山上又出了乱子。
假太白驾云而来,身周仙光阵阵ꓹ 对被众妖王簇拥的孙悟空远远地喊了声:
“大圣!大圣~”
“嗯?”
孙悟空扭头瞥了眼这老倌,一声令下,命一群猴子猴孙向前,将这老倌儿绑了起来,挂在庆功宴旁的树上。
这般情形,当真看的不少天庭仙神触目惊心,也看的某个知道这假太白跟脚的牛妖心惊胆战。
首長大人的小小妻 水清兒
这牛妖,自是孙悟空认的牛大哥,妖族七大圣之首,老君出门只能骑乘小金小银的罪魁祸首——牛魔王。
牛魔王看着众猴七手八脚,就将那白袍老神仙挂在树上,一时间也是无力吐槽。
乖乖,天道意志、道祖分身,就这么给绑起来了?
牛魔王凑近孙悟空,浓眉大眼闪烁着少许光亮,低声道:“贤弟,三思啊贤弟,这可是为花果山解围的机会,莫要对这太白金星失了礼数。”
孙悟空哼了声,只是招呼几位结拜兄弟去喝酒吃桃,并不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明显是心里有气。
官基
牛魔王也不好多劝,被众妖拥簇去吃酒吹牛,少不了又要说些赞扬七弟勇猛的话。
那被吊起来的老倌儿在树上颇为尴尬,却只是保持着笑脸。
凌霄殿高台宝座之上,玉帝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花果山上空,还未退走的天兵军营,有天将言说去救回‘太白金星’,却被李靖阻止。
李靖道:“这位大人定有自己的打算,你我莫要随意猜测。”
是,众将也只能远远看着。
灵山的圣人居所中,接引道人也挂着慈祥的笑容,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还对面前爱徒‘虚菩提’介绍了几句这假太白的身份。
李长寿故作惊讶:“这是天道意志的分身?弟子原本还以为,这只是一具傀儡。”
“道祖放这分身,只是为了监督玉帝陛下。”
接引道:“玉帝与那禁忌走的太近了些,以至天道对玉帝都起了忌惮之心。
菩提,这天庭,或说天道招悟空去天庭做齐天大圣之事,你如何看?”
“这看似是好事,但定有其他谋算,”李长寿略微思索,缓声道,“此前道祖曾与弟子在石胎旁言说此事。
道祖似是要让孙悟空扬名,作生灵反天,却被天驯服的榜样,如此警告后来者。
除此之外,还事关佛门兴盛之事。”
“善。”
接引道人微微一叹:“道祖谋算便是这般,如此倒是不必多担心悟空的安危。”
“老师,”‘虚菩提’低声问,“您刚刚推算悟空命数,可是推算到了什么灾祸劫难?”
接引缓声道:“却有劫难,天机彰显,他命中有牢困之灾,今后也有生死大灾。”
“生死大灾?”
李长寿眉角轻挑,莫非是真假美猴王?佛门瞒天过海?
此时接引圣人推算之事,都是天机所显,天道推演中可能性最大的方向,并非未来既定之事。
李长寿对此也没多想。
若是稍后他与道祖的对决赢了,那自是不必多担心孙悟空身上所谓的命数。
云镜画面一直在维持,左侧是‘太白金星’被挂树上,被一群猴精逗来逗去,也算是受辱了;右侧是孙悟空与众妖王喝酒庆功。
接引嘴边的笑意一直没退却。
这‘太白金星’既是天道化身,又代表了道祖,且还是西方教宿敌前天庭二天帝常用的模样。
三倍的快乐!
李长寿对此倒是没什么幸灾乐祸之感,道祖若是跟猴子计较,那未免失了气量。
他在看孙悟空周围的那些妖王,也借着云镜听到了那里的对话。
妖族,在劝孙悟空去天庭做齐天大圣。
牛魔王在角落自饮自酌,孙悟空的其他几个结拜兄弟此刻也说不上话,倒是几名资历较老的老妖王,在孙悟空身旁不断劝着:
“大圣,天庭这是不想扩大战端,让咱们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大圣你想想,若是天兵天将全都压下来,他们就算能最后取胜,必然要付出血海尸山的代价,这代价是天庭不能忍受的。
而且齐天大圣这名号若是被天庭认可,三界都称颂,今后您在天地间,就是这个!”
孙悟空看了眼那老鸽子精晃动的大拇指,哼了声,继续无聊地吃着香蕉。
“大圣,这是天大的好事,天庭封的齐天大圣,跟咱们自己叫的齐天大圣,那纯粹是两回事。
您受封去天庭享福,花果山自有我们照料,定不会让您这些猴子猴孙受委屈!”
百日情劫:不嫁首席前夫
“大王!”
有老猴喊道:“上次天庭骗了您,这次说不定也有什么诡计!”
