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em4熱門玄幻小說 禁區之狐 txt-第二十一章 那些和胡萊有關的人鑒賞-dpyjt

競技小說 , , 0 Comments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马特·道恩把手机揣到外套的口袋里,用手握住。
他刚刚又看了一遍自己手机里保存着的Lai Hu在九分钟里打进五个球的视频。
这还不是那种经过后期剪辑拼凑的集锦,而是从胡莱打进第一个球开始算起的完整录像,一直到他打进第五个球,中间一刀未剪,再配上现场原声解说。
可以说是一个用来说明Lai Hu实力的最佳视频。
他打算把这段视频拿去给东尼·克拉克看,然后说服他去尝试签下胡莱,他相信这一定可以大大缓解哈蒙德城堡目前的得分难题。
球队因为进攻乏力,已经在降级区徘徊很久了,如果再想不出办法来,只怕会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哈蒙德城堡曾经是一支英超球队,但现在球队并不考虑英超,只需要还能继续留在英冠。
他敲开主教练办公室的门,一进去就用振奋的声音说道:“嗨,东尼,我有个东西要让你看,我给你说,你一定要看……”
“让我猜猜,是你的那个Lai Hu吗?”站在办公桌后面,正在收拾东西的东尼·克拉克头也没抬。
盛寵:流氓總裁快住手 一臉懵逼
“没错!你知道吗?在刚刚结束的一场U23亚洲杯比赛中,他在短短九分钟时间里打进了五个球!虽然这是U23年龄段的一场比赛,但这样的表现还是堪称神奇!我这里有他打进五个球的全部过程,一刀未剪的视频!”马特·道恩说着把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递了上去。
但东尼·克拉克却并没有接,而是继续埋头在整理东西:“抱歉,马特。我现在恐怕没空。”
“没关系,你先忙……呃,你在干什么?”马特说着说着注意到东尼把桌子上那尊小雕像拿起来放进了搁在椅子上的一个背包里。
“如你所见,马特,我在‘卷铺盖走人’。”说着东尼把他雕像旁边的一张自己和俱乐部主席“老汤姆”汤姆·奇切斯特的合影也跟着塞进了包里。
“卷……卷铺盖走什么?”马特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回过神来,他惊呼道,“不!俱乐部不能这么做!”
他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好朋友,全部职业生涯都只在哈蒙德城堡效力的东尼·克拉克被他所钟爱的俱乐部解雇了!
“嘘,马特。你小声点,我还没有通知任何人,我可不希望到时候我走的时候,那门外全都是人。”东尼·克拉克做了一个手势,接着摊开手,“俱乐部当然可以这么做。我是球队主教练,但看看我们球队现在在什么位置,为了避免球队降级,他们当然可以换一个主教练。”
“可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我们本赛季遭遇了很严重的伤病潮,到现在伤病名单上还有七个人!我们需要引援补充实力,可是俱乐部在这个冬季转会窗做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不……他们不能这样做!‘老汤姆’才刚刚下葬不到一个星期,他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算埃文是汤姆·奇切斯特主席的儿子也不行!”马特·道恩激动起来。
以至于东尼·克拉克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情,上来拉住他:“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马特。但身为一个主教练,在球队成绩不好的时候,确实需要负主要责任。而且辞职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马特愣愣地看着东尼。
东尼则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在半个小时前,我和埃文谈了谈,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我在这支球队执教了四年,却始终没办法带领球队回到超级联赛。这说明我已经无法再继续带领这支球队前进了,哈蒙德城堡需要换一个比我更有能力的主教练。而我自己,或许也应该跳出自己熟悉的环境,去外面看看。”
说完,他继续转身去收拾东西了。
马特看着他走到书架前,把那些英冠月度最佳教练的奖杯挨个装进背包里,伤感地说:“我本想向你建议,说服俱乐部买来Lai Hu的,我相信他是可以帮助我们球队走出困境的人……但现在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马特,还是有意义的。你可以向我的继任者建议,你把你所收集的所有关于Lai Hu的资料整理出来,形成一个详细的球探报告给他,或许他会听从你的建议。”
马特·道恩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会的,东尼。但我不保证他会听取一个视频分析员的建议,而不是一个专职球探的意见。”
“总要试试,不管成不成功,你总是要推荐一下试试的。至于听不听,那是主教练的权力,他可以听,也可以不听。这个你管不了。”
马特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说话间,东尼·克拉克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他背上背包,站在马特的面前,看着他:“我很高兴能够和你在哈蒙德城堡相识,马特。虽然我不再是哈蒙德城堡的主教练了,但我们还会是朋友的,对吗?”