孙悟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言道:“哼哼,咱们别想着跟这些天庭神仙比花花肠子,他们心脏的很。”
一旁又有老猴开口:“大王,咱们跟天庭拗着,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接连大战,各部死伤惨重,虽说每次都将天兵击退,但各位大王家中兵马都损伤了最少三成,天兵死伤却不算多。
而且天庭之中有数百正神,那哪吒只是其中之一,哪吒之父李靖一直未曾出手,此后还有众高手。
三界都是天庭管着,咱们硬撼下去……其实只有死路一条。”
“你这老猴!”
有大妖起身骂道:“在这里胡言乱语些什么!来人!把他拖下去扔进油锅!”
那老猴哆嗦着赶紧就要跪下,但它直觉眼前光影一闪,那凶恶大妖径直倒飞了出去,嘴里还塞着一只水润的大桃,那满嘴利牙已顷刻绷断。
孙悟空冷哼了声,却是看都不看那妖,坐在石座中略微出神,面色有些阴沉。
庆功宴顿时安静了下来。
孙悟空突然道:“把太白金星抬过来。”
众猴答应一声,将假太白自树上放下,扛向了孙悟空这边。
不少妖王低头不语,怕被这老倌看到正脸,更有妖王直接离席,暂避此处。
此时,这假太白如凡人老者一般,丝毫没用什么法力,也不显什么威压,被众猴托着手脚,径直抬到了孙悟空面前。
众猴齐齐用力,这老倌被推了个踉跄,勉强站稳身形。
他抬头看去,却刚好见孙悟空面容在眼前,那雷公嘴呲出利牙,金箍棒压在他肩头,似乎随时就要动手。
‘太白金星’忙喊:“大圣莫要动粗,莫要动粗!小老儿是奉玉帝陛下之命,前来此地宣旨,还请放下铁棒、放下铁棒。”
孙悟空冷哼了声,言道:“怎么?天庭打怕了?”
这‘太白金星’尴尬一笑,却道:
“大圣此言差矣,天庭此时尚未拿出几分实力,只是这三界之中,生灵尽是天庭子民,玉帝陛下仁慈,不愿大开杀戒。
家有萌妻 囧囧有妖
又因大圣勇武过人,玉帝陛下看之心喜,特此封下这齐天大圣之名,让大圣去天庭食俸。
大圣,你此前嫌那弼马温品阶太低,殊不知天庭正神之位已满,本就无法封有品阶之正神。
但大圣此次上天,用的是三阶正神的待遇,行的是三阶正神的权柄,在天庭修行悟道,受那功德,早日参悟大罗之道,岂不美哉?”
“哦?”
孙悟空眼珠一转,松开了这假太白的衣领,问道:“那我这花果山如何算?”
“花果山……花果山,”假太白笑道,“花果山以后就是大圣的属地,天庭给大圣亲自划下。
若大圣您受了封赏,天庭便不会对花果山中的妖族追杀打压。”
孙悟空坐回石座,略有些犹豫。
一旁又有妖王开口,劝孙悟空顺从了天庭旨意,也顺带在这玉帝信使面前混个眼熟。
很快,孙悟空看向角落中躲着的牛魔王,喊一声:
“牛大哥,你意下如何?”
老牛暗道要命,抬头看向这边,满嘴流油却嘿嘿一笑,有些心虚地看了眼假太白,开口道:
“贤弟,你要受封,对花果山、对妖族都是好事,对你自己也是好事。
就是,以后发达了莫要忘了哥几个。”
“行吧。”
孙悟空看着面前的金箍棒,在手掌中掂量了几下,起身道:“那我再信天庭一回。”
老牛感受到假太白投来的目光,赶紧露出几分讨好的微笑。
那‘太白金星’目中有少许光芒闪烁,却也只是温和的笑着,并未与老牛交谈。
此正是:
天封大圣心不甘,悟空收棒耳旁宁。
……
“怕是有算计。”
灵山草庐,接引圣人面前。
李长寿扮作的虚菩提缓缓吐出这五个字,接引圣人也是含笑点头,对此颇为认可。
接引道:“道祖之算计,非你我师徒可想,莫要多管此事了。
你此次回灵山,不如就在灵山小住一段时日,待悟空事了,自可为你解开道境枷锁。”
‘虚菩提’面露喜色,起身道:“多谢老师。”
接引问:“你要在何处修行?”
“弟子此前洞府似乎被占了。”
李长寿叹了口气,看了眼窗外各处,见到了远处的莲花池,便道:“弟子去那池子旁修行吧,也当为老师守门。”
中鋒至上 飯飯愛吃飯
接引道人露出几分欣慰的微笑,抬手一点,在‘虚菩提’的道境枷锁上开了一条缝隙,低声道:“好生参悟,莫要声张。”
李长寿低头领命,差些笑出声。
片刻后,他静静地坐在了莲花池旁,闭上双眼,仙识锁定了距离自己也就一池水的金蝉。
简直,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