马特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点头:“当然,我们会是的,我们一直都是朋友,东尼。哪怕你去了朴茨茅斯竞技,也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朴茨茅斯竞技是哈蒙德城堡的德比死敌,两支球队都在朴茨茅斯。
东尼·克拉克听到这句话就笑了:“你放心,马特。我不会去那边的,我虽然不再继续担任哈蒙德城堡的主教练,但我永远都是哈蒙德人,我也永远支持哈蒙德城堡。”
马特没有吭声。
见状东尼·克拉克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我要谢谢你,马特。你在担任球队视频分析师的这段时间,帮了我很大的忙。我非常佩服你在这方面的能力。我相信你还可以继续帮助哈蒙德城堡,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我祝你好运,马特。”
“我也祝你好运,东尼。外面的世界更大,但危险也更多。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再见,马特,我得去和其他人告别了。”
“再见,东尼。”
东尼·克拉克在他的注视下,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马特则轻轻叹了口气。
他又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
如果去年夏天自己大再胆一些,向东尼力荐这位年轻人,是否可以改变球队和东尼如今的命运呢?
※※※
“老赵,你猜我刚才接到谁的电话了?”
赵康明在自己办公室里坐着,就听到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与此同时,那扇虚掩的门也被推开了,一个胖胖的身影从外面挤了进来。
正是俱乐部总经理董文。
“是媒体记者要采访的吗?”赵康明问。
自从胡莱在U23亚洲杯上完成了九分钟五球的精彩表演之后,他们的手机都突然变得忙碌起来。
他自己这两天也没少接到各种电话。
“不,不是。是吕恒的!”
赵康明愣了一下:“他给你打电话干嘛?”
“当然是来找我问价的,他问我多少钱可以把胡莱卖给他们华南虎。老赵你说吕恒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在这个关头跑来买胡莱,他真以为我们会卖吗?”董文得意洋洋地说道。
赵康明却摇头:“那可不好说啊,老董。我估计你当初在薛超羽的眼中,也和今天的吕恒差不多。”
董文表情一滞。
当初在闪星击败大顺金箭头拿到足协杯冠军之后,他就跑去找过对方的总经理薛超羽,试图能够直接把陈星佚买断下来,结果当然是被对方直接怼了回来:“想要陈星佚?好呀,拿胡莱来换!”
当时董文骂骂咧咧的推出了直播间……不是,是结束了金箭头的交流。
赵康明看到董文吃瘪,就笑了起来:“但吕恒其实提醒了你,老董。你可能要考虑再和胡莱续签一份合同了。”
“我们上赛季开始前刚刚签了一份新合同的……”
“此一时彼一时。你觉得就现在的薪资条件能够让胡莱感到高兴吗?今天华南虎的吕恒好歹还是给你打的电话,明天万一其他中超俱乐部的经理是直接去找胡莱呢?”
董文的表情没有变化,但眼珠子却转动了起来。
“我听说胡莱在东川给他父母买了一套新房子,好像基本上把他的钱都掏干了,他现在可是非常需要钱的……”
董文一拍大腿:“老赵我知道了,等他从U23亚洲杯回来,我就和他谈新合同。”
虽然一年签一份新合同,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但考虑到签约对象是刚刚在比赛中九分钟进了五个球的胡莱,那么再怎么不可思议好像也都能理解了……
※※※
“……而这位创造了世界纪录的年轻球员却原本是海神俱乐部青年队所培养出来的,换句话说,胡莱本来应该是海神的球员。看了胡莱的一系列表现之后,难免会有海神的球迷们忍不住去想:如果胡莱现在也还能是海神的球员该有多好?只可惜,生活没有如果,足球不相信假设。因为对俱乐部发展策略的分歧,海神俱乐部不仅失去了一个优秀的教练,还失去了如此优秀的一名天才球员……”
张强目光所盯着的这段话,出自《岭南晚报》记者高祐俊的手,他所撰写的这篇文章看起来是在报道胡莱的九分钟五球,结果在最后面却夹了这么一段私货……
张强就搞不明白了,明明是本地媒体,却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搞自己本土球队?
《岭南晚报》什么时候成华南虎的喉舌了?
他还没办法坐视不理,否则这种舆论就会慢慢发酵,最终变得不可收拾。
主要是那个胡莱确实是厉害,总能制造一些话题让他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
去年足协杯决赛之后,明明是胡莱和王献科的矛盾,结果海神俱乐部又被不少媒体拉出来批斗了一番。真是无辜躺枪——我都把孙赫那孙子给解雇了,怎么还找我麻烦?
如今随着闪星升上中超联赛,两支球队又有了直接对话的机会,到时候胡莱的话题肯定还会被反复提起。
鬼城墓
为了避免到时候尴尬,张强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掏出手机给自己手下打电话:“派人去和胡莱的经纪人接触……什么?胡莱没有经纪人?没有经纪人他怎么和俱乐部续约的?去查,肯定有人代表他和俱乐部谈判!”
特殊學校
他挂了电话之后很快就接到了手下反馈回来的消息,毕竟这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到。
代表胡莱和俱乐部进行续约谈判的叫雍军,是张清欢的经纪人。
张强看着手下反馈来的电话号码,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给这位经纪人打电话,以示重视。
他拿起了手机。
※※※
穿着黑色西服的雍军站在一块墓碑面前,在他身边,这样的墓碑成百上千,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这处小山坡上。
这是首都近郊的一处公墓。
在他对面的墓碑属于张清欢的父亲。
“老张啊,你儿子终于又回到了中超,也回到了国家队……在过去的一个赛季,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个帮助你儿子重新回到正途的孩子吗?原来那孩子的父亲竟然是个前职业球员,但可惜的是因伤过早退役,并没有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留下姓名……”
在安静的墓园中,雍军低声呢喃,似乎生怕他和老友叙旧会打扰到周围的邻居们。
但就在这时,他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发出了刺耳的铃声,打破了这墓园中的宁静。
塵緣
被打断了的雍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挂断电话,然后重新把手机塞回去,继续对着张清欢父亲的墓碑说道:
“……在上赛季中甲联赛颁奖仪式上,那孩子上台发表感谢致词……”
手机铃声再次很突兀地响起,把雍军要说的话和情绪一起都打断了。
他愤怒地掏出手机,一看仍然是个陌生号码,于是他二话不说拒绝通话的同时还把这个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他深吸了口气,足足沉默了十秒钟,重新酝酿起情绪才继续说道:
“当他说出‘失败是成功他爸’的时候,我通过电视机转播也能够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骄傲。你儿子当时是第一个叫出声来替他喝彩的,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那个时候想起你,反正我是想起了你,老张。清欢那孩子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失去了一些东西,但也懂得了一些东西,他还收获了一群朋友。现在的他几乎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心里的遗憾——他其实真的很希望今天他的努力能够被你看到,还能让你继续为他骄傲……
“你知道吗,老张。清欢现在每次进球之后都会双手指天庆祝,虽然他从来没解释过这个庆祝动作的含义,但我知道那些进球都是送给你的,他希望你能在天上看到他。你会看到的对吧?你也会为他骄傲的,对吧?他不再是一个离了你就走不了路的孩子了,他长大了……
“哦对了,胡莱在刚刚的U23亚洲杯上九分钟进了五个球,网上都叫他这个是‘九五至尊’……这是此前世界足坛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但他做到了。这孩子总是善于创造奇迹,就像当初就连我都没想到他竟然可以真的让清欢回头……你总说希望清欢能够带领中国队打进世界杯,世界杯还太遥远,但现在我觉得中国足球会先去奥运会见识见识……虽然不是世界杯,却还是算开了一个好头嘛……中国足球越来越好了,也许有朝一日,真的就能去参加世界杯了呢?到那时,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你在上面可一定要好好保佑这些年轻人!”
雍军话音刚落,一阵风吹来,墓园四周松林摇曳,涛声阵阵。
他抬起头来望着这一幕,笑了:“行,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张强第五次放下手机,他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不是他打过去的电话没人接,而应该是他的电话号码被对方拉黑了……
他本想和胡莱的经纪人联系一下,给对方许下重诺,只要胡莱肯来海神,什么条件对方尽管提。
他已经做好了对方狮子大开口的心理准备。
邪魅總裁放過我吧 九夜楓林
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压根儿不和自己谈,拒绝的是如此干脆彻底!
他原以为俱乐部开除孙赫之后,算是对胡莱释放了一个友好的信号,大家日后江湖再见,也算是还有一份情谊嘛。毕竟海神俱乐部确确实实算是胡莱出道的地方,是把他培养成职业球员的球队。
但好像对方并不这么看……
原本准备打感情牌的张强发现自己的媚眼全抛给了瞎子。
冷少終結者 蔁一滿滿
“丢雷老母!”
贵为中超前六俱乐部的总经理,不光是在南岭足球,乃至是整个中国足坛,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张强,还是没忍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爆出了一句粗口。